今天這場重要會議 都說了些什麼?
2019年09月06日20:31

  今天這場重要會議,都說了些什麼?

  導讀:“2019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於9月6日至7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召開,聚焦“貿易、開放與共享繁榮”主題。專題研討會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指導,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

  記 者丨鄭青亭、李維

  9月6日,在2019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美國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聯席董事長、美國商務部前部長卡洛斯·古鐵雷斯、基辛格協會副會長、美國前副國務卿羅伯特·霍馬茨分別就當下發表了精彩的演講,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

  朱民:中國新一輪開放的力度“非常罕見”,政策落地需深化改革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在2019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說,中國新一輪開放的力度“非常罕見”,但要讓這些政策真正落地,需要對各個行業進行改革,促進服務業生產率的提升。

  朱民強調,繼續擴大開放,對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來說都非常重要。當前,中國人均收入接近1萬美元,目標是未來要達到1.5萬美元,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提高生產率。“過去幾年,中國和世界的生產率在下降,這就是經濟放緩的重要原因。”

  朱民指出,中國已經是服務經濟為主的國家,在2013年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就超過了50%,還在以每年1%-2%的增速增長。然而,一般來說,服務業對生產率的貢獻比工業要低,隨著服務業占比越來越高,中國每年可能會失去2%的生產率提升。

  朱民指出,要繼續推動服務業的發展,就必須要大幅提升服務業的生產率,這才能有利於中國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他強調,這就需要引入競爭、科技和合作,因此,中國新一輪擴大開放意義重大。

  朱民指出,過去18個月,中國已經推出了力度非常罕見的全面開放政策。“這相當於中國再一次改革開放,其開放程度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

  從行業角度看,朱民說,已有一大批外資企業受益。瑞銀、摩根大通、橋水、標普評級都將在在華合資企業的股權比例提高到51%以上。醫療、教育、化學、會計、建築、汽車、交通、能源等領域都在全方位擴大開放。

  與此同時,朱民認為,這些政策的落地將在未來兩年非常重要,要做到這一點,中國需要進一步加大改革力度。“當前,門開了,但還是有一些障礙。有些程序和流程非常冗長,在金融等行業,要走一遍政策非常困難。”

  對此,朱民強調,需要在各個細分領域對標準和服務進行改革,以支持開放新一輪擴大開放。“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放期,但我們需要更多措施。”

  寧吉喆:增加豬肉水果蔬菜的生產供應,確保外商投資法明年生效實施

  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發表講話,涉及經濟發展、物價、外商投資法等,要點彙總如下:

四方面加大力度做好“六穩”工作

  要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加大力度做好“六穩”工作,重點推進四方面:

  一是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保持經濟運行在平穩區間。

  二是擴大居民消費和有效投資,促進形成強大國內消費市場。

  三是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四是加快改革步伐,優化營商環境。

確保外商投資法於明年1月1日生效實施

  下一步將全面落實2019年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和鼓勵外商投資的產業目錄,為各國企業來華投資興業提供便利。將抓緊製定配套法規,確保外商投資法於明年1月1日生效實施。

增加豬肉水果蔬菜的生產供應

  要增加豬肉水果蔬菜的生產供應,保證物價總體穩定。

  要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要以有效投資,補短板、擴內需、惠民生。

將推進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要深入落實就業優先政策,促進高校畢業生和農民工就業和創業,抓緊推進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並運用1000億失業保險基金結餘開展大規模職業技能培訓。

  國研中心副主任王一鳴:如何應對全球經濟四大挑戰

  專題研討會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指出,目前世界各主要經濟體所面臨的經濟下行壓力仍在進一步增大。

  王一鳴指出,目前全球經濟挑戰主要來自四個方面:

  一是貿易戰的持續升級帶來全球供應鏈的問題不斷增多。王一鳴指出,預計全球貨物貿易增速會低於全球增速。企業為了減少封鎖不得不縮短中間環節,提高內部化水平,將進一步對供應鏈帶來衝擊。

  二是貨幣政策轉向寬鬆可能會進一步積累風險。王一鳴表示,美聯儲、歐洲央行都在開展相應的寬鬆政策,轉向寬鬆可能讓全球的債務問題進一步擴大,積累金融風險,增大全球金融系統對脆弱性。

  三是全球各類市場震盪,投資者避險情緒正在升溫。王一鳴指出,各主要經濟體的債券收益率下降,原油期貨價格大幅下跌,美元指數震盪上行,黃金價格上揚,這些因素表明全球市場避險情緒明顯上升,投資者情緒較為悲觀。

  四是應對經濟衰退的政策空間正在縮小。“2007年的時候,美聯儲可以連續15個月降低利率,但現在空間已經沒有多少。”王一鳴表示,“如果經濟出現衰退,上一輪寬鬆政策還沒有結束,我們又需要新一輪寬鬆政策。同時我們還要關注地緣摩擦、貿易問題等原因導致不確定性增加。”

  面對以上問題,王一鳴認為應當進一步緩解當前對貿易摩擦等緊張局勢,深化國際貿易體製改革。

  “一是要緩解貿易摩擦對緊張局勢;二是推動WTO體製的深化改革,適應國際最新變化;三是推動全球化重返正常軌道,讓全球化公正公平普惠,讓參與者共享普惠發展的機會。”王一鳴表示。

  美國前商務部部長古鐵雷斯:中美經貿關係脫鉤的後果是難以想像的

  美國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聯席董事長、美國商務部前部長卡洛斯·古鐵雷斯在專題研討會上表示,中美經貿關係脫鉤是完全不可想像的,將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

  古鐵雷斯指出,當前,全球經濟發展動力不足。2018年,全球貿易增長放緩至3%,僅比全球經濟增速高一點,今年可能進一步降至2.6%。“中美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影響還沒有完全顯現出來,很難說全球經濟放緩已經見底。”

  除了貿易,古鐵雷斯指出,全球投資環境也受到了影響。2018年,全球直接投資下降了19%,是2008年以來最低的一年。“中美經貿關繫緊張不僅給全球貿易帶來壓力,也影響了全球投資者的信心,使得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越來越多。”

  面對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古鐵雷斯呼籲,各國亟需重拾信心,重拾WTO改革,而這需要“全球舞台的領導力和領導者的智慧和決心”。他認為,中美應該從過去40年的交往中吸取經驗,為中美關係改善、世界貿易開放做出貢獻。

  古鐵雷斯坦言,當前,中美經貿談判面臨不少困難,要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找到共同點並不容易。“在過去6到9個月,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大家曾經以為雙方很快會達成共識,但時至今日,雙方仍然在艱難談判。”

  “中美兩國政府都需要瞭解關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對投資的限製將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他說,“也許這些影響在平均值中看不出來,但實際上對很多工廠和工人造成了巨大影響。”

  古鐵雷斯說,當前,中美兩國迫切需要加強溝通與合作,雙方不僅需要為達成一個貿易協議而相互妥協,而且應該找到一種新的合作方法,恢復雙方經貿關係的穩定性,因為兩國還需要同其他國家一起重振和改革WTO。

  美國前副國務卿霍馬茨:中美亟需找到一種方法來加強互信

  基辛格協會副會長、美國前副國務卿羅伯特·霍馬茨在專題研討會上說,中美之間最大的赤字不是貿易,而是雙方的互信。他強調,兩國亟需找到一種方法來加強互信,使兩國找到一些能夠有共同點的領域。

  霍馬茨指出,現在,有些美國人在大肆宣揚中美經濟脫鉤論,這些人想的不是進一步加強同中國的關係,而是希望能夠限製和減少中美之間的交往,要破壞中美關係。在他看來,中美脫鉤對兩國來說都是非常有害的,對全球經濟也是有害的。

  霍馬茨認為,中美經濟分歧較多,不光是在經貿關係,還包括科技、彙率政策等,以及與國家安全相關的問題、知識產權的問題等。

  霍馬茨警告,這些分歧可能給兩國帶來嚴重的影響,“美國在過去50年的增長的步伐可能會受到影響”。

  霍馬茨指出,很多的問題是結構性的,而且不僅是兩國之間的雙邊問題,還可能涉及到整個全球經濟體系。“如果不解決這些問題,中美雙方會同時受到傷害。”

  在霍馬茨看來,中美最大的赤字其實並不是貿易的赤字,而是雙方的互信赤字。“在兩個國家剛剛建立關係的時候,雙方有很多的互信。雖然我們可能在很多問題上有不同的意見,但是至少雙方是互信的,希望找到建設性的方式來解決雙方的問題。但是現在,這種互信關係受到了傷害和影響。”

  霍馬茨指出,當前,世界經濟秩序有很多的脆弱性,各國央行利率長期保持較低水平,導致了金融的不平衡。現在,這個問題已經成為結構性問題,但是各國央行的政策更多是用來應對週期性問題,要解決結構性問題就超出了之前的議程。

  與此同時,霍馬茨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應對全球經濟秩序發生的變化和產生的脆弱性,而曾經在2008年為防止保護主義抬頭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當前的處境也更加艱難,沒有辦法發揮昔日的作用。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表示,迫切需要新的領導力。“以往美國是發揮了領導作用,希望能夠促進全球的合作……而現在,每個國家都各自為政,都以自己的利益為重,這種做法現在就使得G7都很難達成一致,更別說G20了。”他說,“在西方,美國和德國的作用和幾十年前比發生了變化,美國作為全球經濟秩序的領導人的地位也受到了弱化,那是因為美國已經不想再發揮這個領導的作用了。”

  但霍馬茨認為,中美需要在全球繼續發揮領導力,就像應對2007、2008年金融危機時所做的那樣。“如果雙方之間有互信的話,至少我們可以逐漸地改變國際秩序,所以雙方的互信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經濟下行的時候。”

  霍馬茨強調,雙方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加強互信。“顯然,我們可以找到一些共同點,儘管我們也還有一些分歧。”他強調,關鍵是能否掌握這樣的框架,使得雙方能夠最終找到互利的結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