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查方的罪人》:正義可以通過非正義手段實現嗎?
2019年09月06日10:06

原標題:《檢查方的罪人》:正義可以通過非正義手段實現嗎?

注意:本文有嚴重劇透

近年來被引入中國市場的日本電影並不少,但能引起較大反響的卻不多。《檢查方的罪人》能不能在相對平淡的檔期中脫穎而出,值得期待。原因很簡單,本片的主演是木村拓哉。

《檢查方的罪人》9月6日在中國內地上映

除去哈日一族,大多數中國觀眾對日本演藝圈的瞭解程度多年來持續下滑,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唯有木村拓哉,算是一個例外。說他是目前中國境內知名度最高的日本藝人,怕是一點也不誇張。但若把《檢查方的罪人》視作木村拓哉的個人秀,可就實在是小看了本片。

《檢查方的罪人》劇照,木村拓哉飾演最上毅

回首過往,木村拓哉出演過的熱門影視劇數不勝數,但仍有一些雜音圍繞著他,揮之不去。那就是,木村拓哉永遠只會演他自己。

這種觀點,不能說沒有道理。這麼多年過去了,木村還是改不掉一些在屏幕前的習慣性小動作(比如耍帥、歪嘴笑還有著名的J家步)。但要把鍋全扔給這位風靡亞洲的帥哥,恐怕也不公平。

以往,木村飾演的角色雖然從事不同職業,擁有不同個性,但有一點是相通的,那就是自帶完美光環。大熱劇《HERO》里的久利生公平,曾讓無數觀眾為之傾倒。看似玩世不恭,實際一心追求正義,再配上木村逆天的顏值,想不討人喜歡也難。

《檢查方的罪人》劇照

可同樣是一名檢察官,《檢查方的罪人》里的最上毅,就是一個複雜得多的角色。與影視劇不同,在電影這條道路上,木村拓哉一直試圖擺脫那濃濃的偶像味,讓人只記得他是一個“演員”。

能獲得展示演技的廣闊空間,木村首先應該感謝的是本片紮實的劇本和敘事。《檢查方的罪人》向觀眾提出的,其實是一系列相當尖銳的問題。

《檢查方的罪人》劇照

在追查一起案件的過程中,最上偶然間發現了當年殺死自己初戀女友的罪魁禍首——性格變態的鬆倉。然而,眼前的這起案件卻與鬆倉無關。可是,多年來心結從未被解開的最上,又怎麼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於是,他設計殺掉了本案真兇,作了偽證,並且用看似天衣無縫的謊話騙過了每一個人。但最上拿著槍準備殺人時,他顫抖了、嘔吐了、跌倒了。當最上得知鬆倉當年犯下的罪行時,他扶著書櫃蹲了下去,站起時,眼眶里泛著淚花。這是一個在正義面前徬徨失措的普通人,不再是那個無所不能的偶像明星。

以非正義手段實現的正義,還是真正的正義嗎?看穿這一切的,是由二宮和也扮演的後輩衝野。聰明如他,早就洞察到最上的私心。但由於對前輩的敬仰之情,他遲遲沒有揭穿真相,也讓兩人共同陷入了痛苦的思考。

《檢查方的罪人》劇照,二宮和也飾演衝野啟一郎

你是要報復犯人嗎?這是衝野對最上提出的質疑。最上指著對方,氣勢洶洶地說,放過罪犯,你就是檢查方的罪人。但回過身來的他,一臉忐忑和迷茫。

有沒有百分百純正的正義?最上和衝野都希望實現正義,可誰才是真正的“罪人”呢?

在本片開場的畫面中,我們就能清楚地看到一系列結構對稱的建築物。而在影片結尾,最上和衝野,一個向樓上走去,一個在下坡的路上低沉不語。這些場景的隱喻意味是很明顯的——正義,也是由矛盾構成的。想要充當那把正義之劍,談何容易?

《檢查方的罪人》劇照

衝野希望行使程序正義,向一度被冤枉的鬆倉鞠躬道歉。但他很快發現,鬆倉根本沒有,也永遠不可能改過自新。惡的種子,早就深埋在他的生命里。衝野的正義,能撫慰人心,告慰那些無辜的被害者嗎?

而最上夢境里的“英帕爾戰役”以及“白骨之街”,更像是其人生選擇的象徵。從此以後,他走上的必將是一條充滿崎嶇和荊棘的道路。想要靠一己之力實現正義,他真的能辦到嗎?最上摯友的自殺,似乎也在向所有觀眾說明,這條路,會有多麼艱難。

電影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也沒有站在任何一邊。最上和衝野的人生道路還很漫長,意猶未盡的結尾,留給觀眾的是無盡的思考空間。在我看來,能讓觀眾產生價值困惑的電影,就已經在思想表達上取得了成功。

《檢查方的罪人》同名小說簡體中文版書影

最上和衝野誰對誰錯,我們尚無從得知。但木村拓哉在氣場上的完勝,卻是有目共睹的。雖然二宮和也同樣被視作顏值和演技並存的優質偶像,但在木村面前,卻暴露出自己尚且稚嫩的一面。也許,終於能夠不再扮演本人的木村,才是那個最好的木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