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人”陶寧:人類最終會讓技術向善,造福社會
2019年09月05日09:08

  新浪科技 李楠

  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它不僅關乎體育競技,也是規模宏大的綜合文化展示盛會。多方評論認為,中國在國際上的聲望和地位由此提升。

  之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擔任的角色愈加重要,而很多事情也都在2008年轉變,對互聯網而言,當年6月底,中國網民數量達到2.53億,首次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同時,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大潮即將興起,一批有想法和勇氣的人,不再甘於為人打工,將創業作為人生首選。

  個人命運潛伏於時代浪潮之中,把握先機者,即是弄潮兒。2009年9月初,時任Google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總裁的李開複宣佈將要離職,自主創業。隨即,創新工場亮相。一年後,陶寧受李開複邀請,加盟其中。

  李開複曾在喬布斯、蓋茨、施密特等身邊學習成長,在PC時代曆經Apple、微軟,在互聯網時代曆經Google。掌握科技領域的知識,也瞭解到企業成功的經驗,創辦創新工場,他想用自己的主動性做一個掌控全局的工作,“和中國青年人一起打造新奇的技術奇蹟”。

  對陶寧而言,加盟創新工場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此前20多年,她也在微軟、IBM、Google等最領先的科技巨頭工作,而創新工場給了她一個更廣闊的視角。以前跟著別人做事情,現在領著別人做事情。以前在框架之中做事,此後則是打破框架去做事。陶寧感慨,“原來有點井底之蛙”,現在“從井底裡爬出來”。不過以珠穆朗瑪峰來類比,她覺得自己終於爬到了3000米或5000米。

  沒到頂,自然還要向更高的地方去。

  正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週年之際,新浪財經、新浪科技共同推出“追夢人”專題策劃方案,邀請各行各業的精英企業家分享自己在與國家同行中,實現夢想的故事和感悟。近期,創新工場總裁陶寧接受新浪科技專訪,講述了她的故事、經曆與思考。

  談加盟創新工場:天時、地利、人和

  接受採訪前,陶寧剛從美國回國,時差還沒倒過來。據工作人員介紹,陶寧和李開複的日曆全是滿的。陶寧總覺得時間不夠用,不過關於在創新工場的工作,她覺得並非“辛苦”。

  她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清楚其中的意義,也清楚自身的收穫。2010年回國加盟創新工場,對她而言,是天時地利人和。“那是一個非常好的時間段。不僅僅是包括中國人,實際全世界的人都覺得不能錯過中國的經濟奇蹟。”

  在陶寧看來,過去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發展已經是非常快速。但如果從技術的角度來講,可能最近過去的十年又是一個急劇提速的階段。因為其中有技術變革,而每一次的技術變革都會重新來書寫行業,並創造很多機會給新的入門者,或是敏感的機會發現者。

(陶寧接受新浪科技採訪)
(陶寧接受新浪科技採訪)

  陶寧分析,當時美國是一個IT技術發展非常完善的一個國度,也有很多人才。但是從國家體量,從經濟基礎變革可以帶來的變數來講,中國可能比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機會都更多。恰好,李開複希望有更多誌同道合的人能夠加入到創新工場,把服務創業者這件事情做得更好,而這一理想,也符合陶寧自己的意願。

  “第一,我希望回到中國這樣一個大環境里,第二,我也希望自己已經工作了20多年的經驗能夠找到一個新的發揮平台。”

  此前,陶寧曾在微軟、IBM、Google等公司的中國和美國總部工作,其間也曾與李開複共事。20年的工作生涯里,她積累了一定的管理經驗、市場經驗、運營經驗等,自我評估後覺得,可以去向外輸出一些管理經驗或觀點。創新工場正好提供了一個適當的新平台。

  回溯起來,在2010年,移動互聯網正要興起,創新工場看到了其中機會。他們預測,當智能手機在運營商補貼下,達到千元左右價位,移動互聯網就會發生,而Android系統也將成為主流。不過他們當時以為這些事還要再等兩三年,然而僅過去一年多,預測便成為現實。

  移動互聯網的爆發,迅速催生了圍繞於此的各種各樣的創業企業,變革了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創新工場做的,正是服務創業者。工場的成立,和陶寧個人的職業選擇,都站在了一個大趨勢前。

  根據官方網站披露信息,目前創新工場投項目超過350個,其中估值超過1億美元的項目有70多個,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項目達到16家。

(部分創新工場投資項目)
(部分創新工場投資項目)

  談及現在的工作,陶寧稱創新工場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也讓她的視野更為開闊和更加全面:她現在的關注點包含從宏觀經濟到微觀經濟,直到某一個行業、某一個企業的發展,甚至包括團隊的一些心理建設,都要瞭解。這些事會消耗大量時間和精力,不過她樂在其中。

  “我覺得一個人平均工作時間,如果把吃飯時間也算上的話(因為幾乎都是工作餐),一天11、12個小時應該是比較正常的 。一週不能說工作五天或者六天,只能說你想工作、工作需要你的時候,你隨時都能工作。”

  談科技:相信技術,相信於人

  在加盟創新工場之前,陶寧工作職責涉及產品市場、戰略規劃、營銷運營等。雖然如此,她一直對技術有關注和思考。早先回國前,她看到了技術變革的機遇。在創新工場的經曆,更加深了她對科技的認識。

  創新工場的發展壯大,與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密不可分,而分析中國互聯網躍遷式的發展,陶寧認為可以歸之於幾個因素,其中第一大功臣是技術。“如果沒有技術的變革,很多的創新想法只能停留在紙面上”。很多技術原創,幾十年前已產生雛形,但有些沒有手段去實施。而今天的技術給予了把想法變成現實的可能性。

  實際陶寧正是技術出身,整個創新工場的主要團隊也都是如此。在她看來,這些人都是技術的相信者,非常篤定技術可以改變世界,改變人類,讓生活變更好。她表示,如果有一種新的技術誕生,“我們真的從心底裡希望,能夠用各種各樣的資源,把這個新的技術快速推給社會,快速提供給人類。”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受到關注,有關於人工智能可能威脅人類的討論興起。對此,陶寧認為是杞人憂天。她提到,歷史上每一場大的變革都跟技術的進步相關,而人總能都把機器和技術變成為其謀取福祉的工具。

  “我認為技術都是中性的,取決於人怎麼用它。就像原子彈(技術),它既可以殺人,也可以變成我們最清潔的能源。”陶寧表示,要相信人的智慧。細究起來,“我們不是相信機器,也不是崇拜技術,技術只是工具。我們是對人類有信心,人類最終會讓技術向善,造福社會”。

  此外,陶寧談到人才、市場、資本和文化。

  在人才方面,陶寧指出,中國的理科教育非常好,在全球都首屈一指。這培養了大量的工程師,為今天中國做技術方面的創業創新奠定了一個基礎。所以中國的“工程師文化”“非常好”。陶寧特別強調了理科教育的重要性,“我們一定不能丟掉這個傳統。理科是我們的安身立命之本”。

  第三點,陶寧談到市場。“我們有14億人口,中國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市場”。對創業也好,開發產品也好,這是一個重大利好。陶寧表示,我們的創業者有自己的自留地去銷售產品,“‘中國的就是全球的’這句話,今天已經成為一個真理”,“如果能服務好這14億人口,我們中國的公司就是一個偉大的公司”。

  此外,是資本的助力。創業者一般是年輕人,而他們的原始積累很少,早先沒有資本扶持,創業非常困難。陶寧認為,天使基金,VC基金,以及政府方面的引導基金,對中國過去十年的快速發展,也起到至關重要的助力作用。

  最後,是文化。十年前創新工場創立的時候,創業還不被大眾認同,優秀畢業生們首選是去大企業或做公務員。創新工場即使有資金也不知道該投給誰。而此後社會關於創業的認識逐漸變化,尤其近五、六年來,創業逐漸變成人們一個很正常甚至很驕傲的選擇。

  談創業:企業家可能是千萬里挑一

  現在的陶寧,是服務於創業者的角色。不過很少為外界所知的是,她自己也曾短暫創業。

  2008年,陶寧辭去Google中國的工作,去耶魯大學攻讀MBA。2010年畢業,她想著要做自己喜歡的事。雖然現在又回到科技賽道,而在彼時,陶寧嚮往另一種生活。“我相信幾乎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有一個開一家咖啡館,喝一杯紅酒的夢想。所以當時,我覺得我應該把這個夢想實踐一下,從IT行業換到消費賽道,看我是不是也可以改變一次人生。”

  當時,陶寧第一個想法是到做紅酒、咖啡館的企業里去找一份工作,所以她去了星巴克的總部面試,也去過美國加州幾個葡萄園面試,不過對方因沒有相關行業經驗,將她拒之門外。

  陶寧不死心。“你知道人有夢想的時候,是睡不著覺的”,陶寧向新浪科技講述這段故事,“既然你們不要我,那能不能我自己從頭做?我自己雇自己,我用自己的錢,去實現我的理想。”於是,陶寧自己開了一家咖啡館,也註冊了一家紅酒公司。可惜現實很骨感,都沒能成功。

  創業維艱,失敗者眾。對追求夢想的人來說,失敗未必遺憾。在陶寧眼中,創業是一門必修課。“即使這個夢想只實現了幾個月、幾年,但那是你的思想在世界上留下的一個痕跡,讓你看看你的構思能否變成一個實體的東西。”

(陶寧MBA畢業。圖片由創新工場提供)
(陶寧MBA畢業。圖片由創新工場提供)

  總結自己的創業經曆,陶寧談到,創業是件嚴肅的事情,它不僅僅是一個愛好,不能僅當成業餘的事情去做,也不能單憑一股熱情。

  在創新工場這些年里,很多人曾衝到陶寧面前,說自己有一個很好的idea,能不能去實現。而陶寧首先會問對方一句話,“你原來做什麼?”很多人所做的事,跟其理想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沒有經驗,盲目創業很難。

  但沒有經驗並不是說真的不能創業,那就通過組團隊,彙聚經驗。創新工場常常對外表示,不投一個人的團隊,因為他們認為,創業沒有單槍匹馬,一定是一個團隊在做的事情。即使一個人去做本行業的創業,他也不是萬能的。創業,需要具備360度的知識,需要一個團隊的力量互相配合才能持續前進。

  創新工場的經曆,改變了陶寧對創業的認識。由此,她開始認認真真地接觸到創業者群體,也開始理解什麼叫作企業家精神,什麼叫作創業者的精神。並且,在今天的陶寧看來,所有的人才都很重要,但創業者和企業家對社會發展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我不能抹殺科學家、技術工作者的作用,但是要把一個真正的產品呈現出來,一個服務能夠提供給社會,真的要感謝這些創業者”。

  關於創業,陶寧的認識變得更深刻。除了天時地利人和之外,陶寧認為,更重要的是有“領頭羊”。“創新工場的成功離不開李開複博士的理想、韌性、堅持,創新工場所投的企業,也離不開每家自身的‘領頭羊’。”

  “我覺得企業家可能是千萬里挑一。”在陶寧看來,企業家不僅僅有技術才能、管理才能,同時還有非常高的創新力和擔當力。他今天解決的事情,不僅是實現其個人理想,還以產品服務人們的衣食住行,提供就業機會,產生稅收,創造財富,進而去支援新的創業者。

  談過往與理想:歸於“幸運” 更知敬畏

  回顧起來,以人生職場履曆而言,陶寧無疑處在極優秀的一批。

  在此前的人生里,陶寧於北京大學讀書,拿到信息管理系學士與碩士學位。之後去到國外,進入IT行業,而IT也是國內大力發展的行業。之後國內引進外資,陶寧進入到國外最好的公司。當國內企業發展的時機到來,陶寧回國。國內支援創新創業的時候,她又進入到創新工場這樣一座橋頭堡。

  有報導提及她的人生經曆,以“精彩”二字概括,不過問到陶寧本人,她選擇的詞是“幸運”。“你不覺得,回頭看我的經曆,每次都踩準了中國的大潮嗎?我把中國過去這些年的每一個進步,都在自己的身上有了淋漓盡致的一個體驗”,陶寧笑言。

(2017年,創新工場三期兄弟會活動。圖片由創新工場提供)
(2017年,創新工場三期兄弟會活動。圖片由創新工場提供)

  的確,在每一次人生的重要轉折,陶寧似乎都踏出了恰當的一步。這當然是幸運,但也離不開個人的判斷和選擇。而判斷和選擇背後,還有個人的思考與性情。

  早先申請國外讀書,陶寧會到一家網站上跟人討論,怎麼去做申請,怎樣準備材料。當時大家各有網名,陶寧取的名字正是“追夢人”。去國外頂級學校讀書是她曾經的一個夢想,同時她認為,隨著國家的發展,中國在世界上的角色越來越重要,落實到個人,也需要有世界的眼光、格局以及知識。

  此前的理想,陶寧已經實現,展望未來,陶寧提到三件事:第一,希望創新工場這樣能幫助創業者的機構越來越好。她表示,創新工場嵌入在整個中國的經濟發展之中,併發揮正向作用,也希望有更多像創新工場的機構,去幫助中國的創業者。

  第二,陶寧希望技術真的能夠造福人類,並且人們能更快地使用這些技術。第三,從更廣的角度出發,陶寧表示希望國家越來越好。她坦言自己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今日所得是由時代給予。“我媽媽就曾經跟我說,我跟你的區別就是我們兩個時代不一樣,你遇到了中國最好的幾十年。如果我是你這個時代,我一定會做得比你還好。”

  至今,陶寧工作將近三十年,創新工場將是她的最後一站。在這一平台上,陶寧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從早先的職業經理人,變成了企業領導者。從在框架中工作,到開始依靠打破框架來工作。她更注重到開拓精神與創新精神,同時也因創新工場,開始關心社會的方方面面,看到整個社會各個元素,融合前行。

  “我關心的事情,一下擴大了一百倍”,陶寧毫不猶豫地講道,覺得自己原來有點井底之蛙,而現在可以說從井底裡爬出來,“如果以珠穆朗瑪峰作比喻,我終於爬到了可能3000米、5000米的地方”。

  創新工場的工作,讓陶寧更知敬畏與感恩,她感受到創業創新的不易,也感恩於有好的創業者與科學家。她對社會更有信心。

  談及工場的發展,陶寧認為也要歸功於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地利,是身處中國,受益於大環境的技術變革和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發展,可以有錢有人才;人和,是創新工場的合夥人們都很有韌性;而天時如前所述,創新工場成立之初,看到了中國移動互聯網爆發的機會,前五年的投資項目皆圍繞於此。最近三年,創新工場重點佈局人工智能,投資40餘家企業。

  歸結起來,個人命運與企業命運,都潛伏於時代大浪潮中,遇到合適的人,選擇合適的地,把握住一時的機遇,就有機會乘風破浪,有所作為。

  在採訪前,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中央意見出台,談及於此,陶寧表示,敏感的企業大概都不會錯過這件事。三年前,因為看好南方的經濟發展與人才,創新工場設立了深圳辦公室。去年,創新工場又在廣州設立大灣區總部。今年,創新工場大灣區總部已經完成25億元募資,並正式運營。

  技術浪潮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企業的命運,而洞察時代變革中的機遇,可預見還會有很多好故事,可以述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