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議事廳︱長三角26城工業韌性評估報告
2019年09月05日12:11

原標題:長三角議事廳︱長三角26城工業韌性評估報告

近年來,歐美髮達國家相繼提出“再工業化”和“工業4.0”等戰略,致使中國工業國際競爭環境更加複雜嚴峻。長三角城市群是中國最具發展活力的經濟區域之一,也是中國目前工業化水平最高的地區。中國工業化進程報告(1995-2015)指出,長三角工業化綜合指數已達98,總體處於後工業化階段。

根據國家實施“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要求,長三角城市群26城市將著力落實新發展理念,率先形成創新引領的區域產業體系和協同創新體系。然而,作為全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和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先進製造業基地,長三角地區的工業發展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國際貿易摩擦加劇等諸多風險挑戰。

為此,以區域經濟韌性理論為指導,大力推進增強長三角城市群工業發展韌性的探索實踐,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區域經濟韌性的內涵解讀

在外部經濟風險和挑戰明顯增多的複雜背景下,區域經濟運行仍能保持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實現區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這就是區域經濟韌性,重點從產業經濟的脆弱性、穩定性、適應性以及創新性得以體現。

為了更好地衡量區域經濟的短期和中長期韌性韌性,著名經濟地理學家Martin提出了區域經濟韌性的四種能力:

(1)抵抗能力(resistance)指區域經濟受到衝擊和擾動的脆弱性和敏感性;

(2)恢復能力(recovery)是指區域經濟從衝擊中恢復的速度和程度;

(3)更新能力(renewal)是指區域經濟應對衝擊而經曆的適應與結構調整;

(4)再定位能力(re-orientation)是指對衰退前的區域經濟增長路徑進行反思和創新。

區域經濟韌性理論強調,如果區域經濟缺乏有效應對衝擊的能力,它的生產結構體系將遭受較嚴重破壞而呈現不利的增長路徑,進而導致區域發展缺乏韌性。與此相反,如果區域經濟可以相對有效應對外部危機的不利影響,穩步實現區域增長的較快恢復或路徑升級,表明區域發展具有較強韌性。

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綜合評價

(一)基於突變級數模型的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評價體系

根據區域經濟韌性的基本內涵,遵循科學性、客觀性及可得性等主要原則,從抵抗能力、恢復能力、更新能力和再定位能力等四個維度,採用2011-2017的規模以上工業數據,構建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評價指標體系(表1),對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進行評價。

我們選取工業增加值、工業總產值、利稅總額和主營業務收入等指標,反映工業發展的抵抗能力;選取從業人員和企業個數、虧損企業數等指標,衡量工業發展的恢復能力;選取工業的固定資產投資額、工業專利申請數、重工業產值的比重等指標,反映工業內在的結構性調整及更新能力;選取工業企業的R&D經費內部支出、R&D人員數、新產品產值、工業增加值增速等指標,反映工業發展突破結構性製約並形成增長新路徑的再定位能力。

(二)結果分析

1. 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呈現兩大顯著特點

根據2011-2017年長三角城市群26個城市的工業韌性評價值的計算結果(表2),發現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呈現出兩大顯著特點:

一是,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總體達到中高水平。過去七年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年均增長率為1.24%,城市間工業韌性進一步縮小。多數城市的工業韌性水平集中於中高值區域。蘇北和皖南地區的城市工業韌性提升相對較為明顯。

二是,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四種能力具有不同的改善程度。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恢復能力評估值最高,但其年均增速相對較低,基本維持在0.37%。抵抗能力和再定位能力評估值較為接近且無顯著變化,保持了2.10-2.30%的年均增長率。更新能力雖然得分較低,但以高達9.98%的最高年均增長率,有力地支撐了長三角工業總韌性的增強。這也一定程度上佐證了中國經濟新常態下,長三角工業發展“去產能、調結構”取得部分實效。

2. 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空間演化的四個基本趨勢

(1)工業韌性的中高值區呈現由上海向蘇南-浙北轉移。以上海為中心,蘇南和浙北的高工業韌性城市數量增加最為明顯,主要包括蘇州-無錫-南通-泰州、嘉興-杭州-寧波等。

(2)都市圈工業韌性值從中心城市向周邊縣市逐漸遞減。南京、杭州及寧波等都市圈中心城市憑藉良好的產業基礎、人才資源及區位條件,具備了生產專業化與功能多元化優勢較為突出,城市工業韌性明顯強於其腹地縣市。

(3)城市擴容後新加入的10個城市工業韌性值的增速較快。 “十三五”時期以來,長三角高耗能產業的有效轉移和先進製造業合理分工的步伐加快,新加入的10個城市不僅與原先的長三角16個城市(上海+江蘇8市+浙江7市)的工業韌性差距從0.519下降到0. 418,而且合肥市的工業發展由中高韌性提升為高韌性水平、城市間工業韌性差距也縮小了52.55%。

(4)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溢出效應顯著。對城市工業韌性的空間集聚度測算表明,城市間工業韌性產生了顯著的空間溢出效應,綜合實力較強的中心城市工業韌性對周邊縣市產生明顯的正向促進作用。如上海及鄰近的蘇州、南通、無錫、常州、嘉興等城市正在形成高水平的空間集聚,對江蘇的鹽城、泰州等城市產生強有力的工業輻射帶動效應。

三點思考

基於以上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綜合評價,並結合工業韌性的影響因素回歸模型分析,認為提升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尚需重點進行以下相關思考:

(一)城市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始終是增強工業韌性的關鍵舉措

產業是城市發展的首要支撐。城市產業結構的正向發展符合當今世界產業經濟的“智能化”和“服務化”趨勢,將有利於提高城市工業韌性。合肥市正是在不斷推進實施城市產業結構的戰略轉型過程中,實現了第三產業的GDP占比首次突破50%,併成功躍升為長三角城市群的高工業韌性地區。然而,馬鞍山、安慶等皖南城市的長期以來仍以工業規模擴張為主,城市產業結構的優化調整相對滯後,導致城市工業韌性仍普遍低於長三角平均水平。

(二)加大政府政策的支持力度與增強城市工業韌性形成密切關聯

中外區域經濟韌性的成功實踐表明,提高經濟韌性是積極應對外部不確定性的主動過程。長三角城市群有必要根據高質量區域一體化發展的目標要求,鑒於城市作為產業、網絡和製度等經濟要素的集合體,以解除製約工業韌性的製度瓶頸為突破口,遵循中低工業韌性城市培育抵抗、恢復、更新及再組織能力的科學規律,切實加大國家和省級政府對池州、舟山等城市在引進專業人才、建設工業技術研發服務平台、鼓勵跨地區技術交易及合作等方面的政策支持。

(三)以長三角自貿區聯動發展助力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提高

目前,長三角四省一市均設有國家自由貿易實驗區,長三角城市群迎來了建設新型開放型經濟的重大曆史機遇。相關研究表明,對外開放度提升1 個單位將引起區域工業韌性彈性係數增加約0.14 個單位。

結合當前建設長三角先進製造業基地的創新能力短板製約,未來亟需思考——如何以長三角自貿區聯動和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作為雙輪驅動,加快基於高附加值產業鏈和創新鏈的高端製造業集聚,充分發揮對外改革開放對長三角城市群工業韌性的促進作用。

[作者殷為華系華東師範大學城市與區域科學學院副教授。本文是作者主持的上海市政府決策諮詢項目“基於上海自貿區的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戰略研究”(2015-CR-06)的部分成果。參與課題研究的主要人員包括:魯飛宇、欒雨慧、易朝軍。]

--------

“長三角議事廳”專欄由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社會科學創新基地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發起。解讀長三角一體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線調研報告,呈現務實政策建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