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杜若溪被封護夫教主:你們不懂愛!
2019年09月04日17:51

  來源:心之助  

  原標題:朱丹、杜若溪被封護夫教主:說我們老公渣的,你們不懂愛!

  這幾天朋友在看綜藝《我家小兩口》,在看到嚴寬杜若溪這對時,止不住的吐槽。

  “嚴寬長得那麼好看,怎麼在家裡就是個甩手掌櫃啊!?真的用十世情商換了一世美貌?”

  我看了一眼,的確是槽點滿滿。

  杜若溪在節目中說,當年婚禮都是她自己一手操辦, 忙的時候近乎崩潰,就連婚禮進行中,心心唸唸的也是接下來要做什麼。

  嚴寬自己也說了:“其實這個婚禮並不是我辦給她的,其實是她辦給我的。”

  在日常生活里,嚴寬和杜若溪也不像是其他兩對那樣每天膩在一起,而是躺在沙發上各自玩手機。

  讓人不免想到“喪偶式婚姻”這個詞。

  之後的節目里,他們需要找一個保姆,如果找不到新的保姆,後面的工作就沒辦法完成。

  本以為嚴寬會趕緊幫助老婆找保姆,誰知道竟然覺得找不到保姆太好了。

  杜若溪說:“可是老公我不能沒有自己啊。”

  嚴寬說並不是想要她當家庭主婦,而是“肉肉不能沒有你”,並表示完全支持老婆的工作。

  而且,在杜若溪熱情地想討論招保姆的要求時,嚴寬就在一旁打遊戲。

  最後面試孩子的保姆時,也是杜若溪一個人在問,嚴寬什麼都不知道。

  在他們十週年的紀念日時,他們兩個人去約會,嚴寬說要給她一個驚喜。

  杜若溪非常期待這個“欠了十年的驚喜”。

  我們也很期待看到明星的十週年是多麼的奢華浪漫,沒想到嚴寬直接將她帶到了麻辣燙店。

  節目里的嘉賓也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節目一播出,嚴寬果不其然收穫了一大波吐槽,“心疼杜若溪”登上了微博熱搜榜,所有的娛樂八卦號都在吐槽嚴寬。

  當年覺得杜若溪配不上神顏嚴寬的人,現在反而覺得是嚴寬配不上她。

  畢竟,這樣的“喪偶式婚姻”委實讓人難以接受,杜若溪能堅持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這讓我想起了前段時間的週一圍和朱丹這對夫妻,也是一樣的奇葩,一樣的“是可忍看客不能忍”。

  在《做家務的男人》節目中,朱丹說到了自己和週一圍處理吵架的方式。

  朱丹說她和週一圍一共就吵過兩次,當時她覺得吵架不雅,生氣時就不愛說話。

  這時候週一圍往往讓她冷著,不來認錯也不來哄,過兩個小時就跟沒事人一樣跟她說話或者是抱她。

  如果她還有情緒的話,週一圍就跟她說:“我現在是在給你台階,如果你不走下來,待會這個台階就沒有了哈。”

  不僅是電視機前的觀眾,就連節目嘉賓都覺得詫異。

  竟然在女生生氣的時候出言威脅,這實在是將自己的姿態擺得太高了。

  這也不是網友第一次吐槽週一圍了, 之前他因為和女助理共用一根吸管,被網友懷疑出軌。

  在節目《魯豫有約一日行》中,週一圍吐槽過朱丹“她的拍戲,不是我標準意義上的拍戲”。

  在另外一個節目上,週一圍直言自己不願意與妻子朱丹合作演習,因為 “她不專業”。

  這麼一看,週一圍簡直對朱丹“一點愛都沒有”,只是更玄幻的事情還在後面。

  明明大家都在為她抱不平,朱丹卻直接開懟媒體:“媒體那麼不遺餘力的把周先生往‘壞男人’的人設上推,有什麼益處呢?”

  而朱丹這樣維護週一圍,顯然不是第一次,當然也不是最後一次。

  在《會做家務的男人》中,朱丹說週一圍為她做過一次飯很感動。

  李誕說她的愛情太卑微,緊接著朱丹便在微博上發了這麼一段,表示自己在愛情里的付出並不是“卑微”。

  大家都覺得朱丹是被週一圍“下了降頭了”,多多少少抱著些可惜和看笑話的心態。

  曾經我也覺得像是朱丹和杜若溪這樣的女人,在愛情中並不幸福,只是為了面子強撐著罷了。

  但是仔細想了想,對於她們本人來說,或許真的不是這樣。

  我們往往會持一些常見的觀點來看待他們的婚姻,認為什麼樣的婚姻好,什麼樣的婚姻不好。

  但其實只要兩個人都能滿足彼此的情感,就是好的婚姻。

  很多人只看到了某一方的付出,就輕易下了斷言,實際上他們在婚姻中,是互相成全。

  為了杜若溪事業上的復出,嚴寬明明不想去參加綜藝,但他還是來了。

  或許在節目中說“孩子需要你”,只是他不會表達,但他的行動,確確實實是在支持老婆的工作。

  而他們的愛情,也存在著許許多多大家眼中的甜蜜。

  因為嚴寬太帥,杜若溪擔心他太花心,結果在結婚後,他就將所有的銀行卡和密碼交給了杜若溪,兩個人一起在上海買的房子,也堅持只寫了杜若溪一個人的名字。

  杜若溪懷孕之後,嚴寬就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全程陪護,一直到孩子四個月了才出去拍戲。

  平時杜若溪的微博,他也都會點讚互動評論,隨便翻翻都充滿了糖。

  或許在別人看來,他是“甩手掌櫃”,但他仍舊在用自己的方式來寵愛自己的妻子。

  可能會有一些地方做的不合適,但只要杜若溪能夠感受到他的愛意,那外人的置喙又有什麼呢?

  而一直被詬病的週一圍和朱丹,他們之間也有其獨特的相處方式。

  一開始,朱丹就說過週一圍是個很不善於表達的人。

  因此公佈戀情的微博,發佈會上的回話,都是朱丹來回答的。

  這就像是有些男生從不在朋友圈秀恩愛,並不代表不愛你,而是將愛意都藏在了細節之中。

  說起孩子的時候,週一圍也是笑意滿滿地和妻子一起回憶生活里的趣事。

  而在週一圍“吐槽”朱丹不專業的背後,他是真正為妻子考慮的:

  “她不專業,這個是事實,因為她不專業,會吃很多苦。如果說作為我的女人,我不希望她受這樣的苦。”

  演員這個職業相當傷人,他只是希望朱丹不要去受這種苦,如果想參與是沒問題的,真的想要投身干,就要好好考慮,不要輕易決定。

  很多人,只是看到了他們婚姻中的一面,就輕易下了定論。

  可是對於身處婚姻的人來說,他們才是最瞭解另一半也最瞭解對方愛不愛的不是嗎?

  其實,關於什麼是好的婚姻,好的男人,我們有兩種模板。

  一種是“以別人說的為中心”的模板。

  以“別人說的為中心”,就是人云亦云。

  盧悅老師曾說過,在他的諮詢室里,經常會遇到這樣的“無腦症”患者。

  比如一對小情侶,為了彩禮的事兒,幾乎鬧到結不成婚。

  他們來找盧老師評理。

  女方說:我媽說,如果你不能湊到50萬的話,我們家嫁女生太沒面子了,親戚們會戳脊樑骨。

  男方說:我媽說,不知道你們家是嫁閨女還是賣閨女,結婚變成了菜市場討價還價,太沒意思了。

  盧老師讓他們停下來說;“你們說了半天都是引用各自的媽,你們自己的想法呢?”

  女方扭捏半天說:“我覺得我媽也有些太貪了。”

  男方小聲說:“我媽說話有些太刻薄了。”

  盧老師說:“是你們結婚,還是你們媽媽結婚?”

  他們說:當然是我們。

  盧老師說:“那你們為什麼說來說去,都是自己的媽的說法?”

  很多女生22歲開始就怕自己嫁不出去,找對像一定要找公務員,一定要有車有房。

  問她本人是否喜歡這樣的男人,她茫然地說:“我不知道,是我媽說的。”

  有的女人,似乎可以脫離媽媽的“魔爪”了,可是又落入“閨蜜”的控製下。

  有個女人找盧老師很痛苦地說,她很後悔和老公離婚。

  那當初她是怎麼離的呢?

  她發現老公出軌以後,就找幾個姐妹哭訴,結果她的閨蜜團一致鑒定,她必須和老公離婚。

  因為“出軌就分零次和一萬次”,他是妥妥的渣男,如果她不當機立斷,她們就不要做朋友了。

  在壓力下,她狠心離婚,但離婚後,才發現,其實自己根本離不開丈夫,而丈夫又尋求挽回一年後,終於有了新的生活,和一個女孩談上戀愛了。

  此時猶豫中的她才如夢方醒。

  讓她更憤怒的是,當初逼著她離婚的閨蜜團中兩個最強硬的“女權主義者”在發現老公出軌後,都沒有離婚,大家依然是好姐妹……

  她去聲討的時候,她們聳聳肩說:“這是你的選擇啊,我們只是說說氣話而已。”

  她反思,為什麼自己耳根子這麼軟,後來她發現,小時候,她媽媽最常用的口頭禪是:“你不懂事,媽媽幫你拿主意好了。”

  雖然她如此反感這句話,可是她沒想到,自己還是默預設同了她媽媽的這句話的催眠:我就是個沒有辦法自己做選擇的人。

  沒有別人的主意,我就會死得很慘。

  一種是“以我的實踐為中心”的模板。

  也許只有被人狠狠坑過,你才能知道,自己的主意自己拿的重要性。

  謝霆鋒有句名言:我的人生觀就是兩句話:“關你屁事”和“關我屁事”,說的就是,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明白三件事:

1。我想要什麼

2。我能要什麼

3。我擅長要什麼

  搞明白這三件事兒,你就算是有自我了。

  沒搞明白,那麼你就會遲早遇到問題。

  在情感中也是如此。

  全世界的人,都覺得週一圍是自戀人格障礙,渣男,但只要朱丹覺得好,那些話都是浮雲。

  因為也許朱丹就是想要一個讓她可以崇拜和敬仰的人。

  也許朱丹就喜歡一個男人說話很霸氣,但其實很心疼自己的感覺。

  也許週一圍就喜歡一個在他面前做小粉絲的女人,就喜歡這種為自己包辦一切,服務周到的妻子。

  只要我們的核心需求滿足了,那就足夠了。

  錢鍾書一輩子都不知道怎麼做家務,楊絳住院了,他生活完全無法自理,換到今天,不知道多少人會說,這是不是個“巨嬰”?

  寫過《情人》的杜拉斯在72歲的時候,愛上27歲的同性戀男友,他們的愛一直維持了16年,直到達拉斯去世,這是不是“畸戀”?

  但愛就是一件“關你屁事”的事兒啊,只要我們樂意,人畜無害,彼此滿足,就是真愛。

  就像毛姆在《面紗》中說的那樣:

  “我知道你愚蠢、輕浮、沒有頭腦,但是我愛你。我知道你的目標和理想既庸俗又普通,但是我愛你。我知道你是二流貨色,但是我愛你。”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