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危機席捲 阿根廷實施外彙管製或再陷債務違約
2019年09月04日08:13

  原標題:貨幣危機席捲 阿根廷實施外彙管製 或再陷債務違約並殃及拉美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最近幾週,貨幣危機席捲阿根廷。為支撐正在崩潰的貨幣,避免再次出現債務違約,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宣佈採取一系列外彙管製措施。受此影響,當地時間9月2日阿根廷比索小幅走強,官方公佈的阿根廷比索兌美元收高0.88%。然而,官方彙率與黑市彙率之間的差距大幅擴大,黑市彙率一度跌至64比索的曆史低點。

  當地時間9月2日,阿根廷以外幣計價的主權債券下跌。據路孚特數據,阿根廷指標2028年國際美元債券下跌逾2美分,至36.5美分的紀錄低位。歐元計價的阿根廷2022年主權債跌逾10分,至34.45分。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史沛然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認為,阿根廷資本管製措施“治標不治本”,即使能夠在短期內暫時阻止資本外逃,國際市場對阿根廷的信心也跌至低穀,因為此舉打破了馬克里上任時所作出的自由市場承諾。“阿根廷再次陷入債務違約的可能性加大,國際市場已對此作出反應。”

  截至北京時間9月3日21:37, 阿根廷比索兌美元漲4.85%,報55.3250。

  比索仍然承壓

  阿根廷比索是今年迄今表現最差的新興市場貨幣。2019年以來,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彙率已下跌約37%,去年跌幅更是超過50%。

  8月11日,馬克里在總統初選中以近15%的差距落敗,反對黨候選人費爾南德斯有望在10月總統大選中獲勝。左翼民粹主義捲土重來的可能性,引發了市場恐慌,阿根廷彙市、股市遭受重創。

  初選之後,阿根廷儲戶從賬戶中取出了數億美元,再加上阿根廷動用大量外彙儲備支撐比索,導致外儲急劇下降。據阿根廷央行數據,截至8月28日,阿根廷外彙儲備為570億美元,較4月份的峰值下降了約25%。

  為阻止資金大量流出,馬克里9月1日簽署了一項法令,規定出口商需在5個工作日內將海外賺得的外彙彙回國內,在阿根廷外彙市場在購買外幣、貴金屬及向國外轉賬時需獲得授權,並且個人每月最多隻能購買1萬美元的外彙。阿根廷財政部長埃爾南·拉昆薩表示,儘管這些措施可能令人不適,但將避免更糟的結果。

  FXTM富拓市場分析師陳忠漢指出,這些資本管控措施僅是權宜之計,無助於緩解圍繞阿根廷比索的更廣泛擔憂。如果阿根廷貨幣危機進一步惡化,可能會抑製投資者對新興市場資產的風險偏好。

  “外彙管製對於穩定阿根廷比索有一定作用,但管製措施出台其實已經有些晚了,很多公司已經購買了美元,比索未來一段時間內貶值壓力依然很大,預計將延續到大選前後。” 富樂敦首席策略分析師Jimmy Zhu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英國和歐洲的情況很不樂觀,會使得美元被動升值,從而給新興市場貨幣造成壓力。

  “和土耳其不同的是,一些主要國家持有的阿根廷資產還是非常有限的,因此阿根廷的危機傳導性不是很強。”他說。

  在外界看來,外彙管製措施對於馬克里是一個諷刺,他在2015年上任時就開始著手取消資本管製。倫敦投資公司Tellimer的分析師在給客戶的報告中寫道,外彙管製可能會為馬克里政府爭取一些時間,避免繼續消耗外彙儲備,但對國際投資者而言,這些管製是非常負面的。

  也有分析認為,這些措施可能進一步加劇馬克里在10月大選前的不受歡迎程度。報導稱,由於當前不確定因素加大,布宜諾斯艾利斯一些銀行門外明顯排起了長隊。違約的記憶令阿根廷人擔心自己的存款,親友間正在相互提醒取現。不過,“即將限製取款”的傳言迄今尚未成為現實。

  尋求債務展期

  為應對國內金融動盪,避免債務違約,近日阿根廷宣佈,將延遲償付70億美元的短期本地債券,推動500億美元較長期債券的重組。此外,阿根廷政府計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就延長部分債務償還期限等展開磋商。

  自1816年脫離西班牙獨立以來,阿根廷已出現8次主權債務違約,自2000年以來就有2次。當前阿根廷比索暴跌正在加大其再次違約的風險。信用違約掉期(CDS)的數據顯示,阿根廷在未來五年發生債務違約的可能性超過90%。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近日下調了阿根廷的評級,稱阿根廷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存在重大風險;標準普爾也下調了該國的信用評級,稱阿根廷政府單方面延長債務償還期限的計劃,按照標準普爾公司標準認定為“違約行為”。

  去年在阿根廷貨幣危機中,馬克里向IMF申請571億美元貸款,目前已發放了440億美元。阿根廷資本管製措施出台之際,IMF也正面臨艱難選擇:是繼續執行該計劃,本月底再向馬克里政府發放54億美元,還是減少損失,等著與下一任總統交涉?

  IMF官員發表聲明稱,該機構正在評估阿根廷政府相關措施的影響,但將在這些充滿挑戰的時刻繼續支持阿根廷。

  “IMF估計會儘量幫助阿根廷避免出現債務違約。如果馬克里能夠連任,也許能夠避免違約,但不違約不等於國家能走出經濟困境。”史沛然說,“如果阿根廷沒有經濟增長的引擎,IMF也無法填這個無底洞。”

  或殃及拉美地區

  阿根廷過去數十年中經濟危機不斷,本幣大幅貶值、債務延期、通脹失控似乎已成為常態。史沛然認為,此次阿根廷危機很可能具有傳染性,或將周邊國家帶入衰退。

  “上世紀80年代債務危機之後,拉美各國與IMF等國際機構都吸取了教訓,儘可能控製了外債率,並試圖尋找經濟發展引擎。但整體而言,拉美地區經濟發展模式具有很強的同質性,大多依賴大宗商品出口,因此一旦一國出現危機,就具有較強的傳染性。”史沛然說,南方共同市場成員國,以及拉美一些債務率較高的國家更易受到傳染。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拉美首席經濟學家Edward Glossop稱,今年拉美經濟開局非常慘淡,所有人都急於下調對該地區的增長預期。

  在7月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IMF預計今年拉美經濟增長0.6%,較4月的預估下調0.8個百分點,預計2019年阿根廷經濟下滑1.3%,委內瑞拉2019年經濟下滑約35%。巴西和墨西哥經濟疲軟也拖累了拉美經濟。

  過去五年,拉美地區平均經濟增長率只有0.66%,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在經濟繁榮時期,智利、秘魯和哥倫比亞等國謹慎地管理財政,在繁榮結束後仍然實現了增長;而巴西、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的左翼政府卻通過印鈔、舉債進行過度開支,導致國家陷入了衰退或危機。

  阿根廷的困境表明,從繁榮的破滅中再次複蘇是多麼困難。馬克里總統上台以來,實施漸進式市場化改革,削減了政府補貼。然而,為推動經濟增長,政府大舉借債,並在2017年末放鬆了通脹目標,下調了利率,最終導致比索大跌,經濟陷入困境。

  曾在2001年阿根廷危機期間擔任IMF西半球部主任、現在負責一家拉美諮詢公司的Claudio Loser表示,阿根廷的主要問題在於過度借貸。“他們對自己在經濟緩慢調整時繼續大舉借債的能力過於自信,這是個錯誤。”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公共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已經超過80%。

  “拉美地區曾發生過大規模的系統性違約,巴西和阿根廷都出現過年通脹率超過1000%的惡性通脹,考慮到拉美在曆次危機中的慘痛表現,外國投資機構很可能會選擇撤離和觀望。”史沛然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