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豬的矛盾對立統一 哪漏補哪還會產生延伸問題
2019年09月04日02:10

  原標題:豬的矛盾對立統一

  來源:證券時報

  【緣木求魚】

  哪漏補哪的工作思路不改變,豬肉短缺的問題解決了,恐怕隨之就要被別的問題折磨。

  木木

  在中國人的傳統認知里(其實也不惟中國人如此),豬,是一種“蠢”且“不講究”的家畜,“吃喝拉撒睡”,全混在一處解決,實在腌臢得很。受此影響,養豬,當然也就順理成章成為不怎麼體面的工作。

  其實,許多年前就有外國的動物學家為豬搞過“平反運動”,說豬很聰明,智商甚至遠超阿貓、阿狗,而且也很愛乾淨。專家所言,大抵不錯,現實也能印證專家的新觀點。比如,法國的農夫就會趕了豬去找珍貴的鬆露;有些國家的士兵也會趕了豬進雷場找地雷。不過,這樣的“平反”,在強韌的傳統面前,還是顯得過於軟弱無力,豬的待遇並未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這當然也不能埋怨人們在傳統框架下過於抱殘守缺,從某種意義上說,或許恰恰是因為過於有用、無害且隨性,豬才落得被人如此對待的下場。其間的邏輯倒也不難理解,既然遲早要被宰殺,遲,不過一年,早,六個月即可,光陰如此短暫,加之還有許多更重要的事情要格外操心,豬的生存環境如何,當然也就沒人太在意。

  漢字裡的“家”字,也挺能說明問題。按許慎的解釋,有“屋”、有“豬”,能成其家。

  對人類生存、生活、發展如此重要的一種動物,“個‘豬’形象”如此不堪,生存待遇如此糟糕,最終下場如此悲慘,稍加琢磨,還真是挺矛盾。究其原因,究來究去,大約也只能歸結到豬自身了——有用、無害且隨性。就此而言,豬,還真是一個完美的矛盾對立統一樣本,能與其媲美的,大約也只有莊子心中的那棵“不夭斤斧”的無用之樗了吧。豬,如果聰明到能洞悉哲學奧秘的境地,估計就要喊冤聲連連了。

  不過,喊冤大約也沒用,並非養豬人心冷如鐵,把豬困在如此境地,也實在是沒辦法的事情。過去,都是小農經濟,生產力低下,農夫農婦即使胸懷一顆慈悲之心,但家裡家外活計一大堆,白天加黑夜,干也幹不完,想把豬照顧得好一點兒,豬圈搞得人道一些,估計也是有心無力。後來,科技進步,生產力提高,養豬也搞集約化……平心而論,豬們的生存環境還真是有所改善,但一個活物兒,只要還沒最後挨刀,在不停吃喝的同時,總要不停地排泄,這是自然規律,誰也沒辦法。排泄物不做無害化處理就放歸自然,養豬場和周邊環境馬上就形成矛盾。

  解決這個矛盾,無論採取什麼辦法,都會增加養殖成本,成本最終只能落實到肉價上,再加上非洲豬瘟的偶發性因素造成供給量較少,豬價上漲速度就更快了。豬肉的高價格與消費習慣、消費能力以及“低價肉”又形成新矛盾。就目前情況看,要順利解決類似的新矛盾,一時半會兒好像還真找不到見效快的好辦法。

  於是,諸多問題又會隨之而來,最後沒準兒還會對許多更宏觀一些的領域造成或多或少的影響。想想確實有意思。從這個角度看,豬這種動物,還真是讓人喜歡讓人憂,在這個世界上,大約再沒有比它更難“伺候”的東西了。要想把它“伺候”好,少一些矛盾,估計也只能摸索著來,千萬急不得,一著急,動作必變形,措施必過火,新的問題馬上就會蹦出來,沒準兒更要命。

  現在,據說有些地方的工作方法又有調整,但哪漏補哪的工作思路不改變,豬肉短缺的問題解決了,恐怕隨之就要被別的問題折磨。就此而言,豬,也是鍛鍊人類思考能力、行動能力、應變能力的“好寶貝”。

  《西遊記》里,唐三藏曾經給二師兄記過一次“頭功”,就是在七絕山,豬八戒變身“老豬魈”,一路拱開了“爛柿溝”,不但保證師徒四人繼續西行取經,也為當地百姓造福多多。這個“頭功”二師兄顯然當之無愧。看來,髒活、累活、誰都不願意幹的活,許多時候還得仰仗二師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