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贈千萬 女空降兵堅守助家鄉
2019年09月04日07:03

原標題:捐贈千萬 女空降兵堅守助家鄉

點滴積蓄,彙成大河灌溉一世的鄉愁。畢生節儉,只為一次“奢侈”——老人將一生的積蓄1000萬元捐贈給家鄉,建設教育事業。這位老人就是女軍醫馬旭,同時,她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我國第一代女空降兵。

馬旭

2018年9月13日,有一位老人在三人的陪伴下,來到工商銀行武漢機場河支行,對工作人員提出,要向一個外省賬戶轉賬。因老人年歲已高、彙款金額巨大,銀行工作人員怕老人被騙,採取相應措施並報警。警方趕到後,真相大白,原來老人未曾遭遇詐騙,而是想給家鄉捐款,扶持青少年教育。

這位老人名叫馬旭,年少參軍後遠離家鄉,卻一直思唸著生養她的土地。1000萬的存款,由她幾十年的工資、理財、利息、專利收入等一點一滴積攢而來。

每逢國慶節,一向節儉的馬旭也遵循著自己的儀式感——在過去多年的國慶節里,馬旭會與老伴換上乾淨的衣服,做些好菜,開心地慶祝一番。2019年,馬旭期待著國慶節的到來,她想來北京看升旗儀式,為祖國獻上自己的祝福。

她的青春

一代女傘兵創兩項紀錄

20年間跳傘140多次

作為一名女軍醫,馬旭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我國第一代女空降兵。1961年,我國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降兵。當時,28歲的馬旭作為一名軍醫,被派往部隊擔任跳傘訓練的衛勤保障。自此,馬旭與空降兵結緣。她鼓起勇氣向組織提出,也想參加跳傘訓練。

那時,還沒有女兵跳傘的先例。馬旭身高1米53,體重僅70多斤,也達不到傘兵的標準。“小馬,跳傘可不像踢毽子那麼簡單。”傘訓教員婉拒了馬旭。後來,在訓練場上,馬旭看到戰友們在訓練跳高台,她心癢癢,也想上去嚐試,剛上了兩個台階,就被教員拉了下來。既然不能在訓練場上練,那我就自己練。馬旭想著。

回到家後,馬旭挖了三尺多深的大坑,填滿沙子,還找了兩張桌子,把它們拚到一起,再將兩把椅子疊放在桌子上,作為簡易的高台,不斷地往沙坑裡跳。白天,馬旭一有空便去訓練場偷學動作要領,晚上便回到家再練習動作。她每天要求自己跳五六百次。半年後,馬旭覺得自己達到了大綱要求,主動找到主持傘訓的副師長,再次提出參加跳傘訓練的請求。當著其他戰友的面,副師長對馬旭說,“如果你跳得比他們好,就上。如果跳得比他們差,以後就別再提這事了。”

當著其他戰士們的面,馬旭連跳了三次。每一個動作都一氣嗬成,而且動作完全標準,兩條腿像釘子一樣,死死地釘在地面上,一點也不晃蕩。跳完後,馬旭的心緊張得怦怦跳。突然,訓練場上響起千餘名戰士們的掌聲,副師長也挑不出半點錯。就這樣,馬旭被批準加入了跳傘訓練。

1962年,馬旭第一次正式跳傘。當時,她離地面有500多米,跳下去時,75斤的馬旭背著100斤的傘包,在空中沒有感到一絲害怕。後來,部隊領導還用她的經曆來激勵其他傘兵,“馬旭那麼小的個子都敢跳,你們有什麼不敢的!”

自此,馬旭一跳便是20餘年,她的身影遍佈我國大江南北。20年間,馬旭跳傘140多次,創造了我國跳傘次數最多的女兵和空降年齡最大的女兵這兩項紀錄。

退休後致力於科學研究

1995年7月的《解放日報》曾報導,馬旭研製出的高原跳傘“供氧背心”,填補了空降兵高原跳傘供氧上的一項空白。而與馬旭一同研究創造的夥伴,是她的丈夫顏學庸。正是這對軍中伉儷,通過自己的親身跳傘訓練,才研製出了高原跳傘“供氧背心”。

20世紀80年代,二人退休後沒有停止工作,而是轉向了跳傘科研。馬旭與顏學庸從實際問題著手,用科研來尋求解決路徑。據馬旭介紹,為了打仗,空降兵的降落速度很快,有著很高的風險。空降兵在著陸時,因速度快而產生的巨大沖擊力,腰部、踝部很容易骨折。

因此,馬旭與顏學庸想研究出一種護具,他們為此尋求過多種辦法,但都一一被放棄。最終,二人在看戰士們踢球時獲得啟發,發明了有雙層橡膠的充氣護踝。這項重大突破使得空降兵降落著陸時,能有效達到緩衝的效果,使空降兵著陸時衝擊力減半。為了試驗發明的有效性,夫婦倆還曾親身反複試驗。1989年,這項發明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在空降兵部隊推廣使用。這也是我國空降兵獲得的第一個專利。在部隊中,馬旭注意到,不少空降兵患有胃病。她便從胃病著手開始研究,發明了治療萎縮性胃病的藥劑和治療胃部腫瘤的一種藥劑。兩種藥劑均獲得了專利。

這些專利,都是夫婦倆發明創造成果中的一部分。幾十年里,馬旭和顏學庸結合醫務工作和跳傘經驗,在軍內外報刊發表了100多篇學術論文和體會,並撰寫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學》《空降兵體能心理訓練依據》。對於所取得的科研成果,馬旭稱離不開部隊提供的各項支持。

心繫家鄉教育 “空投”千萬元

馬旭是哈爾濱木蘭縣人,退休後一直居住在湖北黃陂。2018年9月13日,因為一場“美麗的誤會”馬旭的事蹟逐漸廣為人知,她的“千萬秘密”也被揭開。當日上午,馬旭與顏學庸及另外兩人共同來到工商銀行武漢機場河支行。在銀行,馬旭向工作人員提出,要向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木蘭縣的一個賬戶轉賬300萬元。由於金額巨大,引起銀行工作人員的警惕。為了防止老人上當,銀行工作人員將兩位老人與同行的兩人隔離開,並第一時間報警。警方趕到後,核實了雙方身份,確認了馬旭老人未遭遇詐騙,捐款確有其事。

原來,在2017年的一次戰友聚會上,心繫家鄉的馬旭通過戰友聯繫上了老家的木蘭縣教育局,一是希望將畢生積蓄1000萬元毫無保留地捐給家鄉,用於教育與文化事業;二是希望去世後骨灰可以送回家鄉,與父母放在一起。此次彙出的300萬元正是馬旭彙出的第一筆善款。“2018年8月末,老人有一筆300萬元的理財產品到期,我們到武漢後,就一起去工商銀行辦理了彙款。2019年3月底,老人還有另一筆500萬元的理財產品到期,預計明年4月捐出。同時,老人在郵政儲蓄銀行還有200萬的活期存款也將捐出,這就是1000萬元的由來。”木蘭縣教育局局長季德三說。

2019年,馬旭的捐款心願已達成。談起捐贈畢生積蓄的心願,馬旭稱由來已久。與顏學庸結婚後,誌同道合的夫妻倆很快達成共識,要將畢生積蓄捐給家鄉,建設青少年的教育事業。

這1000萬元的財產,由幾十年來的工資、理財、利息、專利收入一點一滴彙聚而成。幾十年來,夫妻倆生活簡樸,居住在武漢黃跛區的一間小平房裡,家中陳設極為簡陋。

在家中,老人口中最寶貴的財富竟是那一垛垛醫學書籍與外文讀物。這些很難讓人將他們與千萬元的巨額財產聯繫在一起。

在物質方面,馬旭夫婦也沒有太多追求,每天穿著部隊的迷彩服,皮鞋破了也捨不得扔。就這樣,馬旭夫婦將每一分、每一元全都攢了下來。雖然吃住極其簡單,但馬旭老人身體仍保持著健康狀態。馬旭稱,她以後還會繼續捐錢。“錢不用給自己留。我和老伴有退休工資,生活、看病方面都有保障。”

時代影響

耐得清貧

守得心靈的高貴

“少小離家,鄉音無改。曾經勇冠巾幗,如今再讓世人驚歎。你點滴積蓄,彙成大河灌溉一世的鄉愁。你畢生節儉,只為一次奢侈。耐得清貧,守得心靈的高貴。”這是2018年《感動中國》人物給馬旭的頒獎詞。

當銀行賬戶達到1000萬元的數值時,馬旭沒有選擇去奢侈地揮霍,沒有想過留給自己;在捐款事件引起廣泛關注時,她也沒有對捐贈千萬的行為引以為傲。她語氣平靜,像在訴說一件家常小事,但卻飽含深情。

今年6月29日,時隔72年,馬旭在老伴顏學庸的陪伴下,第一次回到家鄉黑龍江省木蘭縣。6月29日上午,當車輛駛入木蘭縣境內時,馬旭老人便控製不住情緒,潸然淚下。下車後,馬旭扶著鬆花江大橋的欄杆,回憶起了母親在江邊呼喊她名字時的場景。

6月29日下午,馬旭回到娘家建國鄉建國村李國寶屯。一下車,馬旭就被熱情的鄉親們簇擁著,鄉親們與馬旭都忍不住落淚。隨後,在馬家孫輩們的攙扶下,馬旭進入了娘家的院子。如今的馬家已五世同堂,馬旭向家人們講述著家族曆史,又聽到晚輩們都有參軍經曆,感到十分欣慰與高興。

馬旭此行還來到了以她名字命名的木蘭縣馬旭文博藝術中心,查看馬旭文博藝術中心的施工進度。此前,馬旭將1000萬元捐給家鄉木蘭縣以後,木蘭縣按照馬旭的願望,將善款用於建造馬旭文博藝術中心,解決木蘭縣孩子們沒有校外教學場地的難題。

目前,這個青少年教育基地已經開工建設,預計10月份竣工驗收。

對於即將到來的國慶節,馬旭表示自己一直期待著。在之前的國慶節里,一向節儉的馬旭與老伴也遵循著自己的儀式感。每逢國慶節時,馬旭總會懷著無比高興的心情,與老伴換上乾淨的衣服,做些好菜,慶祝一番。“沒啥也不能沒有祖國。過去我們那個年代,沒有飯吃,還被那些‘列強’欺負。現在我們自己的祖國強大了,繁榮昌盛,越來越好。”

2019年國慶節,馬旭計劃來北京為新中國慶生,獻上自己的祝福。“我從來沒去過北京,我想去北京看升旗儀式。”馬旭說。

光陰故事

禮義忠廉的故事

早已融入她的血液

1933年,馬旭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木蘭縣一個中醫世家。由於父親早年去世,馬旭與母親、弟弟相依為命,生活清貧。

1947年5月,馬旭入伍從軍。參軍前的夜晚,母親為馬旭連夜洗衣、縫衣,天亮後,母親煮了兩個雞蛋,還將一個銅錢縫進馬旭的衣服口袋。多年後,馬旭仍能夢到,母親為她連夜縫衣的場景。

從軍改變了馬旭的一生。在東北軍政大學吉林分校學習半年後,馬旭成為解放軍的一名衛生員。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馬旭被保送到軍醫大學,她將第一個月發放的20元錢與母親的那枚銅錢一起存進了銀行。

1961年,中央軍委剛組建空降兵部隊,馬旭被調入空降兵部隊,負責跳傘訓練的衛勤保障,隨後提出參加跳傘訓練申請。1962年,馬旭第一次正式跳傘。

1963年,馬旭與同為空降兵的戰友顏學庸組成家庭。為了將全身心投入到空降兵工作中,二人經過商議,決定不要孩子。56年來,這對軍中伉儷相濡以沫。20世紀80年代,二老離休,他們沒有“安享晚年”,而是開啟了新的科研道路,幾十年來發表百餘篇學術論文。

2018年,身在湖北的馬旭將畢生積蓄捐給千里之外的家鄉教育。已八旬高齡的她仍能流暢地唱起母親的大鼓書,古今禮義忠廉的故事早已融入她的血液,成為一種堅守。

文/本報記者 張夕 統籌/池海波

責任編輯:向勤如(EN006)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