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麗拿下UFC金腰帶 打拳的女孩生活中卻很淑女
2019年09月03日17:24

張偉麗(資料圖)
張偉麗(資料圖)

  誰說女子不如男?女生也可以熱血、也可以帥氣,也可以在格鬥賽場展示自己。這是張偉麗的人生信條。紮起辮子頭、戴上拳擊手套,站在八角籠里,中國女子女生A第一人張偉麗的眼神中,傳遞出一股勇敢、堅韌、不服輸的精神。日前,UFC深圳擂響戰鼓,張偉麗用時42秒,就以右拳打擊和頂膝TKO(技術性擊倒)了現役UFC女子草量級拳王傑西卡·安德拉德,成為中國首位UFC世界冠軍。

  為什麼要練格鬥?格鬥的意義是什麼?這條路有多艱難?賽前,聽張偉麗娓娓道來。

  創造歷史

  UFC的中文意思是終極格鬥冠軍賽,是目前世界上最頂級、規模最龐大的職業女生A(綜合格鬥)賽事。比賽擂台為標誌性的八角籠,在開放式規則下為不同武術流派的格鬥家提供統一的競技平台,從而產生終極冠軍。

  張偉麗在UFC只打了三場比賽,便取得三連勝,一舉進入UFC世界前十名,也是亞洲第一女選手,並獲得了深圳格鬥職業的頭條主賽資格,有了爭奪金腰帶的機會。

  還記得那天接到來自UFC的電話,安排她去挑戰現任女子草量級冠軍傑西卡·安德拉德時,感到驚訝的不只是整個業界,也包括張偉麗自己。僅僅打了三場比賽的她,名字在觀眾中還鮮為人知,卻因為驕人的戰績贏得了UFC的關注。“能打UFC的頭銜,不是我們去談的,而是偉麗在拳台上通過成績爭取到的。”她的團隊告訴記者。

  巾幗英雄

  6歲起,張偉麗學習傳統武術,小學畢業後學習散打,大學里讀的也是體育專業。然而,因為受傷,她沒能走上專業武術運動員的道路。

  大學畢業後,張偉麗在健身房做銷售工作,對於未來的發展,她一度很迷茫。想繼續練武術,卻又不知道路在何方。因為工作的關係,她結識了一批女生A中國選手,成了他們的忠實粉絲,看訓練、看比賽,次次捧場。“每當看到他們站在八角籠里比賽,我就特別羨慕他們,感覺自己也熱血沸騰起來。”

  張偉麗從小喜歡花木蘭的故事,在她看來,女生也應該像男生那樣勇於挑戰自己。於是,2012年起,她決定投入女生A訓練。利用工作以外的時間,她開始參加業餘訓練,並學習巴西柔術。“最開始的訓練條件很艱苦,早上6點起床,吃完飯坐一個半小時地鐵去訓練,然後再去健身房上班,晚上十點才下班。我的業餘時間全部都獻給了女生A。”訓練了一陣子,她小試牛刀,參加了一場格鬥賽,作為比賽中唯一一名業餘選手,她竟然成了中國賽區總冠軍。

  “我猛然發現,原來我一直深愛格鬥賽場,我應該留在那裡。”於是,張偉麗索性辭掉了工作,成立了團隊,準備向一名職業選手進發。

  通往成功的路上,必定有意料不到的艱難險阻。僅僅練了一週,因為腰部受傷,她整整九個月不能訓練和比賽。原本躍躍欲試的她,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老天為什麼不眷顧我?”為了維持生計,她無奈只能重返拳館做兼職。

  追求夢想

  然而,張偉麗並沒有在困難中沉淪。生性堅毅的她,並未選擇放棄。告別賽場的日子裡,她繼續保持著看比賽、研究戰術的學習習慣,期待有一天能“滿血歸來”。

  2015年6月,在北京順義區的黑虎拳館,張偉麗對教練說:“我想打比賽。”重新成立團隊,重新開啟訓練,早晨6點半起來跑步,回拳館練站立,然後拉伸,下午3點繼續練體能或者柔術,晚上再加一堂中國式摔跤……張偉麗再次投入到無休止的艱苦訓練中去,再次回到了沒有個人業餘時間的生活中去。

  稱重前為了減重,張偉麗每個回合訓練間歇停下來,都會拿著一個裝有4升水的大號水杯喝個不停,讓自己的體液排泄通暢。同時,賽季期的飲食,油鹽統統被拒絕,連碳水化合物也吃得很少。這種令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苦,在張偉麗看來,沒有什麼比訓練更快樂的事情了。

  “很多人對格鬥比賽有偏見。一說起格鬥,就將它與血腥、殘酷聯繫起來。”張偉麗說,“其實你真正練了,會發現這是一項很有意思的運動。動靜結合,鍛鍊人的膽量、克服心理障礙,還能提升自己的體能,塑造身體協調性。”

  其實,無論你練哪一場項目,第一條守則是,先學禮儀,先尊重對手。張偉麗從來沒有在賽場以外打過架,她說:“現實生活中,我不是個暴力女孩。也許我的長相不算淑女,但我在生活中的為人很淑女。”

  張偉麗說,還記得最初投入女生A,國內女選手屈指可數。如今,她在賽場上結識了越來越多誌同道合的女同伴。除了拿到金腰帶,張偉麗還有一個心願,通過展示自己,帶動併發展女生A,她希望越來越多的女性也能參與到格鬥項目中來。 本報記者 陶邢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