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美股份難甩輕研發標籤 政府補貼是研發費用1.45倍
2019年09月03日11:35

  原標題:丸美股份難甩“輕研發”標籤 政府補貼是研發費用1.45倍 來源:GPLP

  作者:楊遠

  審校:一條輝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8月28日晚間,丸美股份(603983.SH)發佈2019年半年報稱,上半年丸美實現營業收入8.15億元,同比增長11.85%;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2.56億元,同比增長31.57%;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為2.17億元,同比增長19.75%,與上一季度的同期增速24.01%相比有所放緩。

  截至9月2日,丸美股份收報50.22元/股,漲0.62%,總市值為201.4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丸美股份7月25日正式上市, 發行價格為20.54元/股,作為新股,上市月餘市值已翻倍。

  營收三分之一用於營銷,補貼是研發的1.45倍

  2000年,丸美股份成立,彼時,國產妝護市場中以低價的低端產品為主,丸美股份創始人孫懷慶卻一心想把丸美做成“世界知名品牌”,相比當時眾多安於現狀、不思進取的日化企業小老闆們,可謂野心勃勃。

  2007年,對於丸美股份是個重要節點,孫懷慶更加註重如何營造丸美股份的“高級感”,也開始聘請陳魯豫、周迅、袁詠儀等一線女星作為代言人。

  “彈彈彈,彈走魚尾紋”的廣告語一度在各種衛視上刷屏,丸美股份營銷經費的也同期瘋狂燃燒。

  GPLP犀牛財經在半年報中發現,丸美股份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銷售費用分別為4.67億元、5.35億元、2.38億元,占同期營收的比重分別為34.5%、33.9%、29.2%,在廣告宣傳費用上,2019年上半年支出為1.63億元,占銷售費用的68.5%。

  丸美股份發跡於眼部護理,“魚尾紋剋星”的用戶定位於消費力強的中產婦女群體。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應該在研發上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匹配高端的價格定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丸美股份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收到的政府補貼分別為4207.76萬元、3307.43萬元,合計金額為7515.19萬元;同期投入研發費用分別為3382.23萬元和1802.78萬元,合計金額為5185.01萬元。

  也就是說,丸美股份獲得的政府補貼為研發費用的1.45倍。

  一直以來,丸美股份因“重營銷輕研發”而屢被詬病。根據招股書,丸美股份的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比重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別為1.94%、2.05%、2.09%,2019年上半年為2.2%,也有逐年增長的趨勢,但與同行相比依舊較低,2019年上半年拉芳家化的研發費用占比為3.9%,禦家彙也為2.3%。

  值得一提的是,孫懷慶最崇拜的國內企業家之一是任正非,任正非領導下的華為對研發的重視也是眾所周知。顯然,丸美股份並沒有學到華為的研發“秘笈”,反而是在營銷造勢的道路上得心應手。

  市場質疑不斷,”日本製造”二度造假疑雲

  丸美股份此前多次IPO受挫經曆,市場對其弄虛作假、產品質量問題的質疑從未間斷。

  在2016年提交招股書後,證監會發出19問質疑丸美股份的經銷商模式、生產經營等情況,有業內人士表示,不少擬IPO企業會通過突擊壓貨到經銷商虛增收入從而增加過會的概率。

  2017年再次提交招股書,丸美股份因為隱瞞食藥監局通報的產品質量等問題而再次折戟。而另一邊,相似規模的拉芳家化、珀萊雅等都在2017年上市。

  丸美股份每次上市受挫背後,都是爭議不斷。早在2008年,丸美股份就被爆出產品宣傳的日本背景並不真實,宣傳語中“以專業著稱”“創始於昭和54年”“日本眼部護理專家”,創始人孫懷慶更是一度對外宣傳為“小林慶夫”,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

  丸美股份不光是在宣傳上總想“走國際化”,其聲稱在日本有工廠及註冊的辦公地,2019年7月,《商學院》記者實地探訪曝出辦公地空無一人、研發中心似乎也是非正常經營狀態,丸美”日本製造”二度造假疑雲。

  如今的丸美股份,在高端市場上,面臨歐萊雅、雅詩蘭黛等外資企業的壓力,低端市場上,有諸多小眾平價商品、KOL自營品牌的激烈競爭。

  營銷固然重要,但言不符實、失去用戶信任才是最可怕的事。丸美股份縱然財報成績亮眼,但長遠來看,只有解決“重營銷輕研發”的問題,提升產品的核心競爭力,才能在消費升級中獲得更大的市場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