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演技當道 群嘲少了 點讚多了
2019年09月03日07:01

原標題:這個夏天演技當道 群嘲少了 點讚多了

隨著上課鈴聲重新響起,暑期檔終於落幕。過去暑期檔熱劇通常也是觀眾吐槽的重災區,今年雖然也不乏頂配的流量劇,但劇情和偶像演員演技的槽點銳減。

把適合的演員放在合適的位置,是2019年暑期檔電視劇在演員使用上的共同特點,這樣做的結果是:挨罵少了,新人多了,演技派價值回歸了。相對作品而言,不少新老演員成了今年夏天最大的受益者。

古裝劇

大刀闊斧改編原著

趟出一條可行之路

去年下半年延續至今年6月份,多個“頭部”古裝劇遭遇官宣後又臨時撤播的命運,曆來最容易出“爆款”的古裝劇紛紛將預期調低。但這一局面,隨著兩度延播的《長安十二時辰》於6月27日突然在優酷開播而峰迴路轉。

值得注意的是,《長安十二時辰》《九州縹緲錄》《陳情令》等暑期檔古裝劇都是改編自非常著名的網絡小說,基本都在原著粉和普通觀眾之間實現了最大程度的調和。另外,製作上的精良和誠意也是讓觀眾買賬的一個重要原因。

遺憾的是,這幾部製作上可圈可點的作品,終因劇本的功力或者導演講故事的能力稍欠“火候”,最終都沒有達到預期的“爆款”量級。

現代劇

電競劇與親子劇

同題競爭雙雙撞車

在現代都市劇的戰場上,四部大劇巧合地捉對廝殺:《親愛的,熱愛的》《全職高手》主打新鮮的電競題材,《少年派》《小歡喜》同時聚焦高考家庭喜怒哀樂。其實,這種同題競爭背後也並非全然意外“撞車”,必然性源於業內對新興電競題材的開發熱情以及對親子教育題材把握的成熟度。

從呈現結果上,《親愛的,熱愛的》吸引的仍是喜歡甜蜜愛情的年輕觀眾群體,網絡播出的《全職高手》則是全力以赴呈現原著的電競大神高燃奮鬥故事。但是,這兩部劇面對的相同問題是分眾明顯,並沒有完全打通遊戲和電視劇的次元壁,在新型年輕化題材的突破上還需後來者繼續努力。

《小歡喜》和《少年派》同屬教育話題劇,經過多年磨煉,各方面跟同期其他劇相比都顯得遊刃有餘。但是它們最大的問題是新鮮度缺失。雖然劇作整體上不失水準,但口碑和話題度全靠演員們的表現支撐:《少年派》若是離開了張嘉譯的冷幽默和閆妮耍寶的化學反應,《小歡喜》沒有了黃磊的定海神針,少了陶虹和沙溢的反差萌,乃至幾個“小戲精”的加分,很難達到目前的市場反響。

分析

流量歸位 演員受益

演員使用相對理性是今年暑期檔的一個好現象——大原則都是把合適的演員放在合適的位置,迷信流量明星的現象沒有再出現。

劉昊然當然是《九州縹緲錄》最大的賣點,但是縱觀全劇,並沒有因為劉昊然而導致整個作品架構的傾斜;易煬千璽在《長安十二時辰》中的電視劇首秀被公認是流量歌星轉型演員最成功的案例,“零差評”的結果仰仗的是對角色和演員高度契合的糅合;《全職高手》是楊洋個人職業生涯中好評度最高、演技被群嘲最少的一次。

另外,《小歡喜》是傳統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每場都是戲中有戲,演員選擇更是處處透著精心。在家相夫教子十年的陶虹被黃磊三顧茅廬請出山,演活了劇中的強勢母親,這也被稱讚為一個“中年女演員教科書般的復出”。

除去上述所謂“頭部”大劇,今年夏天盯準年輕學生群體的“分眾”劇目也數量眾多,如體育劇《追球》、電競劇《陪你到世界之巔》、情感劇《七月與安生》、古裝“暗探”劇《大宋少年誌》、民國劇《烈火軍校》、冒險劇《無主之城》以及軟科幻喜劇《蛋黃人》等等。

遺憾的是,今年暑期檔雖然熱鬧多了、罵聲小了,但並沒有出現如去年的《延禧攻略》、2017年《我的前半生》這樣能帶動全民話題的“爆款”作品。

文/本報記者 楊文傑

統籌/劉江華

責任編輯:張琳(EN04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