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土換青山 林海淘真金——延安退耕還林20載造就綠色奇蹟
2019年09月03日15:55

原標題:荒土換青山 林海淘真金——延安退耕還林20載造就綠色奇蹟

  新華社西安9月3日電 題:荒土換青山 林海淘真金——延安退耕還林20載造就綠色奇蹟

  新華社記者梁娟、薑辰蓉、蔡馨逸

  20年間,在曾經荒山禿嶺、水土流失嚴重的黃土高原,一場由黃到綠的生態巨變悄然發生。1999年,中央啟動退耕還林政策,作為源起之地的陝西省延安市,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參與其中,他們不僅改變了黃土高原千百年來的面貌,還從千萬畝林海中走出致富路。

  拋在舊時光里的記憶

  “南泥灣好地方……遍地是莊稼,到處是牛羊”,歌里的南泥灣有陝北“好江南”之稱。但20世紀中葉以後,越來越多的山坡被開墾成農田,南泥灣水土流失越來越嚴重。

  在74歲老人侯秀珍的記憶中,坡耕地產量極低,當地農民一年到頭在幾十畝耕地中辛苦勞作,卻陷入了“越墾越窮、越窮越墾”的怪圈。

  “過去山上都是農田,土地根本存不住水,一下雨連泥帶水就往川道的稻田里泄,農民只能用盆把稻田里的泥往外舀。”侯秀珍說,“那時候山上的耕地一畝地一年才打100來斤糧食,廣種薄收。”

  除了莊稼,還有滿山的牛羊。“尤其是山羊,不僅吃草和樹葉,連草根都用蹄子刨出來吃掉,樹皮都啃光。”侯秀珍說。雪白的羊群所到之處,本已脆弱的綠意更難留下,只剩一片荒山禿嶺。

  資料顯示,20世紀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積高達2.88萬平方公里,每年流入黃河泥沙2.58億噸,約占入黃泥沙總量的六分之一。

  在許多當地人的記憶中,退耕還林前的延安一颳風,塵土遮天蔽日。“過去我們這裏的人,男的不敢穿白襯衫,女的不敢穿白裙子。因為出去轉一圈,回來就剩土色了。家家門口都掛著個撢子,進門頭一件事就是在門口撣土。”當地人說。

  綠樹成海重塑新延安

  1999年,黨中央、國務院啟動退耕還林工作,在延安提出了“退耕還林、封山綠化、個體承包、以糧代賑”的十六字方針。這是一場深刻發動群眾、依靠群眾的生態治理工程。據延安市政府統計,作為全國“退耕還林第一市”,有28.6萬農戶、124.8萬農村人口,參與到這一工程之中。

  閆誌雄在退耕還林之初,是延安市吳起縣南溝村的村幹部。“當時我們下定決心,拿了國家的退耕還林補貼,就要把樹栽好,讓周圍光禿禿的山峁綠起來。”閆誌雄說,“我們挨家挨戶地跟村民做工作——要把栽樹當喂娃娃一樣;羊必須圈養,誰家的也不能上山。”

  如今的南溝村,青山連綿。“山上的林子,都是村民一棵一棵栽起來的。”閆誌雄說,“延安乾旱缺水,栽樹不易。一片林子往往需要兩三年的補種,才能長起來。”

  據陝西省林業局統計數據,經過20年不懈努力,延安完成退耕還林1000多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52.5%。

  在南泥灣,山上的地退耕了,綠樹逐漸成林,泥水不再下山,川地裡的稻田也增產了。現在的南泥灣,藍天白雲之下,青山佇立相對,中間百畝稻田與百畝荷塘綴連成片,儼然一派秀麗的江南風光。

  “村里的勞動力解放了,孩子們不再跟著大人種地,都去上學了。這幾年村里不僅出了很多大學生,還出了研究生、博士生。這種日子在過去哪裡敢想?”侯秀珍說。

  青山成就“致富經”

  來自陝西省農業遙感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實施退耕還林以來,延安的植被覆蓋度由2000年的46%提高到2018年的81.3%。城區空氣“優、良”天數從2001年的238天增加到2018年的315天;入黃泥沙量從退耕前的每年2.58億噸降為0.31億噸,降幅88%。

  “綠水青山”不僅是好的生態環境,也為延安人帶來了致富的新機遇。

  南溝村憑藉青山、綠水、窯洞和花田構成的山水田園美景發展起了旅遊業。景區開業僅半年,收入就達到100多萬元。作為景區股民的每個村民都是受益者。

  看著新的南溝村,閆誌雄躊躇滿誌。“這些年我們村里人的收入噌噌地漲。1996年村里人均年收入只有600多元,現在有1萬4千多元;過去村里是羊腸小道,東西要靠‘人背驢馱’,現在是車水馬龍;過去住土窯洞、點煤油燈,一下暴雨人身安全都沒有保證,現在村里都是石窯、洋房。”

  在延安,寶塔、安塞的山地蘋果,延長、宜川的花椒,吳起的香瓜,延川的紅棗,黃龍的板栗、核桃,這些產業已成為退耕群眾重要的收入來源。在主導產業支撐下,延安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退耕前的1356元提高到2018年的10786元。

  延安市林業局統計顯示,目前整個延安林果面積已達676萬畝,僅蘋果年產值就達到120億元,森林旅遊年直接收入達1.2億元,林下經濟年收入8.1億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