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藝演員、導演班讚突發心梗去世,享年41歲
2019年09月03日11:07

原標題:北京人藝演員、導演班讚突發心梗去世,享年41歲

新京報訊(記者 劉臻)新京報記者從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獲悉,北京人藝演員、導演班讚突發心梗於今日淩晨去世,享年41歲。據悉,班讚在近期首都劇場正公演的話劇《玩家》中擔任魏有亮一角,目前北京人藝正緊急協調該角色演出事宜。

班讚1978年生人,1999年考入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後進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工作。主要演出作品有話劇《茶館》、《天下第一樓》、《嘩變》,電視劇《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團圓飯》、《別叫我兄弟》,電影《十二公民》、《大腕》、《夜店》、《東北偏北》等。主要導演作品有《朦朧中所見的生活》《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一些契訶夫的小戲》《伊庫斯》《老式喜劇》等。

班讚。圖來自個人微博

班讚曾說,北京人藝後台大大小小的化妝間,從西邊最頂頭的主演室,到最東邊的普通演員室,他都用過。他一路成長,漸漸從人藝的一個“小戰士”到為一個成熟導演。2017年,班讚曾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以下是當年專訪內容。

“考了四年中戲,劉燁說我太執著了”

與大多數藝術生的經曆不同,班讚十幾歲就在部隊當文藝兵,喜歡演小品,收穫的掌聲多了慢慢就想走表演這條路。從基層部隊調到北京後,班讚聽說中央戲劇學院是專門教表演的院校,心裡就覺得特別神聖,想考。這一考,就是四年。從1996年到1999年,班讚最早是跟劉燁、章子怡那一屆考試,等他真考上了,就跟李光潔、陳思成一班了。“用劉燁他們的話說,我太執著了。我在中戲上學那會兒,還是比較有名氣的,上邊師哥師姐,下面師弟師妹都認識我,而且我的形象也挺有特點,不是中戲概念里的帥哥。”在中戲四年,班讚是交表演作業最多的,也是登台頻率最高的。“我這人比較豪爽,也愛鑽研業務,而且從來不挑角色。為了能演,還老巴結同學,常請客吃飯問有沒有合適的角色?給我演一個唄。”

在學校演了多少角色,班讚記不清了,就記得演過班里所有人的爹,“主要是我年齡大一些,而且我這個形象可塑性也也強,古今中外的都能來。”到了排練場,班讚還幫著抬道具、搞舞美,讓人覺得“這個演員好用。”這些傳統也延續到了北京人藝,班讚在《知己》里演過家丁,一句台詞沒有,也在《嘩變》里演過陪審員,也沒什麼戲份。“我就是願意上台,舞台上的規矩、創作方法、怎麼跟觀眾交流,都是從小角色一步一步來的,別大角色不給你,小角色你還不願演,那是沒本事。”

2000年中戲院慶時班讚與林連昆。

“一來人藝,就像小戰士上戰場

從中戲到人藝,班讚沒想過考不上會是什麼樣兒,就是一門心思的考。他覺得人是有“發願”的,只要朝著一個方向努力,願望就能實現,“前提是你相信自己能幹成,別鑽那些不適合自己的,如果我說去搞科技產品,那就扯淡了。”進人藝,雖然不像考中戲那樣要“執著”四年,但班讚也不順利。2003年,在人藝考完試等待結果時,一開始聽說被錄取了,過了幾天又有人說,人藝又不要你了。“那個心理落差太大了,不過,我也沒怕。演員這行,不能怕,考試、演出都不能怕,你說上台前緊張那是應該的,但是到了台上就沒什麼好怕的,那樣才能發揮好。”那一年正趕上“非典”,班讚考完後就回河南焦作老家等通知。有一天接到了人藝演員隊領導的電話,讓他來試戲,當時正排《北街南院》,劇里有個小保安的角色缺人。這部當時帶有“任務”性質的話劇聚集了朱旭、濮存昕、龔麗君、何冰、吳剛等人藝的“台柱子”,班讚飾演的保安“二奎”戲不多,卻也出彩兒。

當時導演徐昂也在《北街南院》劇組中,後來找班讚演出了電影《十二公民》,同樣飾演了一位方言濃重的保安。聊到最初演“保安”這事兒,班讚講了一段插曲,“當時我穿著保安衣服在劇場排練,有一天嗓子不舒服就去找大夫拿藥,一進門大夫就說,你們保安不歸我們這兒管。我就解釋說,我是剛來的演員,他就說,哎呦,你長的可真像保安。”

班讚說,剛來人藝那會兒像小戰士上戰場,直接就進排練場了。“人藝後台大大小小的化妝間,從西邊最頂頭的主演室,到最東邊的普通演員室,我都用過。配角演了不少,像《油漆未乾》《理髮館》里主角也演過,後來也接拍一些電視劇、電影,一眨眼這麼多年了,真快。”

《天下第一樓》里的唐茂昌是班讚塑造的眾多舞台角色的其中一個。

“當導演是隨緣,磨戲把老婆說哭”

話劇《朦朧中所見的生活》是班讚在北京人藝導演的第一部話劇,2006年他曾導演過一部《紐約風箏》,那是給朋友幫忙。這幾年,又接連導演了《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一些契訶夫的小戲》兩部戲,這是要轉型當導演?“在我心裡,導演是一個很神聖的崗位,要掌握的東西太多。我導戲就是隨緣,人藝有這個平台,我也想試一試,沒想太多。這幾部戲,我都偏重於把表演扣的細一些,先要把本工的那點兒活做好。”

班讚導的幾部戲都有一個特點——根據文學作品改編,“有了文學的鋪墊,它還是有力量的,文學就像母親,也像鎧甲。”《朦朧中所見的生活》改編自高爾基的短篇小說《切爾卡什》和李師江短篇小說《老人與酒》,兩部作品相距一百年,關注的都是城市的“邊緣人”。上半場講述了兩個良心未泯的小偷,下半場的主人公是一位患有失意症,擔心老房子被拆的老兵。

《朦朧中所見的生活》劇照。北京人藝供圖,攝影:李春光

這部戲的編劇範黨輝,是班讚的老婆,兩人常會為了劇本爭執,“天天在一塊,好溝通,找別的編劇還得老打電話,互相客氣。我們倆因為創作的事還很痛苦,有時我把她說哭了,有時他把我說的很生氣。”2016年,兩人又合作了《一些契訶夫的小戲》,改編自契訶夫筆下幾則關於愛情與婚姻的奇聞趣談。班讚覺得,《朦朧中所見的生活》還是挺耐看的,但也有觀眾中途離場。“觀眾離開了不是好事,卻也是好事,我會觀察更多的坐在那的人。實際上,一部戲是好是壞,只有創作者自己知道。有時候看觀眾的掌聲也分很多種:有客氣掌聲,有發自內心的掌聲,還有討厭你的掌聲,掌聲是體現觀眾心理的,只有創作者知道。”

新京報:當了幾次話劇導演後,再去演戲有什麼不同的感觸?

班讚 :最大的感觸是舞台由誰來掌控?說到底是表演,最後還是落在演員上。導完這幾部戲,我更加覺得演員的重要性。現在接到一個戲再去演的時候,我可能會站到一定高度去看,從文學、思想上去理解人物。會更家清晰的去把握人物的思考,也學會跳出來看了。如果沒有導演的經曆,我只是很感性的去創作,常常是點演的好,線不一定演對,面就更別說了。演戲就是點、線、面相結合的過程,瞭解了面再回歸到點上,表演就更細緻了。還有一個感觸是:一個戲,最重要的是真誠。演員在台上真與假,觀眾都知道。導演一個戲是不是真誠的,大家也能看出來。

班讚執導的另外一部戲《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攝影:李春光

新京報:平常看你給人感覺挺溫和的,沒什麼脾氣?

班讚 :我是有脾氣的,而且脾氣還很大。可能因為我是AB型血,脾氣是一股一股的,搞藝術沒有脾氣是不行的。但是,不是有句話這樣說嗎?一等人,有本事,沒脾氣;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氣;三等人,沒本事,沒脾氣;四等人,沒本事,有脾氣。咱們就向一等人學習唄,學會克製。

新京報:平常除了演戲、排戲,生活中有什麼愛好?

班讚 :我是書法愛好者,最喜歡寫寫字,還喜歡烹飪,泡茶。

新京報記者 劉臻

人物撰文 田超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