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觀察丨美國私立大學倒閉率連年攀升,人文學科怎麼辦
2019年09月03日18:27

原標題:全球觀察丨美國私立大學倒閉率連年攀升,人文學科怎麼辦

據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近期的報告,美國私立大學的倒閉率已經上升到每年約11所。其中,文理學院和藝術學院的財政危機最為嚴重。為何美國的人文學科會陷入財政困境?面對財政困境,人文學科又該怎麼辦?

撰稿丨徐悅東

據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在今年7月23日發佈的報告,美國私立大學的倒閉率已經上升到每年約11所,而且預計這個比率還會增加。

事實上,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早在2015年9月就已經預測,美國私立大學的倒閉率將在2017年時翻三倍,即達到每年倒閉15所大學。雖然這個預測結果並未達到,但美國私立大學的倒閉率仍發生了顯著的上升。

美國私立大學的倒閉率。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指出,雖然美國私立大學的抗壓能力很強,但學費收入下降和學校支出的上升,使許多私立大學陷入困境。這與美國人口結構的變化有著深刻關係。在美國的東北部和中西部地區,適齡年輕人口減少,也是這些私立大學陷入財政困境的結構性原因。

這其中,總支出不到1億美元的750所小型私立大學面臨著最大的財政壓力,他們越來越難用收入來彌補學校運營的成本。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指出,有約五分之一的小型私立大學處於財政危機之中。

而這些面臨財政困難的私立大學里,包括了許多文理學院和藝術學院。文理學院是美國高校的重要種類之一,一般奉行博雅教育、並以本科教育為主,辦學規模小而精。文理學院注重綜合教育,其課程設置以人文藝術等基礎學科為主。因此,這也是人文學科在美國衰落的一個症候的體現。

人文學科為何會陷入財政困境?

紐約市立大學英語系助理教授Leigh Claire La Berge在《洛杉磯書評》發文認為,自從19世紀美國大學學科製度化之後,人文學科在美國的教育系統里就開始走向衰落。早在1902年,安德魯·卡內基就曾抱怨人文學科教育對經典的依賴:“我們的大學生一直在學習一些發生在遙遠過去的微不足道的爭論,還要掌握許多早已經死亡的語言。讓學生學習這些知識,就像他們準備在另一個星球生活一樣。”因為在那個時期,古希臘文、拉丁文以及西方傳統的經典著作,都是大學人文教育的重要元素。

安德魯·卡內基

雖然在西方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左傾的“文化革命”後,人文學科學習的內容發生了許多變化,古希臘文、拉丁文和傳統經典已漸漸淡出教學舞台,但是,現在依然有許多人嘲笑,人文學科不過是一個充斥著稱讚女性、同性戀和有色人種的術語和廢話的話語垃圾場。

在新自由主義時代,大家對人文學科的衰落有一種經濟學的解釋。這種邏輯認為,人文學科本身,尤其是文理學院提供的人文學科教育,並不具有規模效益。隨著產量的增加,長期的辦學成本並不會明顯下降。更糟糕的是,這個規模的本身,隨著美國大學學齡人口的逐漸減少而萎縮:2018年美國大學的入學人數比2011年少了近一百萬人。據美國教育部預測,美國的私立大學的合併和倒閉案例,還將在未來幾年里快速增長,現在已有25%的私立大學出現了財政赤字。

這種敘述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它不能簡化為文理學院本身的問題。近年來,美國政府的財政預算和社會上的私人捐贈,的確維繫了許多高等教育機構的運轉。但是,這和公司融資很不一樣,因為人文學科不直接創造經濟價值。這使得許多進入私立大學的資金並不會流向人文學科,並使得人文學科在高等學府里遭到了嚴重的財政危機。而對於“務虛”的文理學院來說,這種打擊更甚。

大學擴招導致了人文學科的萎靡?

“美國軍人權利法案”是美國高等教育的一個轉折點,因為這個法案是美國“凱恩斯主義時刻”的標誌。在20世紀4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美國的藝術、公共文化的教育都由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直接出資資助的。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就如城市社會學家Sharon Zukin說的那樣,政府在藝術方面龐大的公共開支使得許多未融入勞動力市場的人將藝術作為他們的第二職業,以至於當時在美國,有超過一百萬成年人認為,他們的職業與藝術有著某種關聯。

Sharon Zukin

隨著美國大學的擴招,美國大學生的數量在增加,美國的大學收入也在增長。此外,美國的大學生在那時也開始變得激進。紐約州和馬薩諸塞州的大學生甚至要求上大學要有“學生工資”。在經曆了1969年到1975年激烈的抗議之後,紐約城市大學宣佈了一項公開招生的計劃,其中包括了免費的課程。

不過,這種凱恩斯主義式的政策總會遭到非議。像米爾頓·弗里德曼這樣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就注意到了美國大學的擴招,他懷疑低學費與激進的學生運動之間存在著聯繫。此外,由於西歐和日本的崛起,越戰的巨額戰爭支出等原因,美國經濟陷入滯脹,這有助於他鼓吹新自由主義的處方——減少政府撥款,增加學生貸款。

減少政府撥款,意味著美國的大學對藝術和人文學科的支持將要經曆結構性的變化。大學對於學科不再是資助關係,而是投資關係。自然地,人文學科和藝術自然就不會是香餑餑。而在1980年通過的《拜杜法案》之後,許多公共科學研究也開始私有化。

當時,美國的大學學費也開始了猛增。學費上漲意味著更多學生選擇學生貸款。這種貸款不能通過宣佈破產來解除債務,而這意味著更多學生會選擇回報率高的專業。同時,這使得人文學科的入學率遭到斷崖式下跌,哲學、曆史學、語言和英語這四大人文學科授予的學位總數在近20年來首次面臨不到10萬的危機。其中,曆史學首當其衝,2017年美國曆史專業學生只有兩萬四千餘人,比十年前少了近一萬人。有些學校也因此取消一些的人文學科的課程和學位。從2013年到2016年,美國的大學已經削減了651個外語課程項目。

學生貸款使得許多學生在畢業後背負著巨額債務。

截至2014年,超過75%的學生貸款是由美國財政部擔保的。美國的大學越來越多地轉向債券市場,為其建築和基礎設施投資建設提供資金。這些債券由於有著學費不斷上漲的預期,為機構投資者和富裕的個人投資者的財產保值提供了一個低風險且免稅的安全港。

這種政策的後果之一就是,取消了公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諸多區別。實際上,美國的諸多公立大學基本上也由私人資助,他們越來越不需要政府的資助。另外,大學作為非營利組織,與營利組織的界限也正在被模糊。因為有些私立大學的所有者可以通過其非營利性獲得可觀的利潤。在美國,非營利組織幾乎可以不付房地產稅,而且非營利組織還可以免稅發行市政債券。

人文學科是高等教育非營利性的一個重要的元素。它沒法被直接估價或定價。在美國的大學製度化之後,人文學科就一直扮演著“貴族紳士”們博學生活的奢侈品。在20世紀80年代之後,這種奢侈品似乎面臨著“通貨膨脹”,那些“貴族紳士”也不需要它們作為某種地位的價值和符號了。在營利邏輯的席捲下,人文學科雖然也為大學掙來一些錢,但在投入上,它們總可以被削減得比其他科目更多。

人文學科該怎麼挽回頹勢?

人文學科遭到了冷遇,許多文理學院將近倒閉。這使得許多人文學者們為他們的學科唱起了輓歌。許多人文學者不斷強調,人文學科和藝術的批判性,對於這個社會來說有著多麼重要的作用,這可是人文學科的“無用之用”。

這種情緒恰恰是人文學科症狀的描述。它的背後依然是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的二分法。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人文學科的抽像性和對批判性的強調,的確使他們曾在高校中擴張過一段時間,諸如種族研究、性別研究等新專業也在這個時期在各個學校遍地開花。

但是,這種擴張的背後是巨大的財政負擔。政府向學人文學科的學生提供學生貸款和學校向人文學科的投資都很難收回。由於人文學科培養的學生在就業市場上並不吃香,選擇學習人文學科的學生越來越少。許多文科畢業生還要回流到學校這個體系裡面教書,反過來還得讓政府或學校出錢養著,貢獻學費的學生又越來越少。這無底洞般的循環,使得人文學科很快被打入冷宮。

在這種情況下,人文學科該怎麼辦呢?或許像工會學校、社區大學或繼續教育學院這種公益性質的學校是人文學科未來發展的可能之地?有沒有可能在當今的高等教育系統里,並行不悖地建立一種沒有債務狀態的、純慈善的人文教育事業?這需要美國政府的支持和美國社會各界的共識,也是許多人文學者在為人文學科唱輓歌之外,需要考慮的事情。

參考鏈接:

https://lareviewofbooks.org/article/a-market-correction-in-the-humanities-what-are-you-going-to-do-with-that/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quicktakes/2018/07/25/moodys-private-college-closures-11-year

http://enallagma.com/wordpress/2015/05/why-are-grades-higher-in-the-humanities-than-in-the-sciences/

https://www.nytimes.com/2015/03/03/business/some-private-colleges-turn-a-tidy-profit-by-going-nonprofit.html

作者丨徐悅東

編輯丨安也

校對丨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