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一個人,行動是最好的證明
2019年09月02日07:26

  “人們可以拒絕任何東西,但絕對不可以拒絕成熟。”

  因為成熟,你會明白長大無法避免,衰老和離別亦然;

  有些人的朋友圈突然就再也不會更新,頭像再也不會更換。

  我小時候覺得,分離當下,要道別的人最痛苦。

  後來在真正經曆了生離死別之後,才明白活著的人最煎熬;

  在一期綜藝里,Angelababy動情地說了一句話:

  “世界上唯一沒有解藥的毒,就是思念。”

  我們這一生,往往總是在“等”。

  等以後,等不忙,等下次,等有空,等回頭,等有錢了……

  結果等沒了機會,等沒了健康,等沒了選擇,等來了遺憾和後悔,只剩無盡的思念。

  賈玲曾在小品中演繹過一個片段:

  媽媽捨不得買的綠皮衣、一直想要的雙開門冰箱,後來她買得起了,媽媽也用不上了。

  總是以笑臉示人的她,數年後想起這些事,依然在台上泣不成聲。

  有句很美的詩叫“相思始覺海非深”。

  其實海並不深,懷念一個人比海還要深。

  成長就是不斷告別的過程:跟熟悉的城市,跟熟悉的人。

  黃磊40歲之後有次去台灣,參加自己“忘年交”朋友的紀念演唱會。

  有些發福的他,帶著一瓶酒上台,剛張口,聲音就顫抖了起來:

  “你離開的這九個月,我一直非常想你。”

  說完,他轉過身,留給觀眾一個克製而發抖的背影。

  如何跟重要的人道別才算完整?

  那時在朋友的病床前,他想到這生離即是永別,便對朋友說:你再看我一眼。

  彼時在舞台上,他舉起酒杯,衝著空中敬了一杯,相信天堂的他已經收到。

  有人說聚散有時,有些失去註定是一輩子。

  我卻覺得這世上,總有些感情會恒久不變;

  你陪著我的時候,我從不害怕世事艱難。

  死亡到底是個起點還是終點呢?都不是,它只是個逗號。

  在此之前,我陪著你看遍世間繁華,衰老和疾病我都在你左右;

  在此之後,我會記著你的平生,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更多的人。

  守護不一定要在身邊,每次回憶洶湧,你我皆會重逢。

  《神雕俠侶》中,小龍女縱身跳下絕壁,似與過兒訣別。

  想她時,楊過就對著那簡易的墓碑流淚,以為此生不複相見。

  想他時,小龍女就在每隻蜜蜂翅膀上刺字,希望能傳遞給他一絲訊息。

  十餘年後,當兩人重逢,他們的臉上沒有喜悅,而是錯愕和震驚。

  思念的太久太痛,連笑的表情都忘了是怎樣的。

  楊過顫抖著聲音說:龍兒,你的容貌一點也沒有變……

  “君未來,我怎敢老。”

  怕他再見時認不出自己的樣子,她拚了命躲開時間鋒利的刻刀。

  思念的毒,原來是並非無藥可救,相見即是最好的解藥。

  能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總是覺得時間還早,來日方長。

  卻總在一次意外、一個轉角之後明白:

  分離不是古道夕陽,而是乍然離場。

  那個你剛充上話費的手機,可能就再也撥不通了;

  說好要一醉方休的朋友,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

  你平日嘴上嫌棄的愛人,可能就再也抱不到了。

  三毛和丈夫荷西曾爆發過一次爭吵:

  那段時間,荷西失業了,他們每天只能吃最便宜的菜。

  有天出去買菜,荷西突然消失,再出現時,手裡捧著一把百合。

  他高興地對三毛說:百合花開得正好。

  三毛卻大發雷霆,把花奪過來扔在地上:

  “都什麼日子了,你有沒有分寸,還去買花?”

  轉身要走的瞬間,三毛突然後悔了,她回頭看見荷西正蹲在地上拾那些花瓣。

  她愧疚地去擁抱荷西道歉:“對不起。”

  後來荷西去世,每逢百合花開的季節,三毛總會想起荷西彎腰拾花的場景:

  “沒有淚,而我的胃,開始抽痛起來。”

  不要在有限的生命里,無限地思念逝去的人;

  而要在有限的時光里,儘可能陪伴、擁抱、告白。

  就算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也會因為在大海的懷抱里,而不枉世間一趟。

  “趁愛的人健在,有什麼都給她們吧,別讓她們覺得,自己不配這一切。”

  答應我,千萬別忘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