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能爭氣麼?中國廠商掀起3A遊戲"文藝複興"
2019年09月02日14:16

  3A遊戲是行業里的陽春白雪,是上天入地的核心技術,現實是,一家遊戲廠商賺再多錢,如果沒有一款3A產品,也很難得到玩家的尊重。

  伴隨著中國遊戲市場崛起,國產3A也成為了廠商和玩家心中的一塊心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重新提起,“國產3A離我們有多遠?”“中國為什麼沒有3A遊戲?”等靈魂質問,一直拷打著行業中的每一個人。

  中國遊戲廠商也背負了太久的十字架,對於3A的渴望,不亞於失落的玩家。

  與往年不同,2019年精品化真正成為一種行業共識後,對標3A的遊戲項目也越來越多,一些具備相應實力的廠商,儘管宣傳上不積極,但行動上更多地向3A遊戲品質靠攏:中國遊戲廠商已經發起了一場無聲的3A遊戲文藝複興運動。

  受累於中國遊戲行業的“原罪”,這些產品探索時並不容易,甚至十分坎坷,但幸運的是,總歸有人願意堅持下去。

  沒那個水平

  2014年愚人節,西山居《劍網3》製作人郭煒煒公佈了一則要做單機的消息,宣稱“劍俠系列單機再現 十六年期盼重回江湖”,名字就叫《劍俠情緣之謝雲流傳》。

  因為時間點特殊,加上網遊如火如荼,單機早已涼透多年,大部分玩家只當郭煒煒開玩笑。但過了3天后,郭煒煒親自證實,我們來真的。

  一年後,在《劍網3》六週年慶典上《劍俠情緣之謝雲流傳》一口氣放出了概念原畫、人物和場景演算視頻等一大批內容,正式向玩家宣告:在做了。

  有人還在知乎上透露,西山居在美國有辦公區,挖了一班遊戲業大佬做謝雲流傳。

  不過不管多少大佬,謝雲流傳這麼一做就是好多年。2018年,等得不耐煩的玩家在貼吧發帖開嘲諷:“怕不是要和騎砍2一起出了。”

  《騎馬與砍殺2》是著名的拖延王,海內外“等死”的玩家不計其數,這一句可謂殺人誅心。但命運總是愛和人開玩笑,好巧不巧,今年8月科隆遊戲展上,開發商TaleWorlds宣佈《騎馬與砍殺2:霸主》將於2020年3月開啟搶先體驗。

  魔咒還沒來得及生效就不攻自破。慢工拖了5年的謝雲流傳,也在8月底的《劍網3》十週年慶典上,公佈了首個實機演示視頻。到了實機演示這一步,再晚,最多明年也就讓玩家玩到了吧?

  5年漫長的投入,謝雲流傳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個小目標,慶典上郭煒煒把謝雲流傳定性為對標3A,但沒有考慮商業化。

  就和很多國產遊戲遭遇一樣,一向對國產3A不信任的玩家從視頻開始挑起了毛病,“抄襲隻狼”的說法很快蔓延,同樣和絕大多數遊戲廠商面臨抄襲原罪時的態度一樣,西山居把姿態擺得很低,《劍網3》主程序楊林對此回應的話,被很多媒體拿來當了標題。

  “我們哪有那水平。”

  不完美的遊戲

  可能是國風加持,跟謝雲流傳比起來,米哈遊的《原神》受到的“執法”力度要大得多。

  在一張二次元“王權更替”的玩家自製表情包中,FGO、《崩壞3》被比作“王者”、《陰陽師》《擴散性百萬亞瑟王》被戲稱“先帝”,每一類別都有複數產品,單單《原神》獨一檔,被歸作“黑暗”。

  “黑暗”源自對“遊戲史上最黑暗一天”的調侃,因為使用次數過多,如今反而形成反效果。而之前的典型使用場景有兩款回合製遊戲的對壘,《Monster Hunter 世界》WeGame版的下架等。

  今年端午節,在大多數人歡度節日的時候,還在加班的《原神》項目組覺得時機已經成熟,開啟了新遊戲《原神》的預約,在短短5小時內吸引了20萬人,並在6天內突破百萬。當時,《原神》的TapTap區一片和諧,評分高達9.6。

  受米哈遊邀請,在經過一天的試玩後,有媒體評價《原神》是“國產手遊離3A最近的一次”。

  有的人有不同意見。在預約宣傳視頻公佈後,很快有玩家逐幀對比宣傳視頻,指責《原神》抄襲《荒野之息》。或許是因為任天堂極強的偶像效應,這次玩家的“執法”力度,成為了2019年最強的一次,魚龍混雜之間,後期玩家的辯論已經沒了焦點。

  有B站用戶就髮長文分析認為,《原神》風波遲遲不能消停的原因,在於“野吹派”和“米衛兵”的爭論點錯位,以及水軍有意的引導。

  在發了一封濺起更大水花的長信後,奉行“技術宅拯救世界”的米哈遊把精力重新放回了研發。1000人規模的米哈遊,如今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員工,撲在了這個項目上。

  後來ChinaJoy上再鬧出花邊事件,有了經驗的米哈遊反而學會了接受,這時的米哈遊已經懂得了語言的蒼白,只憋著一口氣:

  “把這個不完美的遊戲變成大家所期望的樣子!”

  是2A不是3A

  國產遊戲沒有3A,這個說法其實是有些問題的。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上海育碧,在這支團隊研發的《Splinter Cell:雙重間諜》《Splinter Cell:明日潘多拉》兩款遊戲的製作人員名單中,很多是中國人。其中,兩款遊戲的技術負責人“黎叔”(沈黎)後來加入騰訊,成了不用擔KPI,只管鼓搗創新的NExT Studio的負責人。

  大部分人初次接觸NExT Studio,是2017年底的《死神來了》,一款反其道而行之,讓玩家扮演死神收割靈魂,提醒人們注意安全的小品遊戲。

  大約是第一印象和後續不斷推出特立獨行的產品緣故,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里,NExT Studio基本都只和小眾、獨立遊戲掛鉤,離3A遊戲距離很遠。

  今年科隆展上,NExT Studio搞了一次突然襲擊,把一款科幻射擊遊戲《重生邊緣》試玩擺上了舞台。跟以往的產品相比,《重生邊緣》一點都不小,單局可以容納50個人,還搞了個PVEPVP的新概念玩法。

  官方對PVEPVP解釋是,玩家互相對抗的同時,還需要時刻應對地圖上怪物的襲擊。翻譯一下,你要砍怪、也要砍人。

  再一次的,《重生邊緣》也被帶起了抄襲節奏,有玩家指出,《重生邊緣》抄襲《The Division》。跟任天堂玩家比起來,育碧玩家佛系地多、也有更多自嘲的黑粉,這一說法不僅沒有引起太大波瀾,部分粉絲還覺得《重生邊緣》挺不錯,因為“畢竟是個遊戲就比全境強”。

  在NExT Studio自己的定義中,《重生邊緣》是一款2A遊戲,少了一個A,沒和《The Division》比高低。雖然支持光追、AI及Siren虛擬人等一大堆新鮮技術,但《重生邊緣》吸取了前人的經驗,一句也不敢誇,捨近求遠跑到海外露臉,國內只管埋頭研發。因為“黎叔”說過:

  “把你想的和擅長的東西做到極致。”

  來源:GameLoo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