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獲得者羅默:美國經濟衰退可能性在不斷提升
2019年09月02日21:17

  每經記者 王海慜 每經編輯 謝欣

  2019中國(鄭州)國際期貨論壇主論壇今日上午在鄭州舉行。在會議期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羅默進行了採訪。在採訪中,保羅·羅默向記者表示,目前金融市場傳遞的一些信號顯示未來美聯儲仍有可能進一步降息,另外貿易摩擦也使得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在不斷提升。

  美國經濟學家、紐約大學教授保羅·羅默是內生增長理論領軍人物。2016年10月至2018年1月,他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和高級副總裁。1986年,保羅·羅默建立了內生經濟增長模型,把知識完整納入到經濟和技術體系之內,使其作為經濟增長的內生變量。他提出的四要素增長理論,即除新古典經濟學中的資本和勞動(非技術勞動)外,又加上了人力資本和新思想(用專利來衡量)。之後,經濟學家開始將政府政策、人口、人力資本等作為內生變量引入經濟增長模型。2018年,保羅·羅默因“將技術創新融入長期宏觀經濟分析”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隨著全球範圍內貿易摩擦增多,一些機構都不同程度地調低了對全球增長的預期。事實上,全球經濟放緩也影響到了美國的經濟增長。

  近期,美國國債長短期利率倒掛這一經濟衰頹信號引發了市場的熱議。基於此,市場對美聯儲將在今年9月,乃至今後繼續降息的預期也有所增強。

  與此同時,目前美國國內對是否應該繼續降息還存在著一些爭論,例如波士頓聯儲行長羅森格倫認為,在沒有看到更多的經濟疲軟數據之前,他不讚成美聯儲再次進行降息。

  那麼美國在未來1~2年內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有多大?驅動因素又將有哪些?作為對策,美聯儲未來的降息節奏將是如何?

  對此問題,保羅·羅默在中國(鄭州)國際期貨論壇主論壇舉行期間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明年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一直都是在的。其實從金融市場已經傳遞了未來美聯儲仍有可能進一步降息的一些信號,另外貿易摩擦的升級也會不斷提升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

  不過他認為,雖然降息是一條經濟衰退的應對之策,但是總用降息來應對衰退也存在風險,“對政府來說,對應衰退更安全的做法是在降息之外尋找一些合理的辦法。”

  事實上,不僅美國金融市場已發出經濟衰頹的信號,近期還有多個國家的國債收益率曲線發生倒掛或下行。未來全球是否將面臨發生經濟危機的風險?

  保羅·羅默表示,“簡單來說,我覺得經濟衰退總是有可能會出現的,如果你問是否明年出現經濟衰退,那總是有這個可能性的,但是可能有一些指標會顯示說並不一定會發生。但是我們現在需要關注的點並不是判斷衰退是否一定會發生,而是說如果它發生,我們有沒有應對策略。”

  “在20世紀有一個經濟學家就說到,實際上我們是可以有一些應對策略來應對衰退的,比如說可以通過政府干預。雖然政府的應對策略可能是有限的,但是政府也可以採取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說像稅費的激勵措施。所以我覺得政府應該要做好準備,如果發生衰退的話要及時應對,而且需要牢記的一點是人是有價值資產,如果很多的人都是閑置的,那你就需要給他們創造一些就業崗位,比如說政府可以投資一些基礎設施建設,可以給基礎設施建設提供一些補助,總之如果發生衰退的話,要確保能夠給人們帶來一些新的就業機會。“他這樣表示。

  保羅·羅預設為,如果政府能在經濟發生衰退時積極乾預,堅信肯定能夠渡過下一個階段的衰退,“但是有些國家的負債可能更高,所以如果出現衰退的話,可能就會面臨更大的一些挑戰。所以要避免進入這種過度負債的狀態,我覺得中國還有其他的一些國家當然並沒有進入到這種情況。”

  對於中國未來的發展,保羅·羅預設為,中國在金融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方面有兩大機遇:一是發展一個更好的、基於股權的融資系統;二是“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相關機遇。

  那麼對於中國金融市場正在穩步擴大對外開放,作為世界知名的經濟學家,保羅·羅默又有哪些意見和忠告呢?

  他表示,“其實我跟所有的人都會這樣講,金融市場在現代的經濟條件之下,可能它的危險性比核武器還大,所以這個行業是需要嚴格監管的。有些國家為金融的快速發展付出了代價,就是因為沒有建立好監管體系。”

  “在開放自己的市場過程中,我覺得中國一定要非常謹慎。對於那種政府不幹預的自由市場,我持非常謹慎的態度,因為金融市場是能夠帶來福祉的,同時它也能夠帶來很多的危害,尤其要小心過高債務,這是我們的敵人,所以我們要考慮不要去累積過多的債務。”而保羅·羅預設為,中國的金融開放是建立在建設了比較完善的監管體系之上的,這樣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風險。

  此外,保羅·羅預設為,“雖然金融創新很重要,但也要注意節奏的把控。”

  在採訪中,保羅·羅默還談了自己對中國經濟發展的一些建議。“我覺得對於中國的建議是要做好預期管理,要有正確的預期。”他表示,“中國在過去經濟發展非常快,最近可能經濟增速有所下降,如果真的出現衰退的話,那就應該快速來應對,當然這(衰退)可能不一定會發生。但是我覺得中國應該要做好應對準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