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李書福?吉利以侵害商業秘密索賠21億 影響威馬融資
2019年09月02日20:03

  誰惹惱李書福?吉利以侵害商業秘密索賠21億 或影響威馬新融資

  來源: 時間財經

  案件將於9月17日審理。

  繼蔚來、小鵬之後,威馬也成為“眾矢之的”。

  近日,關於吉利和威馬的秘案被翻出。《2018年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意外披露了吉利與威馬之間的知識產權糾紛。白皮書在舉例案件時提到,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訴威馬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訴訟標的額達21億元。

  這是繼去年“黑公關”事件後,吉利再次向友商訴諸法律手段。2018年11月,吉利起訴其直接競爭對手長城汽車,稱對方惡意傳播虛假和誤導性信息,損害自己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要求其停止侵權並賠禮道歉。長城方面不甘示弱,甚至發表聲明直接斥責“某品牌擁有海量水軍是不爭的事實,專門抹黑所有民族自主品牌、粉飾自己、表裡不一”。

  據瞭解,威馬成立於2015年12月,是繼蔚來之後第二家實現交付的造車新勢力。2018年9月,威馬汽車正式開啟交付。根據保監會公佈的機動車交強險數據顯示,2019年1月到7月,威馬以9149上牌量位居第三;在它前面的是蔚來和小鵬,上牌量為9585輛和9214輛。

  2019年3月,威馬汽車官方宣佈完成C輪融資,融資總金額達30億元,截止到C輪融資完成,威馬汽車累計融資近230億元。

  威馬怎麼“惹惱”吉利?這是否會影響威馬融資節奏?吉利方面告訴時間財經,一切以法律判決為準,他們不做額外評論。

  威馬方面則表示,作為國內造車新勢力中“硬創新”的科技實力派,他們始終堅持正向研發、自主開發,在確保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的同時注重對自身知識產權的保護。截至今年6月,在設計、技術等領域的申請專利數已達1076項。威馬汽車沒有任何侵權行為,他們對贏得這起訴訟非常有信心。

  索賠21億?

  部分業內人士告訴時間財經,關於吉利和威馬的官司,他們2018年底就有所耳聞。經過大半年後,這個案件被曝光,威馬或遭遇“狙擊”。

  據界面報導,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車研究院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車零部件採購有限公司作為原告,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將威馬汽車等六被告訴至上海高院,訴稱六被告侵害其技術秘密及經營秘密,請求法院判令六被告共同賠償其經濟損失人民幣21億元。

  期間,威馬汽車提交了管轄權異議申請書。上海高院分別於2019年2月12日及6月17日約談原被告。最終,三原告向法院申請撤回就經營信息的全部主張(主要涉及被告五、被告六),並申請撤回針對被告五及被告六的起訴。

  威馬侵犯了吉利哪些商業秘密,目前尚無從得知。從21億元的訴訟標的額達來看,吉利方面認為這件事情並不簡單。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段兆琪告訴時間財經,這類商業起訴受法律保護,不會對外公開。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有三:一是該信息不為公眾所知悉,即該信息是不能從公開渠道直接獲取的;二是該信息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三是權利人對該信息採取了保密措施。

  部分業內人士表示,此事可能與跟吉利、威馬之間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與職位變動有關,發生訴訟並不意外。

  據瞭解,威馬也和吉利頗有淵源,威馬汽車核心團隊多來自吉利和沃爾沃系。公開信息顯示,威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0沈暉,曾任吉利汽車副總裁、沃爾沃汽車全球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董事長;威馬品牌戰略副總裁陸斌,也曾擔任吉利銷售副總經理,成功主導吉利子品牌整合與經銷商網絡建設;威馬首席財務官張然,曾任吉利執行董事,之後任吉利集團CFO,負責汽車金融體系管理;威馬首席運營官徐煥新,曾在沃爾沃主導新能源汽車的技術研發。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這個官司,部分網友也表示不解,“當初沈暉帶走人的時候怎麼不告,現在威馬發展的還不錯就開始告了,什麼意思”;“吉利這個時間卡的好啊,威馬都成立四年多了才開始告,早幹嘛去了,上半年威馬銷量第一,估計吉利眼紅了”;“反正得咬一口肉下來”……

  融資或受影響

  近幾年,類似案件並不罕見。2017年,百度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提告景馳科技,並索賠5000萬元。景馳的創始人,正是百度前高級副總裁、自動駕駛事業部首任總經理王勁。最終,王勁出局,一個月不到,景馳加入了百度Apollo開放平台。

  從吉利和威馬的表態來看,雙方都堅信自己會贏。但最終誰能占得先機呢?安徽中天恒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律師朱婭娟表示,涉及商業秘密的案件,有關雙方的調查取證週期一般比較漫長,吉利首先要證明其對涉案商業秘密採取了保密措施,被告方有機會接觸到涉案的商業秘密且負有保密業務。其次就是進行相應的商業秘密技術比對,看是否成立;對於秘密點的比對,可能要委託專業鑒定機構進行鑒定。

  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官方數據顯示,2013年到2017年間,在法院審判的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件中,原告敗訴率達到63.19%,原告部分勝訴的案件占27.54%,全部勝訴僅占9.27%。

  此次案件,對急需融資和擴大銷量的威馬,無異於“雪上加霜。部分業內人士表示,威馬是造車新勢力中的傳統派,主打工業製造方面的能力,在智研方面的優勢並不突出。隨著合資和自主品牌加速推出新能源產品,威馬的優勢會被削弱。另外,目前造車新勢力的窗口正在關閉,威馬希望通過融資來支撐接下來的發展。此次事件,或許會影響威馬新一輪的融資。

  2019年7月初,沈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威馬正在全球尋求投資者融資,可能會籌集10億美元(約合71.7億元)的資金,主要以海外融資為主。這一輪投資主要用於兩方面,與產品相關的研發,以及與用戶相關的品牌渠道構建。

  為了應對眼下的局面,9月1日,威馬的沈暉寫了一封“威馬家書”,再次對組織架構進行調整。其中,沈暉將兼任銷售公司總經理,並對銷售公司及戰略規劃中心進行組織架構調整;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陸斌將出任首席出行官;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同時,他們將設立首席增長官一職,在未來幾週內到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