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汽車起訴威馬侵害商業秘密 涉案標的額21億元
2019年09月02日22:18

原標題:吉利汽車起訴威馬侵害商業秘密 涉案標的額21億元 來源:澎湃新聞

近日,一場來自中國自主車企和新造車公司之間的知識產權糾紛案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

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公開資料顯示,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吉利汽車研究院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起訴造車新勢力威馬汽車的四家公司,包括威馬汽車科技集團、威馬智慧出行科技、威馬汽車製造溫州公司、威馬新能源汽車銷售公司,而這一知識產權糾紛案在2018年就已經提交,索賠金額高達21億元。

據悉,該案件將在上海高院開庭審理,開庭時間為2019年9月17日,屆時案件審判過程將現場直播。

此次吉利“狀告”威馬,是傳統主機廠與新造車公司之間的糾紛,也是中國自主車企發起的首例知識產權侵權案,以及中國汽車行業知識產權糾紛最高索賠金額的訴訟案。

澎湃新聞記者在第一時間聯繫到吉利汽車相關人員,其表示:“一切以法律判決為準,我們不做額外評論。”

9月1日晚,威馬董事長兼CEO沈暉在一封名為“威馬家書”的內部信中透露,從9月1日起,沈暉將兼任銷售公司總經理,並對銷售公司及戰略規劃中心進行組織架構調整。他還在信中表示:“作為初創企業,我們要強化研發的投入,強化用戶價值的創造。不懼寒冬,不懼怕舊勢力的挑戰,更加不懼怕推動變革的阻力。”這被視為他對吉利此前訴訟的側面回應。

截至目前,對於吉利起訴威馬侵害商業秘密的原因以及吉利的相關證據等具體細節都還有待披露。

知識產權侵權,顧名思義,侵犯的是知識產權,所謂知識產權的基本概念是,在一定期限內賦予知識產權所有者排他權以獲得超競爭的利潤,補償發明人在使產品進入市場時所做的投資。

一般而言,涉及知識產權的糾紛通常都有很強的技術性,審理起來遠比一般的案件更為複雜。因此也不難理解雙方的“三緘其口”,畢竟這類複雜且耗時耗資的糾紛案,誰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不過,目前可以瞭解到的信息是,威馬汽車創立早期的核心員工,確有不少來自於吉利,雙方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就以目前擔任威馬董事長兼CEO的“一把手”沈暉來說,其曾擔任吉利控股集團董事兼副總裁、沃爾沃汽車全球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董事長。在吉利任職期間,沈暉曾帶領團隊完成對於沃爾沃汽車的併購,並在全球供應鏈採購方面經曆豐富。而沈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從不諱言對吉利汽車的欣賞,他曾表示,自己認為中國最牛的企業就是吉利。

與此同時,威馬汽車聯合創始人,品牌戰略副總裁陸斌此前曾擔任吉利銷售副總經理;威馬汽車首席服務官CFO張然此前曾在吉利任集團CFO,負責海外併購及融資;威馬汽車合夥人兼首席運營官徐煥新,此前也曾在沃爾沃主導新能源技術。

不可否認,隨著汽車行業競爭的加劇,車企之間員工跳槽,挖牆腳的事例已經屢見不鮮。尤其是傳統車企與新勢力造車企業之間的人員“流動”更加頻繁,一方面,新勢力造車企業急切需要從傳統車企裡面挖一些經驗豐富的“老玩家”;而對於傳統車企高管來說,除了薪金和股權之外,這些傳統車企的大佬或許也看到了互聯網造車的前景。

不過,隨著核心人員的流動,如何界定商業秘密的泄露,防止觸碰相關條例與法規的“紅線”,更是一道不論是車企還是相關法律機構必須面對的“難題”。

事實上,類似吉利與威馬之間的糾紛並非沒有先例。之前特斯拉起訴其前高級工程師、後為小鵬汽車及其美國子公司XMotors工作的曹光植,據相關法庭文件顯示,特斯拉認為曹光植竊取了特斯拉AutoPilot軟件(自動駕駛軟件)的源代碼。而曹光植向法庭承認,他確實下載了源代碼,但他的律師堅稱他沒有對其做任何操作。

此外,今年2月Google旗下Waymo對Uber(優步)提起訴訟,聲稱前工程師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離職前下載了超過1.4萬份的機密文件。對此, Waymo就無人駕駛汽車的商業機密泄露向Uber(優步)提出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5.8億元)的天價賠償,並要求後者公開道歉。而一旦罪名成立,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或將面臨最長10年的監禁。

在國內“開打”的車企知識產權侵權案也漸入視野,例如陸風與路虎,最終法院判決陸風X7抄襲成立,被勒令即刻停售;再比如本田手握專利告雙環侵權CR-V,卻被判決反賠1600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