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啟動“太空司令部” 謀求太空作戰先人一步
2019年09月02日14:22

  原標題:觀察|美軍啟動“太空司令部”,謀求太空作戰先人一步

  當地時間8月29日,美國太空司令部正式啟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副總統彭斯會在白宮舉辦了啟動儀式。

  美國此舉引發了軍事界的關注和討論。美國為何在積極推進組建太空軍(亦稱“天軍”)的同時又要組建太空司令部?組建太空司令部對美軍又有何意義?

8月22日,“德爾塔”-4M+火箭發射了一顆GPS-3導航衛星,這是該火箭最後一次執行發射任務
8月22日,“德爾塔”-4M+火箭發射了一顆GPS-3導航衛星,這是該火箭最後一次執行發射任務

  太空軍成軍的先導

  自2009年美國網絡司令部成立後,美軍再沒有成立過司令部。太空司令部將是美軍的第11個作戰司令部。每個司令部都負責軍事行動的一項地理或職能任務。太空司令部成立後,將改革和提升美軍的太空技術能力。

  據五角大樓消息,太空司令部的職責是威懾衝突,保護太空行動自由,整合太空聯合部隊和強化與戰鬥有關的太空能力,包括衛星通信、導航、導彈預警、環境監測以及軍事情報、監視與偵察等在內的87個部門,預計將包括近700名人員從戰略司令部撤出。

  太空司令部的永久總部位置還沒有選定,不過目前選址已經縮減到了三個位置:阿拉巴馬、加利福尼亞或科羅拉多。一些官員稱,該司令部成立後,將推動太空軍的組建。美國空軍上將雷蒙德將擔任太空司令部首任司令。

  美國太空司令部的建立被認為是太空軍成軍的先導。雖然太空軍會與太空司令部一同協作,但它們是不同的實體。前國防部長沙納漢去年曾解釋說,太空軍負責提供人員、物資和能力支持太空行動,而太空司令部會作為作戰指揮部,使用太空能力和領導太空行動。目前太空軍的組建還沒有經過國會批準。去年5月,國會預算辦公室曾指出,建立太空軍後,五角大樓每年的年度預算會多出10到20億,初步軍費用接近50億美元。

  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此前在6月份表示,其首要任務是確保美軍核心太空能力的指揮和控製無縫過渡,同時確保在寬鬆環境向戰爭狀態的轉變過程中,採取措施加強戰備能力和殺傷力。

  有助美軍戰時調動太空資源

  美國太空司令部啟動之前,美軍有10個聯合作戰司令部,其中6個是戰區司令部,另4個是職能司令部。

  6個戰區司令部包括: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美國歐洲司令部、美國南方司令部、美國中央司令部、美國北方司令部、美國非洲司令部。4個職能司令部包括: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美國戰略司令部、美國運輸司令部、美國網絡司令部。

  其中最新的為2009年成立的網絡司令部。此次成立太空司令部,也是為順應新軍事作戰環境下新的作戰指揮需求而設。太空司令部職能原屬於美國戰略司令部旗下,現在劃分出來,仍將是一個職能司令部。

  太空作戰指揮有必要盡快改革。此前之所以以戰略司令部的形式指揮太空資源作戰,就是因為通信、導航、導彈預警、太空軍事情報能力等太空資源是軍事作戰時最具戰略性質的環節,決定著整個戰場上能否取得絕對的不對稱優勢,其戰略意義位於全部戰事要素之首。雖然2002年小布殊總統曾將原有的太空司令部解散,但並不代表其忽略了太空作戰的戰略意義。當時,出於優先級考慮的問題,太空作戰指揮只能放在戰略司令部,這也恰恰說明小布殊和特朗普都對太空作戰的戰略屬性具有深刻認識。只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戰爭正在從有形的現場火力(如海灣戰爭、敘利亞戰爭、阿富汗戰爭)對抗演變為無形的情報戰、網絡戰、威懾戰,各國都力求在戰爭未打響時即掌控全局。相應地,指揮太空資源、摧毀敵方太空資源、保護本國太空資源不受攻擊,就成了戰爭首要。

  可以看出,太空的戰略屬性正在突顯,因為通過太空域的通信、導航、遙感,可以實現全面的信息不對稱。美國正在部署的SBIRS紅外預警衛星、AEHF高密級通信衛星、GPS-3新一代先進導航衛星、MUOS新一代移動高速通信星座、未來不久即將裝備的HCSW和

正在檢測的AEHF高密級軍用通信衛星
正在檢測的AEHF高密級軍用通信衛星

  ARRW高超聲速作戰武器等,都是對太空軍事戰略的響應。以俄羅斯為代表的其它軍事大國也在發展以“快”為特點的軍事能力——信息快、投送快,這使得太空作為戰場監視的製高點必須更加快速地呈現出地球表面對抗態勢。因此,美國太空司令部正式啟動,可以說是美國從總統特朗普到各級作戰部門迫不及待的事。

  太空軍軍種設置不那麼迫切,仍在慢慢博弈。雖然太空域的指揮作戰亟待改革,但軍種部門作為軍力建設角色並不是那麼需要立即大改特改,畢竟軍事作戰和軍力建設完全不同,雖然都是軍事太空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太空司令部都成立了而太空軍仍未得到國會批準的原因。

  作戰意味著使用太空軍事資源,戰場上不同的使用方式、指揮機製以及響應速度直接決定戰事的成敗。而建設無非是打造裝備、人員,基本工作不變,無論空軍怎麼拆分,無非是部門設置上有所變化。當然,改變軍種設置需要巨額經費支出,每年多出來的管理經費都是以10億美元以上來計算的。這些因素,也都是美國國會以及軍方在糾結的問題。

  總之,美國太空司令部和美國太空軍雖然都關乎太空作戰,但性質完全不同,推進的速度也就有所區別。一方面,美國太空軍的成立除了增加巨額成本之外還沒有太大的迫切性和高價值,成立與否都對太空司令部指揮作戰影響不大;另一方面,此次太空司令部的正式啟動將極大地有利於美國軍事作戰時對太空資源的調動,大大提高指揮效率和戰略前沿屬性,使得美國軍事作戰更容易先人一步,非常值得跟蹤研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