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縟、臉盆、暖壺”到“電子書、按摩儀、平衡車”——大學開學“三大件”折射70年變遷
2019年09月01日10:23

原標題:從“被縟、臉盆、暖壺”到“電子書、按摩儀、平衡車”——大學開學“三大件”折射70年變遷

  新華社北京9月1日電 題:從“被縟、臉盆、暖壺”到“電子書、按摩儀、平衡車”——大學開學“三大件”折射70年變遷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舒靜、宋佳、李嘉瑞

  高校開學季即將到來,51歲的李佳興衝衝準備給剛考上大學的兒子購置生活用品,但都被婉拒了:基本用品學校都配齊了,“快遞也很方便”,沒必要大包小包帶很多東西。

  李佳很感慨,上世紀80年代初,他帶著臉盆暖壺,提著沉重的行李,從海南鄉下用了3天才抵達武漢的大學。他聽叔父——一位50年代的大學生說,當年上大學,他背著鋪蓋卷,拎著母親手縫的布袋,裡邊就裝著幾件打補丁的衣服。

  天貓最新數據顯示,除了手機、電腦和平板之外,2019年大學生的開學行囊里又增添了“新三樣”:電子書、按摩儀、平衡車。

  從生活必需品到時尚消費品,新中國成立70年間,大學生入學裝備發生的巨大變化,折射著時代的變遷。

  “三大件”:幾代大學生迥然不同的入學記憶

  1964年,福建學生李德堅第一次離開家鄉,坐了48小時的火車,幾經輾轉來到清華大學。彼時,他隨身只帶了一個籐條箱,裡面裝著幾件從高中就一直穿著的舊衣服。

  上世紀50至70年代,社會經濟水平不高,大學生入學行囊以生活必需品為主。“衣服、被縟、飯碗”或“臉盆、暖壺、搪瓷缸”,都是常見的開學“三大件”。

  到了80年代中後期,隨著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繁榮,大學生的入學配置也有了新變化。對於追趕“時尚”的年輕人來說,鋼筆、手錶、收音機成為新的“三大件”,一些不常見的小電器備受追捧。

  1985年入學的楊萍回憶,“那會兒‘隨身聽’是奢侈品, 我有個日本的‘隨身聽’,全班同學都搶著借”。

  進入90年代,中國經濟、科技發展日新月異。1998年入學的謝先生說:“傳呼機從數字顯示到漢字顯示,只要有新花樣,父母就儘量給孩子裝備。”

  2003年入學的李晶說,對於不少“80後”大學生來說,手機、電腦、MP3是最常見的“三大件”。她記得大一時買了台摩托羅拉手機,但只能發短信和打電話,僅有的遊戲是貪吃蛇和俄羅斯方塊。

  近兩年,2000年以後出生的孩子開始集中踏入大學校門,他們當中一些家境富裕的群體追求的“三大件”,已超越基本生活需要,轉為市場消費潮流的風向標。

  時代不斷變化,對大學生活期許各不相同

  縱觀70年入學裝備的演變,能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生活必需品越來越少,個性化用品越來越多。1964年考入清華大學的王健華記得,進入校園看到很多人拿著網兜,裡面裝著臉盆、毛巾,“當時大家穿著都一樣,生活水平也都一樣”。

  而如果打開2019級大學生的行囊,則會發現各種可能:公仔、畫具、吊床、無人機、投影機、護膚品……淘寶大數據顯示,零食、電競、養生、連衣裙、考研等成為開學網購熱搜,而且需求呈現日益多元化、個性化的特點。

  ——行李越來越小,裝備越來越貴。1985年,楊萍坐火車上大學,從內蒙古到北京再轉至西安,一共花了36個小時。僅行李箱大概就有三四十斤,還不包括託運的被縟。

  而對於不少2019年入學的新生來說,“空手到”和“開學寄”已成為開學季的打開方式。一方面是發達的網購、物流提供方便;另一方面,學校的管理不斷升級,為學生提供了統一的基本生活用品。

  今年入學的王一冰僅準備了一個行李箱,裝著應季衣物、電腦、護膚品。至於收納箱、床單等生活用品,她都是到校後購置的。

  開學用品正變成具有儀式感的禮物,有的家庭投入不菲。2019年天貓開學季數據顯示,要配齊手機、電腦、平板的“老三樣”和電子書、按摩儀和平衡車的“新三樣”,上萬元的花銷稀鬆平常。

  隨身攜帶的物件,也印刻著幾代大學生記憶與情感的烙印。

  上世紀50年代上大學的李懷遠說,為新中國建設貢獻力量,是當年青年知識分子共同的追求。“漫卷詩書喜欲狂”,帶著一箱書入學的77級大學生李彬這樣形容當時的心情;80年代上大學的楊萍說,“知識改變命運”是對大學生最鏗鏘的激勵;90年代入學的餘維澤說,上大學讓我有機會看到更大的世界;今年剛上大學的吳菲菲則說,我想在諸多可能性里,選擇最適合自己發展的道路。

  管窺行囊:經濟騰飛 社會變遷

  從大學生的行囊中,可以透視經濟騰飛、社會轉型的諸多變化。

  新中國成立之初,居民收入和消費水平都很低,1949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49.7元。70年來,城鄉居民收入大幅增長,居民消費水平明顯提升,2018年就達到28228元,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近60倍。

  李德堅說,當時為了慳錢,他每月會有4天不吃菜,“省下來的一塊二很管用,可以買筆記本”。“那時5塊錢攥在手裡,能熬一個禮拜,買個西紅柿、雞蛋都得琢磨半天,不敢買”。王健華回憶,“現在可不一樣了,誰還會巴巴地數著發工資的日子呢?”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副主任、副教授嚴飛說,從大學生入學“三大件”的變化,可以看出我國社會發展的顯著變化,中等收入群體不斷擴大。社會結構的變化,帶來的是家長對於教育投資的高度重視以及對回報的進一步期待。

  70年間,中國高等教育不斷髮展。1952年,全國普通高校開始實行全國統一招生考試,當年共錄取新生6.6萬人。1977年,高考大門重新打開,570萬名應考者走入考場,錄取率為4.8%。2018年,中國高校招生790.99萬人,毛入學率已達到48.1%。2019年預計毛入學率將超過50%,實現高等教育普及化。

  長期從事學生工作的王健華教授說,“現在,社會和家庭對教育的投入很大,大學生的素質不斷提高,個人價值的追求更加多元。”但同時,她期待,“應加強培養年輕人的家國情懷和奮鬥精神,在不斷擴大國際視野、實現自我的同時,深深紮根腳下的土地,努力回饋社會”。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