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工資減價還遭騷擾 公司主管:又沒犯什麼法
2019年09月01日16:04

  原標題:女主播工資減價還遭騷擾 公司主管:又沒犯什麼法

  近日,南寧有不少學生反映,她們假期兼職做網絡主播,結果辛苦了一個假期的勞動報酬最後打了折,更讓人氣憤的是,一些女主播還反映曾經遭到了騷擾。

  剛高中畢業的黃同學今年18歲,今年7月初放暑假後,為了掙點零花錢,黃同學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一家名為南寧億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里做某網絡平台的遊戲主播。

  黃同學介紹:“從7月5號開始正式的去做直播,每天10點鍾到下午,有時候連播6個小時,就說讓我們播滿6個小時就可以。”

  黃同學告訴記者,按照原來的約定,到了7月底就應該發工資了,沒想到發到手裡的錢和原來公司承諾的根本不一樣。

  黃同學告訴記者:“現在遇到的情況就是,公司的老闆拖欠我們工資,沒有按時發,還有些沒發夠,上個月工資應該發給我2500塊錢,但是她只發給我1680塊錢。”

  同樣遭遇的還有正在讀大三的梁同學。她告訴記者,她是通過某網絡平台的招聘信息來到這家公司做視頻直播的,從7月初到現在已經工作了一個多月。

  梁同學告訴記者:“工資是說保底加提成,她提成是說給我們60%,在簽合同的時候她比較急,我當時想認真的看一遍,但是她當時就催我趕緊簽說沒關係的,說這份合同沒有什麼作用,她說你趕緊簽了其他人都簽了。”

  梁同學說,由於是第一次找工作沒有經驗便匆匆簽下合同,沒想到發薪酬的時候,也和當初公司給出的承諾不一樣。“我提成算出來是後台有流水的記錄,那個月我流水有多少,然後我算出來是5500元左右,她給我轉了個南寧最低工資,她說我沒有達到她的標準1680元。”梁同學表示。

  梁同學說,據她所知,和她們有相同遭遇有6、7人,被拖欠的薪酬加在一起有5萬塊左右。之前,她們也曾去到了南寧市勞動保障監察支隊反映情況,不過因為她們和公司所簽的文書屬於合作協議,而不是正規的勞動合同,她們的訴求沒有被受理。

  除此之外,有兩位同學還告訴記者,除了薪酬問題外,她們辭職的重要原因,就是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有位姓孫的主管總是對她們進行身體或是言語上的騷擾,這讓她們感到非常噁心。

  “就是摸一下或是口頭說一些挺噁心的東西,他摸我還有語言的騷擾,讓我感覺很不舒服很反感,但是沒有辦法,他是公司管理,我又不能直接頂撞他對不對。”黃同學告訴記者。

  梁同學表示:“我覺得算是騷擾了,因為有時候跟他談話的時候,他會刻意的靠近,會挽腰或者說蹭到你,很刻意的會說想摸你大腿,然後我覺得太明顯就會躲過去。”

  為了瞭解情況,記者陪同兩位同學來到這家位於大學東路世貿西城某棟的19樓——南寧億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辦公點,給記者開門的就是這家公司的主管孫先生。

  記者:這兩個員工是在這工作吧?

  主管孫先生:之前是。

  記者:她們說你們拖欠了工資,有這情況嗎?

  主管孫先生:你們是誰?

  記者:我們是電視台的記者。

  主管孫先生:為什麼來這?

  記者:就是問一下工資的問題,你們是不是拖欠她們工資了?

  主管孫先生:這個報警吧,報警處理吧。你們無權在這拍攝,我們是公司你們無權在這拍攝。

  半個小時後,孫主管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不過他對欠薪的問題並不承認。

  主管孫先生:我沒有說不給工資啊,也沒有存在不給工資的問題啊。

  記者:那你給她們工資。

  主管孫先生:不存在這個問題啊

  記者:存不存在?

  女生:存在,不然我們也不會十幾個人在鬧了。

  主管孫先生:你現在可以出去了,出去。

  記者:別碰我。

  主管孫先生:你現在是在我公司里。

  記者:是你公司還是誰公司?

  主管孫先生:我們公司,你現在出去。

  記者:你是負責人嗎?

  主管孫先生:……

  被問到無話可說的孫主管有些氣急敗壞,開始打電話給其他人,揚言要對記者打擊報復。南寧億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主管孫先生竟然對記者說:“不搞你難受,你們別出去了。”

  不過還沒等這位孫主管的電話打完,轄區派出所的民警便趕到了現場。在記者對民警解釋了我們的採訪意圖後,民警對孫主管進行了教育。

  轄區派出所民警表示:“欠工資是嗎?記者有採訪權利。”

  隨後這位孫主管態度有所緩和,不過他卻一再表示欠薪的問題不是他的管理範圍內,並和當事人對峙。

  南寧億晴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主管孫先生和當事人協商:“按理來說我們解約停播,應該馬上結清當天我們上過班的工資,不清楚,你什麼都不清楚你不是管理嗎,管理我不負責這塊,你不負責這塊就不要和我們說,我們找老闆好吧,那你找老闆吧,你找老闆跟我們談,老闆不在我們不是應該問你這個管理嗎,老闆不在,現在就你一個人在我們不問你問誰呢,你不負責你找老闆過來呀,那你找吧。”

  現場,民警也詢問如何能找到公司負責人,這位孫主管卻一再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民警:老闆怎麼聯繫?

  主管孫先生:老闆好像出差了沒回來。

  民警:那什麼時候回來?

  主管孫先生:具體沒透露。

  民警:你沒有老闆電話怎麼聯繫啊?

  主管孫先生:我只有她微信,微信這個是個人隱私不可以透露,你看又沒有犯什麼法,對不對?拖欠工資問題找勞動局。

  而針對兩位同學所說的遭遇騷擾的問題,這位孫主管也不承認。事情到此陷入了僵局,那麼在南寧市勞動保障監察支隊不受理此案的情況下,被欠薪的學生們又該如何維權呢?

  廣西思貝律師事務所律師牛利娟介紹:“根據合同內容來看,雙方的約定並不是很明確,對於工作內容、工作時長及工資報酬都沒有進行詳細的約定,這種情況下勞動做想拿回勞動報酬,就需要對自己完成勞動工作這項工作內容進行一個舉證,同時對自己工資標準進行舉證,合同沒有明確約定,那雙方的口頭約定在沒有辦法舉證的情況下,對於工資標準是多少可能存在一定障礙,對勞動者來講存在一定不利。”

  律師表示,由於這些學生群體缺乏社會工作經驗,加上網絡平台主播又是一個新興起的職業,所以在找這方面的工作時,很多學生容易疏忽簽訂合同或是對於合同里的內容分辨不清。律師建議,大學生或畢業生在找工作時一定要對用人單位仔細甄別,拿捏不準時可以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進行查詢。同時,律師也對一些女性大學生和畢業生如何避免騷擾的問題給出了意見。

  廣西思貝律師事務所律師牛利娟建議:“作為我們剛入社會的女大學生,首先在心理上存在一定膽怯,面對這種不法行為,她不敢說出來告訴別人,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如果女大學遇到這種情形的話,建議對這種不法行為要堅決的說不,如果你明確表明自己不願意的情況下,對方還進一步的糾纏你的話,那麼他可能走向刑事犯罪的道路,你要保留證據來主張自己的權益,我們建議女大學生在找工作的時候,儘量找一些正規的,面試的情況下覺得不安全,可以結伴同行,找同學或朋友一起陪護。”

  來源:南寧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