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玩具店和精神病院博物館,根特如何另闢蹊徑?
2019年09月01日21:56

原標題:古董玩具店和精神病院博物館,根特如何另闢蹊徑?

在比利時眾多城市中,根特無疑是最令人驚豔的。

這座曾經的法蘭德斯首府,在10世紀時還是繼巴黎之後阿爾卑斯北麓最大的城市,其規模甚至大於倫敦和科隆。而今依然可以從城中宏偉的大教堂、鍾樓、城堡,或是倒映在貫穿全城的利斯河與斯凱爾河上的、裝飾繁複的建築山牆立面中,一窺城市往昔的繁華勝景。

教堂旁的草坪是根特人在晴朗的夏日午後最鍾意的休憩場所 本文圖均為 陸洋 攝

聖巴馮大教堂里,揚·凡·艾克的舉世名作《神秘的羔羊》(The Adoration of the Mystic Lamb)至今引來無數觀者膜拜;聖米歇爾橋旁,曾經的郵政局大樓依然是城中最為耐看的建築之一;在中世紀時期便已建成的Graslei與Korenlei碼頭區域,古老而美麗的建築環繞林立……然而,在這古雅與平靜背後,卻蘊藏著對傳統積澱的重新詮釋,湧動著無數令人興奮的藝術元素。

天使一家人

“這麼多娃娃里,我最喜歡這一隻……因為,她的嘴唇是緊閉著的。”Isabelle用手指點著玻璃櫃里的一隻頭系藍絲帶的娃娃,輕輕說。我這才發現,櫃子裡的其他娃娃,嘴唇果真都是微微張著的。

我是嗅著歲月古舊的味道,走進這家位於狹短的Jan Breydelstraat街上、名叫“失落天使”(The Fallen Angels)的古董玩具店的。

Isabelle的父親是個畫家,專愛收藏古董,所以她從小就開始耳濡目染地收藏娃娃和各類玩具。她的藏品中,有比利時國王小時候玩過的小黑人音樂娃娃,各種泰迪熊,還有來自德國、比利時、法國等歐洲國家的各個時期的娃娃。她也愛收藏老式餅乾罐子和巧克力盒子——歲月滄桑,曾經嶄新的鐵罐如今早已鏽跡斑斑,上面印著比利時各個王室成員的畫像。還有那些舊海報、老明信片、老照片,把小小的店舖堆得滿滿噹噹。“其實,我的很多私人收藏都在家裡呢,我可不捨得把它們賣掉……”她將小木搖籃裡的玩具熊扶扶正,對我說。這家店舖開設於1980年代,1999年,她的女兒Deui-Shri也女承母業在附近的鋪子裡開了家復古小店。

Deui-Shri最愛粉色,她親手設計的衣服都是女性化十足的粉紅色

“是的,我最愛香奈兒了,可惜都好貴,只好自己親手設計製作了……”Deui-Shri和母親一樣熱愛“天使”這個稱謂。她的小店就開在她那兩層樓的私宅里,想進去得先按門鈴。室內滿是明豔的粉紅色,她是香奈兒的忠粉,最愛去巴黎淘貨,與母親的古董店舖相比,她的鋪子現代且極其女性化。主營服裝,也販售她自己設計的首飾。她把復古的元素運用到了自己的原創首飾當中,舊海報上的女性形象被做成了別緻的吊墜和耳環。此外她還是個時尚博主,出了本談打扮和烹飪的畫冊,所有平面設計都是自己的原創之作,同樣充滿著幾分復古味道。

古董與舊貨交易向來都是根特的傳統。每逢週五到週日,在Bij Sint-Jacobs廣場上都會擺滿各式各樣的舊貨古董攤位,這個巨大的跳蚤市場,令所有來這裏的人流連忘返、樂此不疲。

香奈兒與龍蝦

“好吧,我可以給你個位置,不過你吃得可要快點,8點以後有客人訂座喲!”見到Freddy時,他正蹲在自家餐廳“艾略特之家”門口抽菸,他是個高個子的光頭,說起話來鏗鏘有力,還有種唱小曲般的韻律感。

要不是正好抬眼瞥見餐廳里那些老式木頭模特和她們穿著的復古服裝,我想我很可能就和這間宛如服裝博物館般的餐廳擦肩而過了。

《艾略特之家》(The House of Eliott)是1990年代初期BBC的電視系列劇。劇集以1920年代的倫敦為背景,講述兩姐妹經營高級成衣店的故事。劇中華服錦簇,那也是Freddy最喜歡的調調。

“我們餐廳最有名的是龍蝦。在我開始決定賣龍蝦之前,我可是個時尚界人士啊……”Freddy指著餐廳中央擺著的穿著香奈兒小套裝的木偶感慨地說,“瞧這個木偶穿的衣服,可是我一針一線做出來的!”真難想像這個大老爺兒們耐心地坐在那裡繡花縫衣的景象。

為了謀生,Freddy最終還是放棄了華服與香奈兒,改行當了龍蝦餐廳小老闆,可無論是餐廳名字還是餐廳內所有他的蕾絲、舊服裝、老古董、明星照片收藏,都還是可以讓他每天緬懷和振奮的元素。當然亮點還有洗手間!那個猩紅色空間里掛著迪斯科舞廳才有的銀光球,香奈兒5號的香水盒連同Coco的照片一起貼在牆上,還有在牆上凸出的玻璃櫃里,也擺滿各個時期香奈兒的經典之作。

精神病院里的博物館

多年前,我在瑞士洛桑法國藝術家Jean Dubuffet的私人博物館內第一次知道了“原生藝術”(Art Brut)為何物。如今,位於根特市郊的一所精神病院內的龐大“原生藝術”收藏著實令我大開眼界。

從市中心前往吉斯蘭精神病院需要坐十多分鍾的有軌電車。這是根特第一所正式意義上的精神病院。因為直到19世紀初,精神病人們還都被當作瘋子,囚禁在被稱為“瘋人院”的地方。

這所醫院的創始人,是現代精神病學的先驅之一約瑟夫·吉斯蘭(Jozef Guislain)教授。1797年2月2日出生於根特的他,儘管生在顯赫的建築師家庭,卻立誌學醫,並最終對精神病學產生了濃厚興趣。在精神病的治療方式以及相關法律製訂方面,都做出了傑出貢獻。也是他提出了要給予精神病患者更人性化的治療與關懷的理念。

展現在我眼前的這所醫院,儘管在1928年曾遭受兩次毀滅性的火災,可通過完整的修復工程,它依然保持著1857年始建時的模樣——如吉斯蘭教授當年設想的,選址在城門外的北部地區,周邊環境靜謐,折衷主義風格的建築,有著新羅馬式的窗口與圓拱門,還有新哥特式風格的尖塔。黃、紅相間的磚塊構成建築顯眼的立面外觀。內庭的花園草坪安靜適宜。

要特別指出,這所精神病院不僅僅是一所真正的醫院,還是一所獨特的博物館——在這所始建於1986年的“吉斯蘭教授博物館”內,可以通過各種展品與文獻資料,瞭解關於精神病學的種種演變與發展。

Dr.Guislain博物館的書店也很有特色

而所謂“原生藝術”的創作者中,很多都是精神病患,他們大多未曾受過專業藝術訓練,卻天賦異稟,在他們的視角和創作中展現出的藝術作品,往往帶著天真而魔幻的氣息。在館內,除了可以看到大量國際當代藝術家圍繞著生死、疾病、內心激盪等題材展開的繪畫、裝置、攝影藝術作品,還能看到大量精神病患們的作品。而這一切,連同那些與精神病學相關的史料展覽一起,都在反複討論與探究著如何看待“正常”與“異常”的主題。

表現風格無拘無束的展品給人充分的想像空間與回味無窮的啟迪。展覽看完後,我來到醫院的咖啡廳內小憩片刻,這座咖啡廳也充滿著魔幻的風格,幾尊巨大的人像矗立其內,咖啡廳不僅向參觀者開放,也供病人使用,在室外的草坪上,可以看到病人們三三兩兩地坐著曬太陽。

如此開放的空間不禁讓我想到:事實上,所謂的“瘋狂”或“精神障礙”不僅是純粹的醫學概念,其背後還潛藏著相關的社會文化和意識形態結構,而正是後者可以決定對待精神病患者的態度。醫院的精神病治療中心主任斯托克曼博士同時兼任博物館館長,他希望可以通過向公眾開放博物館,以在社會層面上拓展人們的視野,消除偏見。此舉在整個歐洲乃至全世界都堪稱首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