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守“蚊子王國”——新疆軍區某邊防團木吉邊防連官兵戍邊記事
2019年08月31日14:32

原標題:駐守“蚊子王國”——新疆軍區某邊防團木吉邊防連官兵戍邊記事

  新華社烏魯木齊8月31日電 題:駐守“蚊子王國”——新疆軍區某邊防團木吉邊防連官兵戍邊記事

  劉小紅、張慶良

  新疆軍區某邊防團木吉邊防連,駐守在素有“中國西極第一鄉”之稱的阿克陶縣木吉鄉。從團部出發,汽車顛簸行駛200多公里後,傍晚時分,記者來到連隊。

  一下車,耳邊就傳來一片嗡嗡聲,記者已經被數不清的蚊子“包圍”,不到一分鍾,就被多隻蚊子叮咬。

  正在連隊蹲點的營長羅文正連忙把記者拉進房間。“木吉邊防連最大的特點是蚊子肆虐,有‘蚊子王國’之稱。”羅文正說。

  吃過晚飯,記者和官兵們圍坐一起,採訪他們的戍邊故事。

  “這裏的蚊子有‘三不’:數不清、趕不跑、滅不盡。”木吉邊防連指導員李建陽說,“連隊周圍是數平方公里的沼澤濕地,因此蚊子肆虐。”

  “只要走出樓門,就有一群蚊子撲過來。”四級軍士長趙加強說。這話不假,記者發現這個連隊執勤哨兵“與眾不同”:全身裹得嚴嚴實實,頭上還戴了防蚊面罩。

  即便是這樣,官兵們每天戶外訓練,都有密密麻麻的蚊子“陪伴”。訓練結束,渾身都是蚊子叮咬的腫包,奇癢難忍。

  “不只是人,軍犬也難以倖免。被蚊子叮咬難受,軍犬常常急得在地上刨坑打滾。”官兵們說。

  連隊防蚊有“三寶”:防蚊服、驅蚊燈、清涼油。

  木吉的蚊子個頭大,“穿透力”也強,官兵們穿著防蚊服,從頭到腳“全副武裝”。營房裡都裝有驅蚊燈,放置粘蚊貼,房間里清涼油味是整個夏天的陪伴。可即便如此,被蚊子叮咬也在所難免。

  一次潛伏訓練,下士馬亮在草地上一趴就是幾個小時,中途大風颳跑了他的防蚊面罩,雖然蚊子叮咬,但是馬亮仍然堅持按規定時間完成訓練。“被蚊子叮咬的滋味雖然難受,但這也是一種考驗。”馬亮說。

  在“蚊子王國”戍邊,官兵們有“苦”也有“樂”。

  “邊防的苦不能逃避,我們學會了在苦中尋找樂趣。”李建陽說。巡邏歸程,官兵們在雪山上滑雪。冬天,結冰的湖面上,官兵們用籃球打“保齡球”。業餘時間,官兵們和牧民彈唱舞蹈,演繹軍民“一家親”的魚水情。

  “團里給連隊配備了桌球、乒乓球,建了標準籃球場。還有棋牌室,國際象棋、中國象棋、軍棋、跳棋、撲克牌一應俱全,連隊娛樂活動很豐富。”官兵們說。

  連隊營房一樓大廳有一面“心願牆”。官兵們把自己的心願寫在卡片上,貼在牆上。

  “好想看看家鄉的大海。”來自廣州的下士劉永彬,入伍快3年沒回過家。從小在海邊長大,來到只能看到雪山戈壁的帕米爾高原,想家的他寫了這樣的心願卡。班長王凱看到後,和幾個戰友利用休息時間,在溫室大棚的牆上畫了一幅“海景圖”。

  戍邊歲月裡,邊防官兵們還有別樣的樂趣。

  “初來連隊,我就懵了。”來自洞庭湖畔的上等兵胡強說,“當時,駐地只有1棵樹!”正因為自然條件艱苦,樹難種活,官兵們把種活樹當作最大的樂趣。

  不斷失敗中,連隊官兵總結出樹種不活的原因。地下水位太高——樹容易爛根,土地鹽堿化嚴重——樹不長個,氣溫寒冷且晝夜溫差大——種活的樹易“夭折”。

  他們摸索出解決辦法。在一年中最暖和的時候種易成活的柳樹,樹坑裡深埋60多釐米厚的羊糞、砂土,樹根部堆土高出地面40多釐米,冬天給樹幹裹上毯子……通過種植、補種,現在,連隊營區已有90多棵柳樹成活。

  “隨著各級對邊遠艱苦地區部隊的關心關懷,官兵守防條件發生了實實在在的變化。條件好了,官兵紮根高原、衛國戍邊的熱情更高了。”團政委沈新明說。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