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夢影》:古人的朋友圈評論區是什麼樣子?
2019年08月31日16:17

原標題:《幽夢影》:古人的朋友圈評論區是什麼樣子?

明末清初,是隨筆小品文盛行的時期,誕生了《婆羅館清言》、《小窗幽記》、《菜根譚》等優秀的小品文集,它們大都採用格言、警句、語錄的形式,篇幅不長,語言機智風趣,溫和雋永。

張潮的《幽夢影》也是清初小品文的代表作之一,然而與別家小品文集不同,張潮的文集並不只收錄他的個人雜感,而是將朋友們讀後的評論保留在每一條格言下面,就像今天的微博或是朋友圈的評論區。因此讀這本書,就彷彿窺屏古人的朋友圈,那些插科打諢、嬉笑怒罵的大文人,與我們竟絲毫沒有距離感。古代知識分子的性情、誌趣、幽默都凝練在那些短短的句子裡。正如周作人所說,《幽夢影》“是那樣的新,又是那樣的舊”。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古代文人的朋友圈究竟是什麼樣子吧。

《幽夢影》

1.“彩虹屁”

正如今日朋友圈內互膜上癮,張潮的格言下也從來不缺“彩虹屁”,而且不愧都是文人,誇的姿勢千姿百態,角度無奇不有,讓人大呼酣暢。

如一日,張潮讀書有得,感慨道:“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張潮依據四時節令,認為冬日無事,宜讀經,夏日長,宜讀史,春日生機盎然,宜讀集,秋日風致獨特,宜讀諸子。評論區龐筆奴誇道:“讀《幽夢影》,則春夏秋冬,無時不宜。”

張潮評論地上、畫上、夢中、胸中山水分別妙在丘壑深邃、筆墨淋漓、景象變幻、位置自如,評論區周星遠便順勢誇道:“心齋《幽夢影》中文字,其妙亦在景象變幻。”心齋,乃張潮的字。

張潮評論《水滸傳》是怒書,《金瓶梅》是哀書,友人們便誇他的《幽夢影》是快書亦是趣書。

張潮寫“發前人未發之論,方是奇書”,本是客觀論述什麼樣的書可稱之為奇書,友人活學活用,就說這樣的書(發前人未發之論)恰恰“是心齋著書本領”。

張潮歎息不能親眼看到惠施、虞卿的書,說“我不見古人,安得不恨”,友人對答曰:“我獨恨古人不見心齋”,頗有些辛棄疾“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矣”的味道。

2.“黑粉”

儘管吹捧為主,但張潮的評論區也有幾個黑粉,作為諍友的典範,不時黑張潮幾句。

一日,張潮不知為何心情低落,歎息道:“為月憂雲,為書憂蠹,為花憂風雨,為才子佳人憂命薄,真是菩薩心腸。”別的好友都紛紛附和,如黃交三評論:“‘為才子佳人憂命薄’一語,真令人淚濕青衫。”江含徵說:“我讀此書時,不免為蟹憂霧”,獨有尤悔庵不客氣地評論道:“杞人憂天,嫠婦憂國,無乃類是?”簡單地解釋一下就是:無病呻吟,別矯情了。

張潮常列舉風雅事,如“月下談禪,旨趣益遠;月下說劍,肝膽益真;月下論詩,風致益幽;月下對美人,情意益篤”,袁士旦偏偏反其意,列舉了一些非但不風雅,反而糟心的情景,如“溽暑中赴華筵,冰雪中應考試,陰雨中對道學先生”,說罷還反問一句:“與此況味如何?”可以說很煞風景了。

張潮曾經說過自己平生有十大恨事,其中之一是“鬆樹多蟻”,其後隔了許久,又開始吹捧鬆樹的諸多好處,一位朋友便來煞風景:“君獨不記得曾有鬆多大蟻之恨哉?”

張潮說:“寧為小人之所罵,毋為君子之所鄙”,評論區陳康疇先生與江含徵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一個說“世之人自今以後,慎毋罵心齋也”,一個則說:“不獨罵也,即打亦無妨,但恐雞肋不足以安尊拳耳”,是黑是粉,實在難說。

3.“皮”

每個人朋友圈都有幾個“皮”友,張潮也不例外。如一日他發感慨:“上元須酌豪友,端午須酌麗友,七夕須酌韻友,中秋須酌淡友,重九須酌逸友。”

張潮本是各美其美,各個佳節情境不同,適合與不同氣質風格的朋友喝酒,友人們也都很配合,有人誇張潮“在豪與韻之間”,有人認真補充:“除夕須酌不得意之友”,誰知偏有朋友想要兼而有之,如徐硯穀就說:“惟我則無時不可酌耳”,一人能兼豪、麗、韻、淡、逸,可以說相當有自信了。

還有一則張潮寫道:“少年人須有老成之識見,老成人須有少年之襟懷”,是說少年人老年人須互相學習,少年人學老人之成熟,老人學少年之坦蕩,張竹坡偏偏反用其意,抖機靈道:“十七八歲便有妾,亦居然少年老成”,這就惡俗得多了。

三十七則張潮寫“為濁富,不若為清貧;以憂生,不若以樂死”,本是稱讚安貧樂道的士人精神,誰知評論區一個說:“我寧願為濁富”,一個說:“我願太奢,欲為清富,焉能遂願!”機靈抖得雖好,與原意就差得遠了。

4.“憤世嫉俗”

文人交遊,酒酣之際,性情中人有時憂時傷世,嬉笑怒罵,在所難免。

一次張潮寫“藝花可以邀蝶,壘石可以邀雲,栽鬆可以邀風……”,是窮盡風雅之事,評論區友人們卻開始借題發揮,有人說:“選詩可以邀謗”,聯想到清初文字獄之嚴酷,不免令人唏噓。又有人評論:“不仁可以邀富”,可謂一針見血。

一次張潮談古今傳承問題,談到嘯、劍術、彈棋、打球是古代失傳的技藝,友人龐天池便借題諷刺:“今之必不能傳於後者,八股也”,看來對於八股這種戕害性靈的東西,當時已有文人恨之入骨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