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收藏家的貝聿銘:藝術是這位建築大師“沉思的通道”
2019年08月31日18:20

原標題:作為收藏家的貝聿銘:藝術是這位建築大師“沉思的通道”

2019年5月16日,享譽世界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逝世,享年102歲。

作為建築師的貝聿銘馳名世界,而其實,貝聿銘同樣是一位極有眼光的藝術收藏家。澎湃新聞獲悉,今年11月及12月,已故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與妻子盧愛玲的藝術收藏將在紐約、香港和巴黎進行拍賣,拍品涵蓋巴內特·紐曼、趙無極、尚·杜布菲、亨利·摩爾、法蘭茲·克萊因及張大千等藝術巨匠之作。這批藝術珍藏反映了貝聿銘夫婦和藝術家好友對於創意思維在現代社會所扮演角色的共同信念,也反映了他尋找建築語言並思考的路徑。

貝聿銘夫婦在香港,1988年。Courtesy Eileen and I.M. Pei Family Archive

貝聿銘與吳昌碩書法

2019年5月16日,享譽世界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逝世,享年102歲。

澎湃新聞獲悉,今年11月及12月,貝聿銘與妻子盧愛玲收藏的藝術品將通過佳士得在紐約、香港和巴黎進行拍賣,拍品涵蓋巴內特·紐曼(Barnett Newman) 、趙無極、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 、亨利·摩爾(Henry Moore) 、法蘭茲·克萊因(Franz Kline) 及張大千等藝術巨匠之作,整批珍藏的總值預計超過2500萬美元。這批珍藏既富有曆史意義,也滿載個人情感,同時也反映了貝聿銘夫婦和藝術家好友對於創意思維在現代社會所扮演角色的共同信念。

貝聿銘的收藏:趙無極(1920-2013)《27.3.70》,1970年作。野口勇(1904-1988)《地上框架》,1962年構思,1974年鑄造。

貝聿銘之女貝蓮此前對相關媒體表示:“父母的收藏就是他們生活的寫照。他們對世界充滿好奇,我有不少與他們旅遊的美好回憶。無論到訪哪個國家,總會有朋友接待我們,當中不少是藝術家、建築師、畫廊東主又或博物館館長。他們非常尊敬對方,關係親厚。記得我們每次到訪巴黎,都會拜訪我稱為‘無極叔叔’的趙無極並欣賞他最新畫作。多年後,我記得有一次與安娜麗·紐曼(Annalee Newman)結伴遊覽威尼斯,我很喜歡她,她就像祖母一樣。她和巴內特·紐曼、還有安東尼·卡洛(Tony Caro)、野口勇和彼埃·馬蒂斯夫婦(Pierre and Tana Matisse)經常到我們家中作客。媽媽廚藝出眾、熱情好客,總會準備豐富美食招呼客人,爸爸則準備相配美酒。他們很重視這些朋友。即使這些朋友身在遠方,感覺依然親近,因為他們的作品每天也在我們身邊,就像他們從未離開。因此,我相信父母實在很幸福,因為他們總有好友相伴,並深受他們啟發。”

威廉‧德‧庫寧(1904-1997)《棕與白》,約1947年作。弗里茨·沃特魯巴(1907-1975)《小型坐像》,1952至1953年作。

藏家貝聿銘

貝聿銘於1917年生於中國廣州一個名門世家,家族的曆史可追溯至明朝。1920年在中國天津出生的盧愛玲同樣家世顯赫,其舅母的父親唐紹儀是中華民國首任國務總理,外祖父張蔭棠則是二十世紀初中國駐華盛頓大使。學養深厚的盧氏在韋斯利學院修讀藝術,1942年畢業後隨即與貝聿銘結婚,當時他剛從麻省理工學院建築系畢業,並展開其建築師生涯。

盧浮宮金字塔,1989年。攝影:©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Olivier Ouadah

貝聿銘於1955年創立I.M.Pei & Associates,是20及21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建築大師之一,他的建築作品遍佈全球各大城市,最知名的代表作包括巴黎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香港中銀大廈、蘇州博物館、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克利夫蘭搖滾樂名人堂博物館及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東翼等。

達拉斯市政廳,1978年。攝影:Balthazar Korab courtesy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1960年代,貝聿銘夫婦已與多位歐美現代藝術大師成為好友,並開始收集藝術品用以點綴他們位於紐約曼哈頓和凱托納(Katonah)的家。他們也大力支持趙無極和許士騏等中國藝術家。

中國蘇州博物館。攝影:Michael Freeman / Alamy Stock Photo

貝聿銘夫婦育有三子一女,分別是貝定中、貝建中、貝禮中和貝蓮。在強調創意思維和個人探索的教育氛圍下,旅行、藝術和同藝術家交流成為貝家生活的重要一環。

藝術交往與收藏

貝聿銘曾說,要理解建築,必須先理解生活。他的起居室是清一色的棕黑色硬傢俱,樓梯平台上放著杜布菲的雕塑,他甚至把杜布菲雕塑比作太湖石。

據拍賣方面提供的資料,而對趙無極藝術風格轉變產生影響的法蘭茲·克萊因的作品,貝聿銘也有收藏,並在這次專拍中有所呈現。克萊因被公認為最重要但很難被歸類的藝術家之一,他的藝術創作風格很難被同時代的藝術評論家和人們所理解。但克萊因作品中黑白抽像畫與中國水墨之間似乎有著某種聯繫,並且貝聿銘從中能看到某些中國傳統文化的內在。

法蘭茲·克萊因(Franz Kline)和他的黑白抽像作品

貝家在曼哈頓的家和凱托納的鄉村別墅里放滿了尚‧杜布菲、巴內特‧紐曼、亞曆山大‧考爾德和亨利‧摩爾等藝術名家的作品。盧愛玲更憑藉過人的慧眼,將兩人帶入杜布菲和雅克·利普茲等人的工作室,直接買下多件作品。

他們的女兒貝蓮記得貝家與紐曼夫婦(Barnett and Annalee Newman)特別熟稔。她說:“安娜麗(Annalee)就像我的奶奶,她就住在對街,在她離世前,我每天都會為她做飯。巴內特(Barnett)去世後,她把他的一些溜溜球和領結送給我留念。”

杜布菲(Dubuffet )《Wheelbarrow》

貝家也經常拜訪彼時定居巴黎的杜布菲。“他在寫給我的信上畫了各種各樣的小動物。”貝蓮回憶道。貝聿銘夫婦與藝術和學術界的聯繫從不局限於歐美創意運動,他們和中國的作家、建築師、藝術家和學者同樣關係密切,這從兩人珍藏的大批書畫作品和書信中便可見一斑。

趙無極(1920-2013)《27.3.70》,1970年作。

趙無極是貝聿銘的老朋友。“我視他為叔叔,很榮幸能在2016年紐約亞洲協會趙無極作品展開幕時分享我與他過去的點滴。”貝蓮表示,“他是一位正直的君子。”

貝聿銘與摯友趙無極在蘇州獅子林合照 1974年

貝聿銘與趙無極相識於1952年,趙無極生前接受採訪時曾不止一次的提到這段往事。“我是1952年認識貝聿銘先生的。他有一天無意中走進位於聖日爾曼區的洛布畫廊,發現了我的畫,並得知我是中國人以後,就找到我的畫室。從此,我們成為了長達50年的摯友。”二人有過兩次成功的合作,分別是在新加坡的Raffles City建築和北京的香山飯店,趙無極的作品被陳設在貝聿銘設計的建築內。

李可染(1907-1989)為貝聿銘62歲壽辰而創作的《不老鬆》,1979年作。

移居紐約後,貝聿銘夫婦很快成為美籍華裔社區備受尊重、極具影響力的核心人物。他們經常和張大千深入交流,三人同樣熱愛藝術和美食。

俞平伯和許士騏(其妻為貝聿銘堂姐貝聿玿)等藝術大師也與貝聿銘夫婦誌同道合。許士騏不但贈送作品給貝聿銘,更曾和他一同合作設計園林項目。

無論是與藝術家交談還是和子女在家中,貝聿銘夫婦一直都把藝術視為生活的一部分,需要通過每一個感官欣賞,家族的每一代人也都應該參與其中。因此,他們會親手觸摸、處理和討論家中珍藏的雕塑、模型和其他藝術品。對他們而言,與人共賞才是藝術的真諦。

貝聿銘夫婦深信藝術必須融入生活,並在社區(不論是一個小家庭或整座城市)內蓬勃發展。他們的珍藏重視與藝術家的關係,而非純粹累積作品。就像貝聿銘幼年所徜徉的古代中式庭園一樣,藝術是讓人沉思的通道,而非最終的目的地。

雅克·利普茲(1891-1973)《彈吉他的男人》,1925年作。

貝聿銘年輕時曾造訪藝術大師亨利·馬蒂斯的家,並到訪亨利‧摩爾位於英國的工作室,親自委託對方為達拉斯市政廳創作巨型雕塑。在貝聿銘夫婦舉行的一場場熱鬧派對和晚宴上,藝術家和建築師總是與其他文化先鋒聚首一堂,互相交流。

貝蓮形容父母收藏藝術品的方式“十分自然而低調”,並強調她從來沒有意識到“牆上的畫原來出自名家之手。”

她說:“我的父母並不在意藝術品的價值,也不會為得到一件作品而特別興奮,更不會以物主的身份討論所收藏的藝術作品。他們不過是收藏能引起他們共鳴的作品。”

貝聿銘夫婦強調藝術家與觀賞者之間的關係,而他們的子女不論身處本國還是海外也堅守此信念,併成為貝建中、貝禮中及貝蓮從事藝術、建築、教育和慈善工作時的宗旨。

據悉,此次拍品將於巴黎(9月13至17日)、香港(10月3至6日)、洛杉磯(10月15至17日)及紐約(11月1至13日)進行預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