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千億級產業鏈轉到東南亞?這個縣級市笑了
2019年08月31日07:25

  標題:中國這個千億級產業鏈會轉到東南亞嗎?一個有5.8萬家民企和46家上市公司的縣級市笑了……

  來源:瞭望智庫

  網絡上,縣城經常被人拿來進行花式吐槽,有人覺得它“土”,充滿了泥土氣息;有人覺得它小,跟熟人碰面幾率大;也有人覺得它落後,經濟發展、文化氛圍、消費水平和產業高級感等跟大城市都沒法比。

  但也有很多人認為,以縣城為中心、鄉鎮為紐帶、農村為腹地的縣域是心心唸唸的故鄉,是少了些冰冷、多了份親切的熱情之地,是脫離擁擠和嘈雜的“綠色後花園”……

  無論怎樣看待縣域,有一點不可否認:它在中國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

  單是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占到國土面積的約90%、涵蓋9億多人口這一點,就決定了“郡縣治天下安”。

  如此重要且擁有這麼多人口和麵積的縣域,在GDP占比上只有56%左右,縣域經濟還蘊藏著巨大潛力。

(圖為中國縣域發展情況)
(圖為中國縣域發展情況)

  圍繞縣域經濟課題,庫叔近期調查走訪了不少在區域經濟發展上有特色、有實招、有秘訣的縣域,推出瞭望智庫縣域經濟調查系列。

  今天,庫叔介紹的是改革開放以來創造了“經濟奇蹟”,位於福建省泉州市的縣級市晉江。

  很多人用“愛拚才會贏”來概括晉江的發展曆程,但晉江今日的成就,靠的不僅僅是一個“愛拚”。

  文 | 黃俊峰 曾小溪

  “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拚,愛拚才會贏。”

  相信即便是完全不懂閩南語的人,對這首傳唱於中國台灣的閩南語歌曲《愛拚才會贏》也是熟悉得不得了。

  歌曲的詞曲作者陳百潭,本籍是福建省泉州市下轄的縣域城市——晉江。

  晉江,地處福建省東南,東瀕台灣海峽,南與金門島隔海相望,陸域面積649平方公里,海岸線長122公里。1992年晉江撤縣設市,轄13個鎮、6個街道,395個行政村(社區),戶籍人口114.71萬,外來人口130萬。

(圖源:中國旅遊資訊網)
(圖源:中國旅遊資訊網)

  時至今日,《愛拚才會贏》仍然唱響於晉江的大街小巷,而晉江一路走來的曆程,也可稱“愛拚才會贏”的現實勵誌故事。

  早在2001年“愛拚”的晉江的生產總值就突破了300億元,在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總量增長1300多倍,民營企業突破5.8萬家,誕生了46家海內外上市公司,擁有2個超千億產業集群、5個超百億產業集群,安踏、恒安、特步、361°、利郎、七匹狼等等很多耳熟能詳的品牌都出自這裏;頭頂“鞋都”、“傘都”、“拉鏈之都”、“陶瓷重鎮”、“夾克之都”、“體育城市”等一系列響噹噹的美名。這座面積僅649平方公里的“小縣”,用福建省1/200的土地創造了全省1/16的GDP,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排在全國第5位,全國中小城市投資潛力百強縣第3位,連續18年躋身全國百強縣前十。

  可能有人會問:當今時代,誰人不拚?但可不是誰都能像晉江一樣拚出個名堂。那麼,晉江為什麼能?

  1

  晉江告訴你應該怎麼“拚”

  2019年7月7日,美國加州奧克蘭,一款“中國品牌”籃球鞋的發售,吸引了上千美國人排隊購買,有不少人甚至前一天夜裡就帶著鋪蓋卷連夜等候了。

(圖為2019年7月7日在KT4-EAST BAY TIMES籃球鞋首發現場排隊的人們 圖源:安踏籃球)
(圖為2019年7月7日在KT4-EAST BAY TIMES籃球鞋首發現場排隊的人們 圖源:安踏籃球)

  國產球鞋,能在國際運動品牌霸主耐克的大本營——大洋彼岸的美國引發瘋搶,這場景是不是很魔幻?

  其實,這樣的場面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一年前的2018年3月5日,在美國加州的另一大城市舊金山,一款中國籃球鞋KT3-ROCCO的首發就曾讓美國人排起長隊。

(圖為2018年舊金山KT3-ROCCO發售現場排起的長隊 圖源:安踏籃球)
(圖為2018年舊金山KT3-ROCCO發售現場排起的長隊 圖源:安踏籃球)

  這兩款鞋子,都出自福建晉江的品牌——安踏。

  晉江之強,不只強在一個安踏。截至2018年底,晉江的GDP達到2229億元,財政收入230億,在全國所有縣域城市中高居第五(前四均為蘇南縣域城市)。

  不過,晉江今日的經濟騰飛,安踏等品牌能夠立足國際市場,得來實在不易。

  晉江,三面環海,土地貧瘠、人多地少,又極度缺水,正如南宋謝履所作《泉南歌》中所言“泉州人稠山穀瘠,雖欲就耕無地辟”;這裏在國防體系中長期作為海防前線,沒有國家大的基礎設施、重大項目投資;沿海位置相對偏僻,很難吸引優秀的大學、科研院所、技術人才;無特大城市作為支撐。

(圖為兼具曆史傳統與現代特點的晉江城市今景 圖源:晉江市人民政府官網)
(圖為兼具曆史傳統與現代特點的晉江城市今景 圖源:晉江市人民政府官網)

  如此縣情,加上計劃經濟體製束縛,改革開放前的晉江不說跟國內先進水平相比,就算是在自己周邊的“圈子”里,也是遠近聞名的“高產窮縣”。1978年,晉江的生產總值僅1.45億元,人均地區生產總值、人均收入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相當一部分人連溫飽都不可得。

  但曆史上、地理上種種不利條件,也塑造了晉江人骨子裡能闖敢拚的精神特質,這種特質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得到了集中釋放,並使晉江的經濟發展迅速走上快車道。

  本地先天條件的不足,還形成了晉江的“三閑”狀況。

  由於農耕條件惡劣,大量晉江人“下南洋”,他們回饋家鄉的僑彙形成了相當規模的“閑錢”;本地人大量僑居海外,空餘的住宅形成了大量“閑房”;地少人多,又幾無工業基礎,又累積了大量的閑散勞動力。改革開放初期,晉江正是利用這“三閑”起步,通過“三來一補”貿易,由鞋服、食品等傳統民生產品製造業著手,逐漸發展起自己的經濟。

  當時的晉江,“家家點火,戶戶冒煙”創企業,被稱為一座“睡不著”的城市,與此同時,大批晉江人走出家門,帶上自家製造的產品,不遠萬里奔赴全國各地,形成了一支龐大的“銷售大軍”。

(圖為晉江三創園加班到深夜的創業團隊 攝影|工人日報記者 吳凡)
(圖為晉江三創園加班到深夜的創業團隊 攝影|工人日報記者 吳凡)

  安踏今天的“掌門人”丁世忠,就曾是晉江“銷售大軍”中的一員,當時年僅十六七歲的他,帶上自家製造的600雙鞋子獨闖北京,拉開了自己創業的序幕。

  這種拚命奮鬥的狀態,使得晉江的經濟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僅僅是晉江下轄的一個陳埭鎮,到上世紀80年代早期產值就突破1億元,成為福建全省首個“億元鎮”。

  一切看起來都非常順利。

  但就在這時,1985年,震驚全國的“陳埭假藥案”爆發,晉江此前幾年取得的成就幾乎在一夜之間付之東流。

  “假藥案”發生後,晉江企業和產品的信譽遭到毀滅性打擊,晉江“銷售大軍”在全國範圍內頻吃“閉門羹”,很多外地店舖一聽是“晉江貨”就直接拒絕。

  貧睏了許多年的晉江剛剛有所起色,就遭遇這種災難性的局面,但他們沒有因此倒下,而是坦然面對失敗,並從失敗中汲取教訓。上世紀80年代末,晉江提出“質量上,晉江興;質量下,晉江衰”;到了1989年,晉江更是展開一場“晉江精神”的大討論,大家一致將“誠信”置於首位;1995年,晉江開始大力倡導“質量立市”。

  政府、企業和全體晉江人民痛定思痛,用自己的理念和行動,切實扭轉了社會對晉江的印象,晉江的經濟由此再次走上正軌。

  然而1997年一場亞洲金融危機,再次讓晉江人遭受重擊。

  此前,通過代工貼牌的鞋服製造,晉江的經濟恢復生機並有了巨大發展。但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使得晉江加工訂單急劇減少、利潤水平大幅下降,一大批中小企業直接倒閉。晉江人同樣沒有被打倒,而是從中明白了,必須要創自己的品牌才行。1998年,晉江市提出“品牌立市”,安踏、361°、特步等如今知名的品牌,正是在這次浪潮中逐漸成長壯大起來,直至有今天的成績。

  拚搏精神,不是晉江一家獨有,但晉江人有一種樂觀精神,不怕失敗,“輸贏笑笑”,輸就是輸,錯就是錯,從不諱談,並從中不斷成長。面臨艱苦的客觀條件,屢經挫折和打擊,晉江愈挫愈勇,這才有了今天的“勵誌網紅”。

  2

  一個小縣城也敢“高談”國際化?

  公元311年(西晉永嘉五年),中原發生了大事件,匈奴兵攻破晉都洛陽,俘虜晉懷帝,史稱“永嘉之亂”,原本富庶安定的中原地區由此陷入了長期的戰亂紛爭之中。這次大動亂,引發了中國曆史上第一次人口大規模南遷,衣冠士族、中原百姓紛紛南渡,由於江南東吳舊地的“本土”士族根深蒂固,不少中原南遷之人遷徙到福建沿海一帶,今天的晉江,當年也是中原人士僑居的重鎮。

  據載,這些西晉僑民,因懷念故國,便將流經的南安江更名“晉江”,晉江的地名也因此而來。

  宋元時代,晉江迎來了輝煌時代,其所在的泉州地區是當時的“東方第一大港”,國際貿易的中心,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海外貿易給這個土地貧瘠的地區帶來新的生機。

(圖為古泉州港示意,晉江由海外貿易而興)
(圖為古泉州港示意,晉江由海外貿易而興)

  可以說,從曆史上,晉江就與“僑民”、“海外貿易”結下了不解之緣。

  今天的晉江,同樣是一座“國際化”的城市。作為著名的僑鄉,晉江有“十戶人家九戶僑”之說。而在晉江市第十三屆黨代會上,晉江正式提出了要建設國際化創新型品質城市的發展藍圖。

  “創新型”、“品質”,這是城市發展的普遍追求,唯獨“國際化”一點,引起了不少人質疑:

  你晉江“區區”一個縣,怎麼敢“妄言”國際化?這豈不是“蛇吞象”?

  可還真不能小瞧了晉江,這個“小縣”走國際化道路,有著堅實的基礎,一點也不“違和”。

  首先,晉江有大量海外的僑胞,也有香港、澳門、台灣的同胞,總數超過300萬,分佈於全世界68個國家和地區,超過晉江常住人口,是晉江本地戶籍人口的3倍之多。

(圖為晉江梧林社區的華僑建築)
(圖為晉江梧林社區的華僑建築)

  其次,改革開放40年來,有大量的晉江企業走出國門,佈局全球,著力於品牌打造,在海外建立了分公司、研發中心、人才團隊和營銷中心,參與全球化分工,恒安俄羅斯公司、盼盼海外研發中心……都是傑出代表。

  第三,這些年來,通過走出去、引進來,也有不少國際化的企業進入晉江。晉江每天都接待著全球的商旅人士,第六屆APEC電子商務工商聯盟論壇、國際毛利經貿文化(晉江)洽談會等各類國際性論壇、會展接二連三落地這個閩南小城,不同國籍、不同膚色的客商來這裏對接洽談,尋找商機。

  除卻這些基礎條件,更重要的是,當今已經是高度國際化、全球化競爭的時代,無論視野是否放眼世界,都無法避免捲入國際競爭。在這種背景下,不進則退,國際市場不會因為你是小企業而網開一面,如果做井底之蛙,就不能獲得國際市場和資源,說不定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都會被搶走。因此,晉江企業想要獲得競爭力,國際化是必由之路。

  同時,隨著國際競爭的加劇和國際形勢更趨複雜多變,很多人對“中國產業向外轉移”畏之如虎,如臨大敵。

  但處在國際傳統製造業產業鏈前端的晉江對此看得卻十分清楚,部分產業的中低端環節向東南亞等地區轉移,這是市場客觀規律,是企業做大後降本增效、向外擴張的必然趨勢。

  然而一方面,這種轉移並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產業鏈的完整程度、勞動力素質、生產規模的承接能力等,不是表面的 “勞動力成本優勢”能夠輕易抹平的,這也是更多的企業面對東南亞等地的“成本優勢”,不是果斷轉移而是處在觀望之中,而一些已經“轉移”的企業又不得不“回頭”的原因。

  另一方面,把這種“轉移”一味看成危機也過於單純。

  實際上,晉江的對外產業轉移,與其說是被動的,不如說是主動的謀篇佈局,講的是“走出去,留下來”,對於走什麼、留什麼、怎麼留,有著自己長遠的規劃。

  包括安踏、恒安等在內的“明星”企業,把銷售中心、部分加工基地先走出去,而把總部基地、結算中心、精品工廠等關鍵環節留下來,對此晉江不僅不苦惱,反而鼓勵。“產業轉移”,並非洪水猛獸,合理科學的“轉移”,反有助於增強企業的競爭力和國際化水平,晉江的視野,不可謂不高遠。

(圖為安踏公司總部外景,安踏如今在全球佈局工廠、研發中心、營銷中心,但總部仍紮根晉江)
(圖為安踏公司總部外景,安踏如今在全球佈局工廠、研發中心、營銷中心,但總部仍紮根晉江)

  3

  晉江企業家們的日常

  在陳埭鎮晉江國際鞋紡城的海鷗鞋材店裡,庫叔還沒跟總經理丁婉玉說上幾句,她的兩部手機就同時響了起來。在她同客戶通過手機交談時,庫叔才發現,她一共配了4部手機!

  一問才知道,因為需要溝通的客戶實在太多,而一個微信號最多隻能加5000個好友,丁婉玉只能備上4部手機才勉強夠用。

  這樣的場景,是海鷗鞋材的日常,也是晉江國際鞋紡城數百戶商舖的日常。

  陳埭,這座從“假藥案”陰霾中涅槃重生的晉江小鎮,如今有一個響亮的名號——中國“鞋都”。這裏不僅出產大量的成品鞋,每年生產十幾億雙鞋子,占到全世界的五分之一,還彙集了幾乎覆蓋所有品類的鞋材輔料供應商,製鞋所需的每個金屬扣、每條鞋帶,各種鞋面、鞋底,都可以在這裏買得到。

(圖為坐落於陳埭鎮的晉江國際鞋紡城全景)
(圖為坐落於陳埭鎮的晉江國際鞋紡城全景)

  2017年10月31日,新建成的晉江國際鞋紡城正式對外營業,此前已經招攬到700餘家鞋材商舖入駐開業,過去較為分散的鞋材輔料供應商在這裏集聚起來。

  鞋材輔料的供應,在很多人看起來無非就是些釘、線、布片,似乎一點也不“高大上”,但這些“小老闆”們的視野和眼光,絕對超乎你的想像。

  丁婉玉剛剛對接的,是一位外國客戶,對方想通過微信語音通話功能與她對話,卻被她拒絕了,原因很簡單:她不會說英語。不過,她靠著微信的翻譯功能,完成了與眾多來自海外客戶的溝通。旁邊的董事長林海鷗泡上一壺茶,跟庫叔說,現在店舖的海外客戶確實越來越多了。

(圖為丁婉玉借助微信翻譯與海外客戶溝通)
(圖為丁婉玉借助微信翻譯與海外客戶溝通)

  海鷗鞋材的主營業務是鞋子的鞋面製作。這樣一個“小店”為什麼能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客戶,林海鷗給出了他的答案——兩個字“研發”。

  這聽上去似乎有點匪夷所思,在人們的印象中,“研發”都是科研院所或者大公司才能從事的“高端”事業,這種提供鞋材輔料的“小店舖”似乎跟“研發”兩字不挨邊。

  林海鷗一語道破:講研發,其實就是講市場需求,研發是為了造出符合客戶要求的產品。海鷗鞋材就是根據市場的需求,不斷更新鞋面的材料、式樣、設計,幾年下來生產的鞋面已有上千種。他還介紹,近來店裡更多地是直接向客戶展示半成品鞋型,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僅僅展示鞋面材料,這正是為了適應國際化市場的需求,一方面讓客戶更直觀看到成品的樣子,另一方面,面對日益增加的國內技術條件較弱、製鞋產業鏈尚不完善的第三世界國家客戶,半成品只要簡單加工即可成品。

(圖為海鷗鞋材店內的鞋面材料和半成品式樣)
(圖為海鷗鞋材店內的鞋面材料和半成品式樣)

  出身晉江本地的林海鷗、丁婉玉夫妻倆的創業始於2006年,雖然並沒有接受過很高的文化教育,對接國外客戶也只能依靠網絡翻譯,但術業有專攻,多年專營這一項業務,使他們對行業狀況把握得一清二楚,成為當之無愧的“鞋博士”。同時,他們又捨得花血本投入研發,如今海鷗鞋材每年的研發投入超過1000萬元,形成了一支相當有競爭力的研發團隊。無論客戶的要求是保暖、除臭、透氣抑或是高性價比,幾乎都難不倒海鷗鞋材,通過努力研發總有辦法實現客戶的需求。林海鷗“要做世界一流鞋材”的理想,並不是一句空話。

(圖為另一名來自北非突尼斯的客戶與丁婉玉通過微信溝通,點名“只要你家的貨”)
(圖為另一名來自北非突尼斯的客戶與丁婉玉通過微信溝通,點名“只要你家的貨”)

  把一件事做到極致,這就是核心競爭力。普通人、小企業也可以有大格局、高追求,只要肯鑽研、敢投入,一樣能夠做好研發。

  類似的情況在晉江國際鞋紡城可謂比比皆是。從事橡塑鞋底設計製造的愛海鞋材負責人熊先鋒,20年前從江西來到晉江打拚,這位“小老闆”也是一位“研發達人”。

(圖為愛海鞋材展示的鞋底式樣)
(圖為愛海鞋材展示的鞋底式樣)

  “我們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研發,一個鞋碼,橡塑模具費就得8000塊。”熊先鋒向庫叔介紹說。當庫叔問起愛海鞋材如今的研發目標時,他風趣地回答:“這應該叫做‘鞋海無涯’吧。”研發這項工作是沒有止境的,你偷懶了,放鬆了創新進程,忽視對市場需求的觀察,就很容易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掉隊甚至被淘汰。

  晉江企業家們,無論企業大小,都有一顆在本行業刻苦鑽研的“專心”和一顆要在業內闖出個名堂的“雄心”,為此他們時刻繃著一根弦,絲毫不敢懈怠。

  這,也許正是造就“鞋都”輝煌的關鍵。

  4

  “爆倉”之後對“脫實向虛”說不

  安踏公司投入15.5億元建設、去年剛剛投入試運營的一體化產業園,其大數據處理中心的一塊大屏幕顯示的內容格外引人關注,上面顯示的是安踏的倉儲物流與市場銷售的實時更新情況。

  這種整合公司所有物流平台,實現實時精準監控的數據分析系統,能細化到每個城市每個門店的銷售數量,無論從精準程度還是反應速度,都可以稱得上全國領先。這將幫助安踏有效瞭解市場供求情況,更好地去庫存。

(圖為安踏一體化產業園的大數據處理平台)
(圖為安踏一體化產業園的大數據處理平台)

  如今安踏花大力氣構築這一系統,其實並不難理解。

  因為,不論是安踏自己,還是整個晉江運動鞋服產業,當年都曾因為對庫存與市場供需的把握失準,而陷入巨大的危機。

  2008年前後,攜北京舉辦奧運會的東風,全球各大運動品牌掀起了一股“備貨熱”。彼時的晉江已然成為“中國鞋都”,各大相關企業在這場“軍備競賽”中自然也是不甘人後。當時,安踏率先宣佈,2011年專賣店要突破“10000”家,營收要“衝擊百億”;特步、361°、喜得龍等迅速跟進“萬店計劃”,晉江的製鞋機器全面開動。

  然而,行業對市場供需的錯誤判斷,在幾年後就呈現巨大的惡果。2012年,全國乃至全球的運動品牌幾乎全體“爆倉”,運動品牌集中的晉江,自然成為其中的重災區,僅安踏一家,就要面對30億的運動品牌庫存,不少知名的晉江品牌如德爾惠、喜得龍、金萊克等更是在這輪危機中徹底倒下,這甚至還波及到其他的服裝企業,勁霸男裝董事長洪肇明就在2013年初表示,2012年勁霸“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市場下滑”……晉江強大的生產製造能力形成了反噬。

  這場大危機,讓晉江的企業家對於市場供需和去庫存有了更加清醒的認識。正如九牧王董事長林聰穎在2013年言:過往樂觀的市場預期,令許多企業在過去四五年內設定了30%甚至50%的增長計劃,現在大家都在為過去的激進埋單。以安踏、九牧王為代表,從危機中倖存下來的晉江企業又怎會不從教訓中學習、反思?

  晉江人的一大優勢,就是善於學習,從不恥於問,借鑒他人的長處,從失敗中汲取教訓。

  今天的晉江,作為一個將傳統製造業做到極致的縣域城市,堪稱發展實體經濟的樣板。在如今一些地區、甚至是實體經濟曾經搞得很好的地區呈現出“脫實向虛”潮流的環境中,晉江能夠實實在在、心無旁騖抓實體經濟,顯得尤為可貴。不少人難免有這樣一問:傳統民生產品製造業,相比金融、房地產等,利潤低得多,面對虛擬經濟幾何倍數的快錢、熱錢誘惑,晉江人當真不動心嗎?晉江如何能做到“獨善其身”?

  泉州市委常委、晉江市委書記劉文儒告訴庫叔:晉江並不是沒有過脫實向虛的企業,但它們最終都失敗了;而中國其他個別地區丟掉自己的優勢產業,搞虛擬經濟,在新的國際形勢和市場競爭中,也失去了核心競爭力,抵禦風險的能力大大下降。善於學習的晉江人,看到別人失敗的教訓,就明白了,還是老老實實堅持自己的“本行”,只有繼續耕耘長期積累了優勢的製造業,才能培育自己的競爭力,走得長遠。

(圖為繁忙的安踏生產車間,晉江堅持實體經濟為根令人敬服)
(圖為繁忙的安踏生產車間,晉江堅持實體經濟為根令人敬服)
 

  因此,晉江人不是看不到虛擬經濟的高額利潤,而是通過自己的觀察學習,深知產業真正的競爭力在哪裡,最終選擇了傳統民生產品製造為主的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道路。

  5

  千億縣的自我修養

  中國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中,擁有“大學”的,可能兩隻手就能數得過來。而晉江,正是其中之一。

  坐落於晉江金井鎮的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於去年開始招收研究生,並將於今年9月招收首批本科生。劉文儒書記向庫叔回憶起福州大學落戶晉江的過程時說:“我們近幾年都是孜孜不倦地,一刻不忘去苦苦‘求親’,最終實現了。”

(圖為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2018年4月26日首批研究生入駐)
(圖為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2018年4月26日首批研究生入駐)

  晉江為何花大力氣“求”來大學?

  經濟規模超2000億,傳統產業已發展到極致的晉江,如今面臨的是全方位全面發展的新階段:產業要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城市要轉型升級,實現高品質;服務要轉型升級,實現高水平。怎麼實現?人才是關鍵。人才從哪裡來?這就需要大的科研院所和大學來培養和支撐。

  而當翻看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的院系和專業設置,就會發現其獨特之處。

  當前研究生培養設置五個學部22個專業:智能製造學部(涵蓋專業:機械工程、車輛工程、計算機技術、軟件工程、電氣工程、控製工程)、電子與信息科技學部(涵蓋專業:電子與通信工程、集成電路工程、測繪工程)、生物環境與化學材料學部(涵蓋專業:環境工程、材料工程、生物工程、食品工程、建築與土木工程)、經濟與管理學部(涵蓋專業:會計、金融、物流工程、應用統計、國際商務)、文理與藝術學部(涵蓋專業:工業設計工程、藝術設計、法律)。可以看到,其專業設置與晉江的產業狀況高度契合,直接服務於製造業,為晉江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量身打造,把產學研用一體化展示得淋漓盡致。

(圖為風景秀麗的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校區)
(圖為風景秀麗的福州大學晉江科教園校區)

  晉江始終很明確自己的優勢和競爭力所在。

  可能很多人會認為,晉江的傳統製造業已經發展“到頭”了,未來“轉型升級”的道路應該是淘汰這些“落後”產業,另起爐灶發展高新技術產業。但晉江人十分清醒,傳統產業≠落後產業,只要擁有核心競爭力,就是優勢產業;“傳統”與“高新”也並非格格不入,研發創新和科技含量,並不以產品的性質論高下,劉文儒書記向庫叔作了一個很形象的描述——“不管是鞋片、布片、紙片、薯片還是芯片,掌握了核心技術,就是好片”,一雙看來普通的鞋子所包含的科技含量,甚至很可能超過一般被認為是“科技產品”的冰箱、空調等。

(圖為安踏運動科學實驗室正在進行運動數據測試,2005年安踏斥資3000萬建立國內同行第一家運動科學實驗室,一雙看似普通的鞋子,可能有著意想不到的科技含量)
(圖為安踏運動科學實驗室正在進行運動數據測試,2005年安踏斥資3000萬建立國內同行第一家運動科學實驗室,一雙看似普通的鞋子,可能有著意想不到的科技含量)

  晉江堅持以傳統民生產品製造業為根,同時積極擁抱高新技術產業,比如集成電路、石墨烯、新能源等,這幾年,晉江落地了矽品、HDT高效太陽能等一大批高新技術產業。但晉江沒有大張旗鼓、好高騖遠,沒有盲目追求高科技、高附加值,而是幫助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為先進製造業。比如很多人眼中神秘而“高端”的石墨烯技術,晉江將它與傳統的鞋服製造行業緊密結合起來,製造創新性的鞋墊,雞蛋從9層樓高度落下砸在上面完整無損;石墨烯材料融入服裝可以增加保暖性,並能將服料做得超薄。

(圖為晉江石墨烯研究院首席專家許誌展示研製的石墨烯鞋墊)
(圖為晉江石墨烯研究院首席專家許誌展示研製的石墨烯鞋墊)

  作為中國縣域經濟發展的開拓者和領跑者,晉江可以說處在一個更高的“段位”,別人尚未走過的路,晉江已經先行趟過;在新的階段全面發展道路的探索上,晉江也先行一步,正在為未來精細佈局。正如劉文儒書記所言:我們的工作是為長遠的未來打基礎的,得“有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一定有我”的情懷,才能以長遠的眼光來做好這些基礎性的工作。

  “愛拚才會贏”,但絕不是“愛拚”就會贏,晉江一路走來,仍將前行。

  參考資料:

  《敢為天下先 愛拚才會贏——“晉江經驗”啟示錄》 | 新華社 2018.7.8

  張凡《“睡不著的晉江人”》 | 人民日報 2018.7.4

  楊偉偉 包鬆婭 王惠兵 宋寶剛《以誠相待——“晉江經驗”的誠信樣本》 | 人民政協報 2018.7.13

  張逸之 賀飛《“中國鞋都”晉江 為世界製造業帶來機會》 | 經濟參考報 2018.7.13

  王曉然 陳韻哲《運動品牌安踏建設一體化產業園 銷量數據反向指導研發》 | 北京商報 2018.6.29

  《安踏、特步、361°……壟斷大半個中國鞋服的晉江大佬們,竟然是一群阿拉伯後裔! 》 | 《東方紡織》週刊 2018.5.21

  吳亞東 韓丹東 符香凝 江越《晉江,咬住實體經濟照樣跨越發展》 | 法製日報 2018.7.13

  《關於印發晉江研究生院深化全日製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改革實施方案(試行)的通知》 | 福州大學信息公開網(黨務校務公開網) 2017.12.14

  《晉江的“草根產業”是怎樣升級的》 | 經濟日報 2018.7.12

  本文中除標明來源的圖片,其餘均來自網絡公開渠道,不能識別其來源,如有版權爭議,請聯繫公號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