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純血賽馬是如何煉成的?
2019年08月30日15:28

(▲《純血馬族譜》;選自Weatherbys)
(▲《純血馬族譜》;選自Weatherbys)

  純血馬的起源

  全球的純血賽馬主要分為平地賽(flat racing)和越障賽(jump racing)兩大類,越障賽又細分為跨欄障礙賽(hurdling)和越野障礙(chase/steeplechase),而參加這些比賽的必須是純血馬(thoroughbred)。

  基本信息

  純血馬誕生於公元17世紀至18世紀之間。

  根據《純血馬族譜》(General Stud Book)記載,那時英國引進了100多匹中東地區的種公馬(阿拉伯馬、巴布馬、土耳其馬等)與英國當地雌馬配種,配種所得的馬駒被認作第一代純血馬。而當今世界所有的純血馬的血統,都可以追溯到其中三匹阿拉伯種公馬上,這三匹馬也因此被稱為三大始祖(Three Foundation Sires)。

  三大始祖

  三大始祖中第一匹被引入英國的是拜耶爾土耳其(Byerley Turk, 1679年-1705年),他和三大始祖的另外一匹—高多芬阿拉伯(Godolphin Arabian)是現時超過5%的純種馬父線的始祖。

  (▲拜耶爾土耳其;畫家John Wootton)

  這匹馬據稱是在布達戰役(Battle of Buda)中被羅伯特•拜耶爾上尉(Captain Robert Byerley)捕獲,1689年作為一匹戰馬隨主人赴愛爾蘭參加威廉王之戰(King William‘s War),之後又參加了博因河戰役(Battle of the Boyne)。

  根據《純血馬族譜》的記載,拜耶爾土耳其子嗣甚少,直到1758年出生的玄孫希律(Herod)才開始擴大它的比率。

  達利阿拉伯(Darley Arabian, 1700年-1730年)是三大始祖中第二匹被引進的種公馬,由托馬斯•達利(Thomas Darley)在1704年間引入英國配種。其後代包括從未出賽的巴雷特徹特(Bartlett‘s Childers),他是有史以來最著名的馬匹之一日蝕(Eclipse)的曾祖父。當今世界95%以上的純血馬都是達利阿拉伯和他的後代日蝕的直系子孫。日蝕的骨骼標本現在陳列在英國皇家獸醫學院(Royal Veterinary College)。

  (▲達利阿拉伯;選自Wikipedia)

  三大始祖中最後被引入的是高多芬阿拉伯(Godolphin Arabian, 1724年-1753年),它和拜耶爾土耳其是現在超過5%的純血馬父線的始祖。這匹馬據信是送給法國國王路易十五(Louis XV of France)的禮物。在1729年由愛德華•曲克(Edward Coke)運到英國後,高多芬阿拉伯最後的主人是英國人弗朗西斯•高多芬伯爵(Francis Godolphin),這也是這匹馬名字的由來。高多芬阿拉伯在英配種15年,其中以1748年出生的馬湛(Matchem)影響力最大。

  (▲高多芬阿拉伯;畫家George Stubbs)

  三大基礎種馬

  除了三大始祖以外,純血馬父線血統的最終確立要依賴三大基礎種馬(Three Foundation Stallions)的努力,這三匹馬就是上文提到的希律(Herod, 1758年-1780年,拜耶爾土耳其的玄孫)、日蝕(Eclipse, 1764年-1789年,達利阿拉伯的玄孫)、馬湛(Matchem, 1748年-1781年,高多芬阿拉伯的孫)。

  希律於1758年出生在英國,是拜耶爾土耳其的玄孫。作為一匹賽馬10戰6勝,作為一匹種馬他是1777年至1784年英國與愛爾蘭冠軍種公馬(Leading sire in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他和馬湛是現在超過5%的純種馬父線的始祖。

  (▲希律;選自Wikipedia)

  希律的血統如下(紅色字體的便是拜耶爾土耳其):

  (▲數據來源PedigreeQuery)

  日蝕於1764年出生於英國,是達利阿拉伯的玄孫。出生時正值日蝕,便以此天文現象命名。作為一匹賽馬18戰全勝,死後人們解剖發現他的心臟竟然重達14磅(約6.4千克),這也許是他成功的關鍵。而作為一匹種公馬,日蝕是目前超過90%的純血馬父線的始祖。

  (▲日蝕;畫家George Stubbs)

  在英國賽馬會(The Jockey Club)的宴會廳里有一個鍍金鼻煙壺,乃英王威廉四世所贈,中間的馬蹄是日蝕的(This Piece of Plate with The Hoof of ECLIPSE was presented by His Most Gracious Majesty William the Fourth to the Jockey Club, May 1832)。

  (▲花和尚拍攝)

  英國傳統是賽馬死後要下葬它的三個H:Head, Heart, Hoof(頭部,心臟,蹄部),然而如日蝕這樣的傳奇賽馬,死後人們保留他的右後蹄,以做永久紀念。

  日蝕的血統如下(紅色字體的便是達利阿拉伯):

  (▲數據來源PedigreeQuery)

  馬湛於1748年出生於英國,是高多芬阿拉伯的孫。作為一匹賽馬12戰10勝,作為一匹種馬他是1772年至1774年英國與愛爾蘭冠軍種公馬(Leading sire in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他和希律是現在超過5%的純種馬父線的始祖。

  (▲馬湛;選自Wikipedia)馬湛的血統如下(紅色字體的便是高多芬阿拉伯):

  (▲馬湛;選自Wikipedia)

  (漢豐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