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萬人新研究顯示:同性性行為由多種基因和環境共同影響
2019年08月30日22:05

原標題:50萬人新研究顯示:同性性行為由多種基因和環境共同影響

近期一項發表在《科學》雜誌上的研究稱,通過對近50萬人的遺傳信息分析得出結論,人體中並沒有單一的所謂“同性戀基因”。結論指出,同性性行為受到基因和環境的共同影響,而且這個基因並非指的是單個基因,也不是幾個,而是很多基因,因此無法預測個體的同性性行為的發生。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8月30日報導,該研究使用了英國生物銀行近40.9萬人和23andMe(美國個人DNA鑒定公司)超過6.85萬人的基因數據。與會者被問及是否同性伴侶,以及是否有異性伴侶。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研究的方向注重針對“同性性行為”這一行為本身,而非“同性戀”這一身份。

對於研究成果,BBC稱,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得出結論,當考慮整個基因組時,遺傳因素所產生影響的比例為8-25%。

據英國《衛報》報導,研究人員共發現了五種顯示出與同性性行為有較為明顯的聯繫的單核苷酸多態性( SNPs)——兩種在男性和女性中都有發現,兩種僅在男性中發現,一種僅在女性中發現。該研究小組認為,僅在男性中發現的一種可能參與性激素調節,因為它與男性禿頂有關。但上述SNPs只能夠對同性行為提供不到1%的解釋。

此外,《衛報》稱,除了多種基因,環境因素也對一個人同性性行為的發生產生影響。

“從人們的基因組中預測個體的性行為實際上是不可能的。”23andMe的資深科學家薩塞拉龐薩蘇提(Fah Sathirapongsasuti)表示。

負責這項研究的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分析和轉化遺傳學部副教授Ben Neale告訴BBC:“遺傳學在性行為方面只擁有不到一半的影響力,但它仍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沒有單一的‘同性戀基因’,如果你打算根據基因測試去選擇你的同性戀伴侶,這其實並沒有什麼用。”

倫敦大學學院遺傳學研究所名譽教授大衛·柯蒂斯(David Curtis)表示,“這項研究清楚地表明,沒有單一的‘同性戀基因’這樣的東西。我們看到的是,同性性行為受到眾多遺傳因素的影響,但每種基因的影響都極小。不過,即使同性性行為不是由遺傳基因決定的,這也並不意味著它在某種程度上不是個人性格天生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紐約時報》進一步分析稱,研究結果清楚地表明,沒有單一的性行為生物學。例如,事實證明,影響女性同性行為的基因通常不同於塑造男性該類行為的基因。

這樣的結果在某種程度上使得遺傳和性行為之間的關係複雜化。換句話說,這項研究表明,雖然生物學塑造了我們最親密的自我,但這個“自我”也與我們的個人曆史相結合——在更大的文化和社會背景下展現出的特殊的自我。

雖然上述研究仍存有一定的局限性,包括僅將同性和異性行為二元區分、讓受試者自己填寫性行為經曆具有主觀性等,但這一研究的規模之大極為罕見,此前的類似研究受試者大多為幾千人。

《衛報》稱,1993年,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科學家哈默爾(Dean Hamer)和他的團隊發現X染色體上的DNA標記與男性性取向之間存在聯繫時,一種被稱為“同性戀基因”的東西推到了聚光燈下。而今這項新的研究結果雖然仍然支持遺傳學在同性性行為中產生作用的理論,但得出了明顯不同的結果。新的研究中沒有在X染色體上發現與性取向有關的DNA標記。

“這提供了另一種證據、另一種方法,表明遺傳基因對人們的性行為產生了強烈而重要的影響。”哈默爾對最新研究成果感到高興。對於兩次研究結論的不同,哈默爾把原因歸結為“最新研究的重點在同性性行為非性取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