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歌劇院整裝待發,即將遠航“沙漠明珠”杜拜
2019年08月30日09:58

原標題:上海歌劇院整裝待發,即將遠航“沙漠明珠”杜拜

2016年落成、2017年正式運營的杜拜歌劇院,是杜拜有名的文藝勝地,也是杜拜第一座真正的世界級文化設施。就像迎風而立的獨桅帆船,這座歌劇院擁有透明的全景式大廳,可容納兩千名觀眾,世界頂級的歌劇、芭蕾、戲劇、古典音樂每天都在這裏上演。

杜拜歌劇院外景

9月5日至12日,上海歌劇院一行235人將遠航“沙漠明珠”杜拜,攜歌劇《圖蘭朵》、舞劇《早春二月》登台杜拜歌劇院。這是杜拜歌劇院2019-2020年演出季的開幕大戲,也是上海歌劇院首度亮相中東。

女高音和慧助力中東首秀

普契尼的《圖蘭朵》取材自阿拉伯民間故事集《一千零一日》,作為西方人想像里的東方傳奇,這部歌劇從唱詞到舞美都極具東方色彩,一曲中國民歌《茉莉花》更被傳遍世界。上海歌劇院版《圖蘭朵》首演於2018年,來自普契尼故鄉的導演羅貝托·安多以及200多位藝術家的加盟,讓這部劇創下了開票19天即售罄門票的紀錄。

杜拜歌劇院內景

舞劇《早春二月》取材於中國作家柔石的小說《二月》,由編導王媛媛及其合作團隊操刀,用現代舞的形式描寫了1920年代中國江浙地區以蕭澗秋為代表的青年知識分子在理想與現實間的徬徨,無論是舞美還是服裝設計,處處都彰顯著中國文人的性格和氣質。

旅意女高音和慧的加盟,是上海歌劇院杜拜之行最大的亮點之一,這也是她首度與國內歌劇院合作、主演中國公主圖蘭朵。

“圖蘭朵是我20年歌劇生涯一直有意迴避的角色,我不希望這個令世人著迷的‘中國公主’過早地成為我的藝術標籤,直到今年,我才首度嚐試這個角色。”

去杜拜之前,和慧特意從歐洲飛到上海,與上海歌劇院完成音樂和戲劇的排練。因為雙方都準備充分,整個排練過程中,和慧和指揮家許忠的合作非常默契,與男高音韓蓬的合作也非常順利,上海歌劇院合唱團、交響樂團的實力同樣讓她放心。

許忠與和慧排練

即將與和慧對戲的韓蓬是國內近年人氣急升的男高音。早在10年前,他便因為榮獲維羅納“圖蘭朵”國際歌劇比賽第一名,與維羅納歌劇院合作演出了《圖蘭朵》里的卡拉夫,那個最終靠謀略和智慧征服圖蘭朵的韃靼王子。10年過去,韓蓬演唱這個角色遊刃有餘,更成熟也更老道了。

在另一組《圖蘭朵》里,女高音蒂奇亞娜·卡魯索、男高音於浩磊將分別扮演公主和王子。女高音徐曉英則將一口氣演三場柳兒,熟悉《圖蘭朵》的樂迷都知道,這個外柔內剛的角色舉足輕重,無論是她的兩首詠歎調,還是她將戲劇衝突推至高點的舞台表演,都對演員的功力與體力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為2020杜拜世博會預熱

為了杜拜之行,上海歌劇院早在4月便邀請歌劇導演新銳沈亮擔任《圖蘭朵》的複排導演,梳理打磨全劇並優化細節。

8月,上海歌劇院院長、指揮家許忠親自上陣,與特邀聲樂指導理查德·巴克、合唱指揮帕布洛·阿桑特一起,帶領全劇組精雕細琢,從角色的音樂作業到戲劇排練、樂隊合樂、帶樂聯排,幾乎按一部新製歌劇的流程重新打磨了一遍。

上海歌劇院排練

4月,《早春二月》同樣請了王媛媛來上海做劇目的恢復與修改,並針對全新的主演陣容進行了強化訓練,力求演員的每一個動作甚至眼神都經得起品味和推敲。

除了演員,兩部劇目的舞檯布景、服裝、道具,也都進行了仔細的核對、排查和適度調整。7月16日,8個裝滿服裝和道具的集裝箱從上海出發,運往杜拜。8月30日起,上海歌劇院一行235人將分批抵達杜拜。

“杜拜歌劇院不僅有世界最先進的舞台設備,也有國際化的管理團隊和運營理念,三年來已有眾多頂級藝術家和藝術團隊在這裏亮相。上海歌劇院受邀為新演出季揭幕,一方面體現了杜拜方對我們藝術品質的信任、對這次合作的重視和期待,另一方面也體現了上海歌劇院的品牌影響力。”許忠說。

上海歌劇院黨委書記範建萍介紹,2016年起,上海歌劇院先後與倫敦大劇院、倫敦市政廳音樂與戲劇學院、愛沙尼亞音樂會策劃公司、摩納哥蒙特卡洛歌劇院、美國哥倫比亞藝術管理公司等成功合作多個巡演項目,在今年的杜拜項目中,“我們首度嚐試與世界級歌劇院成本共擔、風險共擔、票房共享,開啟了中國舞台藝術作品與國際主流劇場平等合作的先河。”

演唱期間,上海歌劇院還將在杜拜歌劇院舉辦“上海魅力”圖片展,2020年世博會將落地杜拜舉辦,上海歌劇院的杜拜之行,毫無疑問將為中國文化的大規模到來做好鋪墊和預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