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手撕男人,每個女人都要學!
2019年08月29日16:15

  來源:心之助

  原標題:韓國最甜夫妻撕逼大戰:如何手撕男人,每個女人都要學!

  見過渣男,但沒見過這麼渣的。

  陳思誠跟他一比就是五好丈夫,張丹峰跟他一比簡直乖巧的不像樣。

  韓國最甜姐弟戀的離婚修羅大戰已經持續一星期了,狗血劇情層出不窮,又可氣又好笑。

  整個Battle過程安宰賢一直採用肉盾技能,瘋狂躲避;原本溫柔可愛的具惠善小姐姐秒變殺傷力最大的machine gun,把安宰賢的“甜男”外皮突突突打成篩子。

  無數事實證明根本不是具姐姐太作,而是安奶狗實在太渣。

  狗糧三年,我們等來一個求錘得錘的大瓜。

  安宰賢,撒得一嘴好糖。

  兩個人戀愛後,安宰賢依然在努力地做一個“合格”的綜藝咖,不論是導演安排還是處於自己的意願,他總是有意無意地cue自己的老婆,硬生生把具惠善拉進來加持他在節目中的存在感。

  在兩人戀情曝光之後,安宰賢火速在節目中給自己添加了一段戀情專訪:

  “我第一次見她眼裡就冒桃心,這種喜歡的感覺是藏不住的。”

  具惠善太會說,不勝枚舉。

  安宰賢嘴甜又捨得開口,非常擅長在1V1的狀態下扮演成小孩子。

  他諳熟如何把細小的語言做成蜜糖送到對方嘴裡,別說具惠善很受用,即便我們也看得直冒少女心。

  事實上,安宰賢對感情對性只在乎曾經擁有,沒想過天長地久。他並不在意自己到底離不離婚,反正過不好就走人,這點作風參照歐美明星。

  但他對伴侶的要求非常高,但這種要求只是對對方,而不是對自己。

  在新婚之初,具惠善曾經提到,兩個人的愛好有很大不同。安宰賢迅速反駁“我覺得愛好喜好是可以改變的,所以我努力地在改變。”

  事實上他的改變在哪呢?

  他開始學會在小姐姐炒菜之後做個擺盤了。

  沒錯,就是這樣,他的改變帶了兩個屬性

可有可無的;

想改的改改,不想改的就算了。

  於是他感到自己付出的愛就是完美的:“我都已經改了,所以我有權利要求你,嫌棄你,你不性感,你像一個普通人。”

  前有美劇《麥瑟爾夫人》,後有電影《十八歲未成年》,這兩個女主角都為了討伴侶的喜歡,淩晨起床,在伴侶醒來之前,就喬裝打扮,頂著完美精緻的妝髮做好了早餐。

  具惠善也這樣做了,在《新婚日記》中,她說,自己每天天不亮就爬起來洗頭髮,“因為丈夫討厭我頭髮有味道”。

  而已經成為夫妻的兩個人,安宰賢為了營造完美丈夫形象,連放屁都要去廁所。

  所以,原本記錄著美好的《新婚日記》,變成了兩人情變之後的《扒皮實紀》。

  說道這裡實在忍不住感慨,女人總是被罵太現實,但是女人永遠都是打嘴炮,嘴上說著我要找有顏值又很帥的男人,最後找的大多是醜矬窮——有感情之後,她們根本就不在乎你長什麼樣子;而無數相親節目里,男人總是嘴上說著,我想找一個心靈美的女孩,只看個人感覺。

  但他們看女人的感覺就是“皮膚白不白、胸夠不夠大,是不是好看,家庭有沒有壓力,能不能幫襯事業”,不是在看一個愛人,是在看一個資質是否過關的合作商。

  女人口口聲聲說要看條件,其實只是看感覺:安宰賢讓她動心了,不管安奶狗是不是糊穿地心,她都願意營造一個家。

  男人口口聲聲看感覺,其實都是看條件:具惠善給他創造了一個愛妻形象,具惠善有經濟基礎,具惠善長得好看,最好每天早上洗頭,完美的沒有一絲人味兒。

  還沒過新婚期,號稱願意為了老婆宅在家的安奶狗就開始打遊戲、頻繁出門和朋友聚會。

  他如同開掛一樣地“極力”證明自己是個膚淺的男人。

  小鮮肉的打臉總是來得那麼快那麼直接,從不落空。

  婚姻行過三年半,具惠善將糖親手碾碎,聲明簡短,信息關鍵:老公倦怠期,要離婚。

  這條聲明起初並沒有掀起多大水花,但是具惠善小姐姐果斷曝光了和安宰賢的聊天記錄,信息太長,我們只提取幾個重點:

安宰賢用敬語、具惠善用評語,男方自始至終語氣極其冷漠且拒絕見具惠善母親。

  這完全不是之前做遊戲都會想到嶽母的小奶狗了,基本上就是用得著你就是我媽,用不著你就是路人甲。

身為綜藝咖,安宰賢把《新西遊記》看得比婚變這件事更加重要。

  換言之,《新西遊記》能滿足自己的澎湃感和虛榮心,也能給自己搭建人脈,離婚也不是什麼大事,家庭可有可無。

具惠善依然想溝通,並不想離婚。

  隨後,有公司支持的安宰賢交出了一個不怎麼漂亮的公關回應:

  “知情人士”說,安宰賢是被離婚的。

  但必須要說,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機智的靈魂萬里挑一,所有的離婚疑雲在小姐姐的回應中安排的明明白白。

  一個短信、一條ins,暗錘了經紀公司和安宰賢沆瀣一氣。

  隨後具惠善表示:自己本來無意與安宰賢離婚,但丈夫與其他女人來往密切,讓她承擔了很多壓力。

  沒等小姐姐親自手撕渣男,就有網友代勞了。

  21日,安宰賢主動發聲,聲明這裏就不貼了,給大家提煉一下,這個聲明的主要意義在於突出他究竟有多蠢:

“我的丈夫想跟我離婚”——回應:“她到我房間翻我手機”

“我丈夫跟女性保持密切關係”——回應:“我有抑鬱症”

“我丈夫進入了情感倦怠期”——回應:“她跟我要錢”

這種顧左右而言他的“賣慘”,真的與他剛開始的無腦撒糖沒有區別。

  具惠善變成了韓國版李雨桐,求錘得錘。

  她先是表示:丈夫經常看一下油管廣播,說我有一對不性感的乳頭。

  隨後說明:老娘拿了所有的禮金捐款,老娘裝修了房子,老娘做了家務。就算是個保姆也要有工錢,我要的合情合理。

  聲明的最後,索性一錘定音:我不僅照顧我丈夫,我還照顧丈夫的家人。

  說好聽一點是我孝順,說不好聽一點,他掙了錢都不捨得給家裡改善生活,他跟軟飯男有什麼區別。

  關於胸部的問題,安宰賢自己也曾在綜藝節目中“招供”。

  看來安少年真的很喜歡胸部好看的女孩子,也算是另外一種“從一而終”吧。

  安宰賢的垂死掙紮依然不怎麼漂亮,有一個知情人士說“安宰賢非常委屈,要上傳全部的對話內容,一週內進行。”

  小姐姐已經剛得徹徹底底:別作妖了,反正也沒用。

  然後,這份赤裸裸的公關被撤回修改,把kakaotalk改成了短信內容。。。改來改去真的不是人設崩塌的問題了。。

  現在,等待安宰賢的是無數的解約,因為他並不像自己所表演的那樣愛自己的妻子。

  就連他最看重的《新西遊記》綜藝,也未必會讓他再出鏡了。

  現實中讓人倍感無奈的是,男人未必只有談婚論嫁時才會現實,他們在談戀愛的時候就很現實。

  他們總是把愛情當作買賣:“我給女朋友買了什麼,花了多少錢,值不值得,有沒有虧”。

  他們總會自己的小算盤在吵架時候赤裸裸的曬出來。

  好朋友最近分手了,分手完神清氣爽,她說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前男友那麼會算賬:

  “你憑什麼說我對你不夠用心?

  你過生日的時候,我給你買了條兩千的項鏈,七夕節的時候,我是不是給你定了一大束玫瑰花,還有樂園的門票,你知道我給你花了多少錢嗎?”

  。。。。

  “哪次你說想要什麼的時候我沒給你買,什麼姨媽色什麼豆沙色,口紅就給你買了一把吧,你塗了幾次?你這麼敗家我說什麼了?我對你不夠好?你長眼睛沒有啊?”

  吵完架,他們也散了。

  其實好朋友對男友很大方,他們吃飯基本是你請一頓,我請一頓,每次男朋友送他禮物,她都會送差不多價格的回禮。

  可笑的是,我以為我們在經營感情,可是你在做生意。

  今天,#具惠善文筆#一詞再次登上熱搜,無數網友表示被小姐姐的聲明戳痛。

  具惠善的確不夠性感,因為她實在滿足不了丈夫要求她騷氣衝天的性感。

  小姐姐退出經紀公司,還可以導戲、寫劇本,我們甚至可以大膽想像她會把這段充滿痛苦掙紮的婚姻寫成複仇版《回家的誘惑》。

  她的涵養和個性決定了她最多會撒撒嬌、忍住眼淚溝通一下,但是絕對不會跪下來捧著丈夫像捧著總統,也絕對不會舔著丈夫的腿祈求一點安慰。

  具惠善的精神世界太飽滿了,她擁有物質基礎,有顏有才有底氣,正直勇敢無所畏懼。可能恰恰是因為具惠善太過豐富的內心,所以無法做出符合安宰賢期待的事情。

  而安宰賢呢,在社會中精明的過了頭,他身高不錯,就去做模特;人家誇他長得帥,他就去做演員;人家說他比較會social,他就去做MC。

  可是,他做模特做不到top,演戲也沒有演技,MC也做得若有似無。拋開所有外在,安宰賢就剩下“具惠善丈夫”這一個title帶來的紅利。

  但他卻以欺負妻子為樂,且永不滿足。

  在這場破碎的童話婚姻里,我們可以看清太多東西:

  走掉的不是愛情,而是變心的那個人。

  幸運的是,這場婚姻里,是安宰賢先變心的,具惠善卻是先走出來的。

  如果將他們的感情做一個比喻,那麼安宰賢彷彿是洶湧的海浪,具惠善彷彿是溫吞的海龜。

  在海浪的猛烈席捲中,海龜暈眩了,但潮水很快褪去,只留下海龜與滿灘砂礫。

  安宰賢在情感中是激情型

“我看到一個女生,她長得很漂亮,我愛上她了。”時隔兩天。“漂亮女生不是每分每秒都漂亮,她原來是活生生的人,有小缺點,那我不要了。”

激情型的人,三分鍾熱血,五分鍾沸騰。雖然,他身處一段情感中會認為眼前這個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他很快會走神,如同掰棒子的狗熊,發現下一個更好。

他想要永遠活在激情里,害怕生活中的平庸,他不會處理矛盾衝突。也因此當矛盾出現,他就覺得不好玩了。

  具惠善在情感中是溫吞型

只有當巨浪湧來,她才會從笨重的殼中探出來身體,所以她才會把安宰賢強烈地、充滿表現慾望的示愛當作永恒。

溫吞型的愛人,通常比較被動。她們可能曾經受傷,因此愛情闕值非常高,只有對方證明了這麼多的愛,她才願意敞開心扉。

但是溫吞型愛人總是更長遠的後勁,更滿足於生活中的細水長流。

  蔡康永曾說:“人與人之間是有一個情感賬戶的,每次讓對方開心,存款就多一點,每次讓對方難過,存款就少一些。不要一味地從當中提領,任性地覺得,你的錢永遠揮霍不完,不是的,存款變成零的時候,就是對方離開的時候。”

  具惠善小姐姐對老公諷刺不性感的回擊,是把賬戶的清零。

  她俐落地轉身堪稱情感的教科書。我們可以從這段明星婚姻里,擷取許多營養,歸於我們自己的生活:

  如何判斷伴侶變了心?

  在這段婚姻的前半段,具惠善始終是不斷遷就、包容的,希望維護婚姻,如果她沒有錯失婚姻中的這幾個危險信號,或許安宰賢還有得救。

分居

  生活中有沒有分居為工作?有。

  著名金牌製作人王偉忠與他的太太已經分床多年,為了工作、為了生活習慣,他們更傾向於有自己的空間。但分床,是建立在感情上不被床隔開的基礎上,是建立在“我們隨時可以看到彼此,我們體驗著彼此體驗的一切”的基礎上。

  安宰賢以揣摩角色為由,向妻子提出了分居申請。

  其實這並不是分居,而是“分割你我”的開始,是“我想隨心所欲”的開始。試想,如果你深愛枕邊人,你願意跟她一起把一地雞毛紮成雞毛撢子,痛扁生活的話,你又如何捨得搬出去。

與異性曖昧不清

  安宰賢與其他女子一同慶生的照片,已經錘得不能再錘。

  真正的已婚男人,是絕對會拒絕跟異性的親密接觸的:

  杜江參加綜藝節目時與鬼鬼做遊戲,鬼鬼突然地靠近讓他非常緊張,一遍後退一遍喃喃道:“你不用靠我那麼近,我愛我老婆”。

  吳奇隆在參加活動時婉拒了粉絲的肢體接觸,說“我有老婆了”。

  與異性過頻繁的接觸,並不能突出你的好人緣,而是你在給自己尋找一個理直氣壯“看別人”的理由,也是在不斷試探伴侶的底線“這次我跟異性出去吃飯,沒反應,那麼我下次跟異性擁抱,也沒反應。那麼我知道,我的這種行為是會被容忍的。”

喪偶式、詐屍式婚姻

  在婚姻當中,安宰賢享受了完全被嗬護被照顧的感覺。一邊在電視節目中說喜歡大胸女人,一邊說自己的老婆不夠性感。

  只需要說幾句好聽的話,就能使老婆獲得滿足。經常嫌棄老婆,讓她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

  這種婚姻關係,只是一個人支撐起來的。而愛是兩個人的事,婚姻也是。

  具惠善要在這段失敗的婚姻中承擔責任嗎?的確

具惠善的同理心實在太強,以至於她聽到丈夫和其他異性的對話也選擇了隱忍不發。她甚至還提醒丈夫小心媒體小心人設。

  具惠善對人性懂得太少,她只能一邊要求自己做一個好妻子,一邊包容男方的習慣。她把自我享樂放在最後,愛的非常克製。

  這在事業上會是很好的推動,但在愛情上卻不是。也就是說,具惠善錯誤地用經營事業的執著、放棄享樂的習慣照搬到了婚姻中。

具惠善不會察言觀色,市井女人對待丈夫的那套她通通不會,所以她就真的相信丈夫搬走就是為了磨練演技。她看丈夫做不好家務,就乾脆自己來。

  這就導致了安宰賢正大光明在她眼皮下面一步一步地越界。

  也就是說,具惠善只顧著經營好自己的部分,完全處於付出和犧牲的狀態而不自知。

具惠善太剛,其實這也不算問題,因為她本來就不該忍。

  當然,具惠善也給出了應對辦法:

  1、 婚內,貓性處事。在婚姻中,要學會像貓一樣,不遠不近的與伴侶迂迴,對情感進行經營和把控,懂得懷柔政策。婚姻就像兩個人跳探戈,你退我進,我走你讓,而不是自己包攬一切。

  2、 婚變後,及時止損,不做慈祥小白兔。如果具惠善選擇隱忍不發,現在被潑一身髒水,前途盡毀的只怕是她了。當感情不在了,你分的有多幹淨,今後的路走起來就有多爽。

  3、 沒有愛情,我還有我。安宰賢除了變成“具惠善”的前夫,他一無所有。哦,對了,他還被網友評為一代乳頭鑒定師。而具惠善首先是演員、導演、編劇,其次是畫家、作家、歌手,最後才是安宰賢的前妻。有時候干乾淨淨的撇清所有複雜關係,還自己一個簡單的生活和形象,比尋死覓活都有趣。

  愛情從不破滅,變得不是愛情,而是變了心的人。

  最後,祝求錘得錘的安宰賢在事業穀底呆的自由自在;

  祝具惠善小姐姐,治癒自己,繼續精彩,從容等愛。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