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有東漢墨跡紙、西夏首領銅印的蘭州市博物館閉館六年重開了
2019年08月29日17:37

原標題:藏有東漢墨跡紙、西夏首領銅印的蘭州市博物館閉館六年重開了

地處黃河之濱的蘭州是絲綢之路上的重鎮,無論是代表遠古文明的彩陶文化遺址,還是漢唐古道的絲路要津,都留下了大量珍稀文物。

澎湃新聞獲悉,經過六年閉館升級改造後的蘭州市博物館於8月26日重新開館,這是蘭州市博物館自2013年閉館改造以來首次與觀眾見面。配合新開館,蘭州市博物館還精心設計和提升了基本陳列“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其館藏精品文物包括最早的墨跡紙之一“東漢墨跡紙”和國家一級文物西夏文“首領”銅印、宋代老子騎牛造像等。

蘭州市博物館展出現場 每日甘肅網 圖

據介紹,蘭州市博物館位於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慶陽路240號白衣寺院內,依原明代白衣寺舊址而建,成立於1984年,占地面積4700平方米,建築總面積近5800平方米,其中展廳4000餘平方米,庫房700多平方米。蘭州市博物館館藏文物12633件,其中,國家一級文物53件,二級文物82件,三級文物698件。館藏文物種類齊全,精品紛呈,按質地可分為陶、瓷、金屬、石、玉、紙質等,其中以馬家窯文化為主的彩陶,明清甘肅地方名人書畫以及白衣寺塔藏文物較為豐富,也較有特色。半山彩陶鼓、東漢墨跡紙、明代首飾工藝品均為同類文物中的精品。

蘭州市博物館基本陳列“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

據蘭州市博物館提供的資料,蘭州市博物館於2013年開始基本陳列提升改造工程。經過6年的擴建改造,於8月26號正式開館對外開放,升級改造後陳列展廳面積增加至3600平方米,比原來增加1000多平方米。提升後的基本陳列“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也在同日與觀眾見面。據瞭解,“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共分為遠古文明——神秘彩陶、青銅文化——民族交融、漢唐古道——絲路要津、宋元津城——渡口烽火、明清風韻——金城攬勝5個單元,展出館藏文物474件。其中中國已知最早的打擊樂器之一馬家窯文化馬廠類型彩陶鼓、迄今發現最早的墨跡紙之一“東漢墨跡紙”和國家一級文物西夏文“首領”銅印等蘭州市博物館的重要藏品也在展陳之列。

蘭州市博物館收藏的迄今發現最早的墨跡紙之一——“東漢墨跡紙” 蘭州市博物館 圖

對於東漢墨跡紙,博物館方面公開的資料顯示,該紙出土於蘭州伏龍坪龍尾山東漢墓。直徑17.5釐米,麻紙,發現時紙張均已成圓形,紙質柔軟有韌性,邊沿少許殘缺,出土時是作為銅鏡的襯墊之物,現保留下來的兩塊紙正是置於銅鏡下方。紙張表面均有少許黴斑和殘損,其中一張品相完整,直徑17.5釐米,殘留墨書約40餘字;另一張殘損較嚴重,直徑17.8釐米,殘留墨跡約60餘字;字跡均為毛筆書寫,書體為隸書,工整秀美。由於腐蝕嚴重,紙的原始形狀無從考證,書寫的內容已無法完整地釋讀,但從殘留的字跡分析,應與當時人們的生活有關,這也說明紙在當時已經進入到了人們的生活當中,而且極有可能已經開始普及。東漢墨跡紙的發現,在同時期發現的紙中實屬罕見,不僅是一件研究漢代造紙技術與紙的使用的重要佐證,也是我國考古界的一大至寶,同時也為書法藝術的研究提供了實物資料,國家一級文物。

陶鼓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打擊樂器之一,也稱為土鼓,《周禮》、《禮記》均有記載。古人用它敲擊出高昂而有節奏的鼓聲,為跳舞的人們伴奏。陶鼓在遠古人類社會中,不僅充實了人的精神世界,更是原始巫術和祭祀活動中不可或缺的物品。此次展覽展出的彩陶鼓屬於馬家窯文化馬廠類型,馬家窯彩陶文化因1923年首先發現於甘肅臨洮的馬家窯村而得名,是繼中原地區仰韶文化的彩陶衰落以後,將彩陶推向又一新高度的彩陶文化。它出現於距今5800多年的新石器時代晚期,曆經了3000多年的發展,主要有石嶺下、馬家窯、半山、馬廠等類型。此外,出土於紅古區的馬家窯類型彩陶甕,也因其豐富的富於變化的圖案裝飾,成為展廳里備受關注的“彩陶王”。

貝葉雙耳彩陶罐
雙勾紋雙耳彩陶罐

戰國青銅劍 每日甘肅網 圖

“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展出的藏品值得一提的還有一件“東漢墨跡紙”和西夏文“首領”銅印。據瞭解,“東漢墨跡紙”是1987年9月,蘭州市博物館工作人員在清理城關區龍尾山伏龍坪東漢磚墓時發現,直徑17.5cm。這是迄今發現最早的墨跡紙之一,它為研究中國的造紙術及書法藝術提供了寶貴的實物資料。而西夏文“首領”銅印的展出則為我們不斷解密西夏王朝和西夏文化提供了其中一把重要的鑰匙,也為我們不斷研究西夏文明提供了寶貴的實物資料。

西夏文“首領”鋼印 每日甘肅網 圖

據史料記載,西夏官印的主要材質有金、銀、銅以及銅料鍍銀四種,但就考古發現來說,大部分為銅印。這些官印據有關專家考證,大多是具有世襲身份和較高地位的族長領袖所使用,他們在西夏政府中或部族中擔任領袖、武職或其他的相應官職。

而就蘭州市博物館所藏的這枚西夏銅印的類型來說,早在清朝末年的著錄裡面就可以看到,但卻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印。直到20世紀初,西夏文字開始被解讀,羅振玉父子根據背款上的文字,確定它為西夏官印。20世紀70年代中期的一個西夏學家,叫做黃振華先生,將這個銅印印面上的主文字翻譯出來,才確定了是“首領”二字,從此將這類印統統稱為“首領”印。

蘭州市博物館所藏的西夏“首領”銅印以篆書來表現,用的是在印章中官印常見的九疊篆文,傳世的和出土的西夏文篆書官印以“首領”二字印最常見。從功能上來講,西夏文印章同樣是借鑒漢文印章的產物,同樣是用來表示身份、地位、權力等級的象徵。一般邊長在5釐米左右,印章背面的柱鈕上刻有表示方向的西夏文“上”字,印背兩側陰刻有年款和人名,印文的點畫屈曲摺疊、深厚凝重,有雙邊;整體佈局參照漢印中的“滿白法”佈局,並且仿照唐宋印中通用的九疊篆法,富有變化。

宋代老子騎牛造像

該館的另一重要文物是宋代老子騎牛銅造像,據博物館提供的資料,該造像通體高58釐米,重10.5千克,老子騎牛造像銅範鑄造,由底座、老子騎青牛兩部分構成,人與牛範鑄法鑄造,然後與底座銲接而成。底座呈平面四足長方形,上立一頭青牛,體格健碩,四肢粗短、牛尾自然下垂,牛首前額正中處貼圓環用繩相繫於鼻啣環,牛首微向身體左側扭轉,神態溫順。老子身著斜領寬袖長袍,袍擺自然下垂於足面,衣紋簡潔流暢,右手握與鼻啣環相系之韁繩,腰間繫帶,長袖半掩雙手,左手輕扶於左腿膝關節處,頭部向身體左側扭轉,腹平背直端坐於牛背。老子面容豐潤,長眉長鬚、慈眉善目,額頭有皺紋,嘴角略上翹。此件銅造像造型古拙,形態逼真,是全國存世不多的道教造像珍品,也是國家一級文物。

明代三彩明器

在展陳方面,“大河流韻——蘭州曆史文物展”還採用了數字技術完整、生動、互動地活態化再現文物本體及其曆史文化內涵,用“全景+虛擬動畫+全息展示”的方式介紹館藏精品及蘭州出土的珍貴文物,全面展示蘭州市重要古代文化和考古研究成果。

蘭州市博物館館長董亞莉在接受蘭州媒體採訪時說,“經過改造提升後的蘭州市博物館,從基本陳列方面來說,整個展館在確保每個單元文物展品數量的前提下,適時運用影視、多媒體及全息展示手段,聲光色的相互配合,以現代的展覽手段展示傳統的文化,增強展覽的觀賞性與趣味性。同時在展覽中還利用科技手段製造出了‘伏筆與心理起伏’,旨在引導觀眾有興致的進行下一步的參觀,淡化傳統展覽設計中‘展線’概念,使觀眾有‘不虛此行’的觀賞效果。”

明肅王千字文手卷 蘭州市博物館藏

據悉,為推動文物活起來、走出去,弘揚隴上書畫藝術,加強博物館館際交流,優化文物資源配置,拓展合作空間,蘭州市博物館與永登縣博物館、榆中縣博物館、皋蘭縣博物館聯合舉辦的《硯池沉香——蘭州市四館館藏清代書畫聯展》,也於8月26日在蘭州市博物館東展廳開展。此次聯展的唐璉、朱克敏、王岱、白延齡、溫虛舟、趙衝穀、馬文炳等十七位名家105件藏品是在四館眾多書畫藏品中精心挑選出的。

蘭州市博物館館長董亞莉認為,隨著文博事業的發展,在曆史長河中被長期埋藏於地下的蘭州文物古蹟,得以重放異彩,“蘭州市博物館已成為讓人們瞭解蘭州、熱愛蘭州的一個對外窗口。抑或我們換個角度,不把這些陳列在博物館中的文物當成單獨的物件,而是當成線索,讓所有的線索交織起來。那麼,在這裏獲取到的知識,再結合新展所突出的理念和革新,就對蘭州這座曆史悠久的城市感受更加豐富飽滿了。”

(本文綜合自蘭州市博物館公開的資料及每日甘肅網、蘭州晨報等相關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