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氪信科技CEO:希望“A班計劃”縮短人才與成功的距離
2019年08月29日15:10

原標題:專訪氪信科技CEO:希望“A班計劃”縮短人才與成功的距離

氪信科技CEO朱明傑。上觀新聞 圖

“在人工智能創業時代,那些頂尖的人才還有必要再像以前互聯網時代一樣,或者是電商時代一樣,擠到北京,擠到杭州、深圳這些地方,或者還是在國外創業嗎?”氪信科技CEO朱明傑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時反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對於自己提出的這個疑問,朱明傑用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簡單來說,朱明傑辦了這樣一個事:先建立起了一個高質量的AI圈子,然後借助這個圈子的力量挖掘全球範圍內最具影響力的年輕人,縮短他們與成功的距離。

在去年上海舉辦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他牽頭成立了由20位人工智能(AI)企業的青年創始人和資深科學家組成的AI青年科學家聯盟(梧桐彙),通過產學研對接、金融服務和人才培養,推動中國本土AI產業與人才不斷聚合。

在今年的人工智能大會上,AI青年科學家聯盟又推出了“A班計劃”,這項計劃旨在挖掘全球年齡20-30歲之間最具潛質的AI青年,集合聯盟成員單位資源和政府相關政策支持,為他們提供創業或學術導師一對一指導,國家重點實驗室項目對接,孵化器、加速器與資本對接等權益。

翻開朱明傑的簡曆,你可以用“別人家的孩子”來形容他。朱明傑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少年班,是有中國AI屆黃埔軍校之稱的微軟亞洲研究院與中科大第一屆聯合培養的博士,後在德國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跟隨數據界的泰鬥Gerhard Weikum從事大規模語義圖挖掘的博士後研究。博後期間,朱明傑認識到計算機的研究趨勢緊隨業界,隨即從學界轉戰互聯網企業,從無到有地建立了雅虎搜索、eBay數據挖掘、並主持組建攜程大數據部門。與此同時,朱明傑繼續學界探索,並兼任複旦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電子科技大學客座教授。

2015年12月,朱明傑在成立上海氪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氪信”),主要業務是為金融機構提供智能風控、智能營銷、智能運營等領域的建模和業務諮詢服務。氪信目前已成為招商銀行、工商銀行、民生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浦發銀行、中銀消費金融、招聯消費金融等多家金融機構的全程AI夥伴。先後獲得招商局創投、上海金融發展投資基金、真格基金、火山石資本、美國中經合集團、墨白資本等多輪重量級投資。

為什麼會選擇在上海推出“A班計劃”

錢學森的導師西奧多·馮·卡門,曾在一場授勳儀式上拒絕了美國總統甘迺迪的攙扶,當時他用一句一語雙關的俏皮話拒絕了總統的好意,他說:“總統先生,向下走的人無需別人攙扶,只有往上攀爬的人才需要他人助一臂之力。”

或許是從這個故事中受到的啟發,朱明傑說決定去做“A班計劃”的目的就是很簡單:幫助那些有潛力的年輕人,挖掘他們,以自己的經曆為鑒,加快他們的成長,助他們一臂之力。

據澎湃新聞,經過為期半年的推薦與自薦,目前首批A班生已全部招募完畢,他們分別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卡耐基梅隆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紐約大學、斯坦福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浙江大學等海內外高校。研究範圍覆蓋了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機器人、數據挖掘等AI研究熱點領域,其中有三人在世界頂級學術會議上獲得Best Paper獎。

而在上海推出“A班計劃”,朱明傑認為更加有意義。“我認為今天上海,我們都在講有人才,有很好的AI落地場景,這是上海的優勢,因為產業比較成熟。我的判斷是說在AI創業時代,它不再像以前互聯網時代,只要有互聯網的人聚在一起就可以了,因為今天是AI+各個行業,你得有行業,尤其是這些行業相對比較規範、成熟,它是面臨一個技術升級,有這樣的基礎,上海是有這樣的條件的。”朱明傑說。

此外,朱明傑認為上海吸引人才的優勢還在於以下幾點。“上海的生活配套完整,營商環境,各個產業很成熟,同時上海文化比較遵守商業規矩,這一點接近發達國家的市場。”

用AI落地最具價值的金融領域

2015年,氪信在上海成立,作為國內第一家專注於金融業務升級的人工智能企業,氪信致力於結合全域知識圖譜與機器學習技術,助力金融機構實現用戶價值放大、風險控製強化和經營效率提升。

在眾多的應用場景中,為什麼氪信會選擇金融行業來落地?朱明傑有自己的思考:在人工智能時代,各個行業都有這樣的問題:不可能再靠人來一對一服務了,於是讓電腦和算法幫助人,服務更多的人。

但是對於某些行業來說,能用來計算的數據量遠遠不夠,那就不存在人工智能算法用來解決問題的意義。“有足夠的數據,而且那個場景和用戶體量要大,最好它提供的服務核心就是靠數據來驅動的,而金融行業正好都非常符合這些特徵。 ”

另外,朱明傑認為這樣的選擇也是趨勢所向。“這件事情其實它是反映了一個社會發展階段的問題,美國也是這麼走過來的,最開始是toC的公司打基礎,後面是提升效率的要求,用數據驅動改造,就需要各種技術,需要技術上的細分。人工智能提供的是某一個環節或者是決策效率和智能的,而金融正是需要這種需求。 ”

我是長期主義者

相比人類,人工智能的長處是能處理大量的數據,記憶力好,不怕累,還速度快,但要讓計算機來推理問題,往往就非常困難。

利用人工智能在計算和處理數據的長處,氪信科技開發出了一套監測可疑交易的系統。 據氪信介紹,氪信構建客戶級別關係網絡和知識圖譜,利用圖挖掘技術和基於半監督的圖卷積神經網絡(GCN)識別可疑交易。同時,結合氪信列式計算引擎處理海量曆史交易數據(150億交易數據僅需10分鍾的計算用時),構建基於半監督的欺詐賬戶識別模型體系,用於金融反欺詐交易場景。

除此之外,氪信還利用機器學習幫助解決信貸風控欺詐。通過使用大數據和可替代性數據,氪信利用互聯網大數據建立了一套模型。氪信的模型是拿曆史的樣本去預測。簡單來說就是利用大數據曆史來判斷新用戶是“好人”還是“壞人”。

這些應用都在真實地為金融行業帶來改變,也為公司業務帶來良好的增長。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朱明傑透露,公司從去年就開始盈利了,並且每年都是保持了三倍以上的營收的增長。

對於未來,朱明傑說自己是一個堅定的長期主義者。“你的AI組織要變成一個成熟的商業公司,這是一個長期的事情,也是我們今天正在做的事,我解決的客戶是在哪裡,我的產品應該怎麼樣,我應該執行成什麼樣,相應的組織建設變成什麼樣,最後完成這個商業閉環,不斷往前走。我覺得這是所有的公司創業,不管是不是AI,都要解決的最關鍵的問題。 ”

至於是否會讓公司上市,朱明傑也做了回答:“我們計劃是在國內市場上。至於是上科創板還是創業板,什麼時間點,我們其實是一個綜合考慮的這件事。 對於公司來說,最根本的還是核心業務發展和組織建設。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