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韓國出手 暴露日本隱藏多年的驚人實力
2019年08月29日20:22

  原標題:向韓國出手,暴露日本隱藏多年的驚人實力!

  自日本政府宣佈對出口韓國的半導體材料加強審查與管控以來,雙方爭端持續升級。半導體產業是韓國的支柱產業,在原材料供給方面對日依賴度非常高。日本在此次對韓出口管製中顯示出一劍封喉的製禦能力,與其處在產業鏈上遊的位置密不可分。

  圍繞日韓紛爭,韓國在暴露出自身產業鏈缺陷的同時,也讓人注意到日本被低估的經濟實力和科技創新力,因此有必要對所謂“日本失去的二十年”進行重新審視。

  1

  2019年7月,日本列入對韓出口管製範圍的半導體原材料,包括“氟聚酰亞胺”“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三者皆為半導體製造過程中所不可或缺的關鍵性材料。在這些材料上,不僅韓國對日本依賴度很高,其中氟聚酰亞胺和光刻膠的對日進口依賴度達到90%以上,高純度氟化氫的對日依賴度也超過40%。

日本宣佈將韓國移除“白名單國家”後,韓國社會掀起抵製日貨運動。
日本宣佈將韓國移除“白名單國家”後,韓國社會掀起抵製日貨運動。

  而且,在整個世界市場上,日本企業也佔據著70%-90%的壓倒性份額。原材料和生產設備盤踞半導體產業的上遊環節,控製著整條產業鏈的源頭。因此,在此次日韓爭端中,日本政府堅持強硬態度的背後,是來自產業鏈上遊的底氣與製禦能力。

  據日本媒體分析,除上述三項原材料外,日本企業在其他關鍵材料和半導體生產設備上也占有較高的世界份額。例如,在矽晶圓、光掩模、以及封裝材料等核心材料領域,日本企業能夠占到全球市場的五成份額。

由索尼公司開發研製的機器狗“AIBO”頗受消費者青睞,AIBO搭載了人工智能,可以主動接近人,併發出狗的叫聲。
由索尼公司開發研製的機器狗“AIBO”頗受消費者青睞,AIBO搭載了人工智能,可以主動接近人,併發出狗的叫聲。

  其中,信越化學工業、SUMCO、住友電木、日立化成、大日本印刷、凸版印刷等主要生產商,在各自的業務領域均排名世界前列。在生產設備方面,根據美國半導體市場調查企業VLSI Research所做的排名,2018年全球十大半導體生產設備供應商中,日本企業獨占5家,其餘為美國4家,歐洲1家。

  因此,日本對韓國實施出口管製的氟聚酰亞胺等三項原材料,僅僅是日本半導體產業版圖中的一小部分。看似沒落的日本半導體產業,突然轉身變為日本牽製韓國的利器,這其中的產業佈局和戰略思維值得深思。

  2

  包括半導體產業在內的諸多領域,日本的科技創新力不容小覷。根據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原湯森路透知識產權與科技事業部)每年度公佈的全球百強創新機構名單,自2014年起,日本趕超美國,在大多數年份成為百強榜上企業數量最多的國家。

夜晚繁華的東京
夜晚繁華的東京

  百強創新機構名單始於2011年,全球共有35家企業在所有年份均榜上有名,其中日本占14家,排名第一,這體現了日本企業的持續創新力。2014年-2018年間,除2016年外,日本企業在百強榜上的數量保持在39-40家(2016年34家),日美合計約占總數的75%,日本成為與美國並立的全球創新中心。

  自2000年以來,日本幾乎每年都有自然科學諾獎獲得者出現,科技創新的源泉來自於堅實的基礎理論研究和雄厚的科研成果積累。

  科技創新是產業升級的後盾。日本通過不斷加大科技投入,控製技術含量大、進入壁壘高、壟斷程度強的產業鏈環節,從而形成產業隱形競爭力,並在世界技術革新潮流中,保持並不顯眼但始終核心的位置。

在日本科學未來館參觀的中學生
在日本科學未來館參觀的中學生

  如果對日本企業創新進行分析,可以看出日本發展科技的重點領域。以2018年百強創新機構為例,日本企業主要分佈在汽車、化學、硬件和電子、製造和醫療四大領域。

  其中,在汽車領域,日本企業上榜6家,占比86% (共7家企業,另外一家是中國比亞迪);在化學領域,日本企業上榜7家,占比70%(共10家企業,其餘為美國3M、陶氏杜邦,以及德國巴斯夫)。

  即使被列入家用電器的鬆下和索尼等,也在進行業務革新,探索從B2C到B2B的轉換,培育醫療業務新增長點,強化CMOS影像傳感器等半導體業務的競爭優勢。

  3

  自上世紀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崩潰以來,就一直有“日本經濟失去了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說法,這種看法可能影響到我們對日本的客觀判斷。此次日韓紛爭讓人注意到日本被低估的經濟實力和科技創新力。

  現階段在觀察日本經濟時,一直存在一個誤區,即總是以中國經濟、美國經濟或者日本高速增長時期和泡沫經濟時期為參照物,這成為“失去了二十年”的根源。

對於日本是否真的“失去了二十年”,其實在日本國內也是觀點不一。
對於日本是否真的“失去了二十年”,其實在日本國內也是觀點不一。

  同時,由於中日關係一波三折,民眾對日本心結難平,出於唱衰日本的心理,“失去的二十年”在國內輿論中廣為流傳。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所謂“失去的二十年”,實際上是日本改革調整的20年,是砥礪創新的20年。

  日本在1955年-1973 年間實現了高速增長,已經完成了追趕歐美髮達國家的任務,在20世紀80年代末經濟處於鼎盛時期後開始走向低迷,但是直到現在,日本仍然是一個經濟體量大,科技能力強,居民生活水平高的發達國家。

  日本GDP 總量居世界第三位,人均3.9萬美元,是中國的4.1倍。據世界銀行的統計數據,日本研發支出占GDP的比重排名世界前五。企業的高研發投入,促使日本的潛在技術實力上升,在世界產業鏈條中位居高端,控製力逐漸增強。

  以半導體製造的關鍵設備為例,據日本政策投資統計數據,2001年-2010年間日本企業在塗膠顯影機、檢測設備和切割設備領域的市場份額分別由66%、67%和77%,增長至81%、75%和87%,在清洗乾燥裝置和減壓CVD裝置領域的市場份額也分別由38%和46%,增長至55%和53%。這成為日本控製半導體產業鏈源頭環節的核心支撐。

在上世紀的日美貿易戰期間,美國人砸爛日本車以示不滿。
在上世紀的日美貿易戰期間,美國人砸爛日本車以示不滿。

  回顧戰後曆史,日本並非一貫低調,也曾經張揚過,並為此付出巨大代價。日本經濟在80年代中期後進入最輝煌的時期,浮躁之氣開始充斥日本列島。

  彼時的日本從政治家到普通國民,都以為日本經濟增長前景不可限量,這種自滿導致整個國家對泡沫失去警惕。日本投資者開始對美國進行大規模投資,甚至聲稱要“購買美國”。

  眾所周知,美國很快有了動作,首先是美日貿易戰,接下來就是“廣場協議”迫使日元急劇升值,再加上後來經濟政策失誤等各種原因,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從此陷入長期低迷。

  此後,日本選擇了明退暗進的 “哀兵之策”,嚴防其他國家的捧殺,自我宣傳“日本失去了二十年”,長期低調行事。2008年,金融危機對日本造成沉重打擊,各項經濟指標迅速下滑,日本的電視、廣播、互聯網和平面媒體上充斥著政府官員的發言、學者的分析以及各種報導,一片哀鳴。

  但當2009年6月日本經濟在發達國家中第一個“觸底”,2010年GDP反彈增長3.4%時,不但政府不發聲,也很少有專家評論和媒體報導。另外,東日大地震發生後,關於日本損失慘重的報導非常多,但實際上日本產業鏈條迅速恢復,特別是2013年以來,日本經濟已經實現了長達76個月的戰後最長的繁榮期,對這些各種報導卻又非常少。

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對日本影響很大,但是災區的重建工作也很快。
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對日本影響很大,但是災區的重建工作也很快。

  在泡沫經濟崩潰20年後,日本仍然保持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地位,且到2030年仍將保持世界前五,到2050年也能保持世界前八。日本的經濟實力和政府掌控宏觀經濟運行的能力不可輕視。

  更需要認清的是,日本正在進行從“世界第一”到“世界唯一”的戰略轉型,在這一戰略指導下,日本企業積極調整產業佈局,表面上看,一些日本傳統企業正在逐漸沒落,東芝、夏普等知名企業也出現虧損,但這並不意味日本製造業的真正衰退,而是日本產業轉型升級、向產業鏈上遊攀升的過程,最終使其獲得了製衡產業鏈其他環節的絕對優勢。

  此次日韓爭端恰恰證明了這一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