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掀起總部爭奪戰:總部經濟太多 總部快不夠用了
2019年08月28日10:05

  多地掀起總部爭奪戰:總部經濟太多,總部快不夠用了

  如果說本世紀初的總部爭奪潮中,跨國公司是主角,京滬是玩家;那麼本輪爭奪的焦點則是本土企業、創業成長型企業;而多中心的、網絡化時代的到來,讓新一線網紅城市也有了角逐這場遊戲的實力入場券。

  撰文 | 排雲

  來源 | 選址960

  2020財年首日,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宣佈2018年日均合計納稅1.4億元,全年納稅共計516億元。

  這個數超杭州2018年1825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1/4,接近杭州1651億稅收收入的1/3。

  每個有野心的城市都想有阿里這樣的企業。

  總部爭奪的中場戰事

  南京、成都、中山都立下了總部軍令狀。

  南京著眼於增量,今明兩年要新增100家總部;成都的目標是到2022年擁有400家企業總部,這個數字大約相當於廣州;中山則相信2024年總部企業將突破1000家。此外,武漢、長沙、鄭州、西安、濟南、廈門、三亞等網紅城市早就高調加入了戰局。

近期出台總部經濟促進政策的城市一覽(不完全統計)
近期出台總部經濟促進政策的城市一覽(不完全統計)

  第一梯隊的北京和上海也未敢等閑視之。

  北京已有4000多家總部企業存量。作為國內總部經濟理論的發源地,北京2003年被商務部認定的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就達24家,它們的名字如雷貫耳:來自美國的IBM、康明斯、朗訊、摩托羅拉;來自加拿大的北電網絡;來自日本的日立、東芝、百特、東陶;來自韓國的LG電子、三星;來自德國的西門子、曼內斯曼;來自法國的阿爾斯通、施耐德、得利滿;此外還有丹麥的諾和諾德,瑞士的ABB和雀巢,芬蘭的諾基亞,瑞典的愛立信,泰國的正大。2004年,北京就把發展總部經濟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饒是如此優秀,北京也及時推出了促總部發展的新3年計劃。

  上海不遑多讓,早於2002年出台了全國首個吸引跨國公司設立區域總部的政策,到今年7月底,上海僅外資跨國公司區域總部就有696家。8月份,應勢取變,上海出台了新的‘總部30條’。

  深圳和廣州也發出大額懸賞,它們不僅願意為總部企業拿出真金白銀,還鼓勵企業申請總部用地,同時願意為企業高管提供子女入學、醫療保健、人才住房、人才申報、出入境等優惠政策和便利措施。

2018年度廣州市擬認定總部企業各區分佈圖
2018年度廣州市擬認定總部企業各區分佈圖

  如果說本世紀初的總部爭奪潮中,跨國公司是主角,京滬是玩家;那麼本輪爭奪的焦點則是本土企業、創業成長型企業;而多中心的、網絡化時代的到來,讓新一線網紅城市也有了角逐這場遊戲的實力入場券。

  新一線城市攻勢猛烈,北上廣深應戰衛冕,總部企業爭奪戰事正酣。

  總部饑渴症席捲全球

  ‘各地招商引資就像虎口拔牙、餓狼撲食,一個好項目肯定會有很多地方去競爭。所以,如果我們沒有拚搶精神,是不可能爭下來的……’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說。

  企業總部就屬於值得虎口拔牙的‘好項目’。

  所謂總部企業,是指具有獨立法人資格,對一定區域內的企業行使投資控股、運營決策、集中銷售、財務結算等管理服務職能的總機構。一個企業靠‘總部’這個大腦來指揮決策、調度運轉。爭來企業總部,就意味著搶到一家企業最高端的人才、搶到一家企業價值鏈最高端的部分。進而提升城市在某一產業中的地位、增強城市在區域經濟中的話語權、強化城市的品牌和人才吸引力。

  相比這些難以量化的好處,更實在的收益是資本、產值和稅收。這幾個指標,也是各地政府認定總部企業的硬性標準。

  在武漢,製造企業要認定為總部企業,需要實繳註冊資本不低於1億元、上年度納入武漢統一核算的營業收入不低於20億元、地方財政貢獻不低於3000萬元。

  在深圳,由原註冊地新遷入的企業認定總部,要求上年度產值規模(營業收入)不低於50億元,並與深圳政府簽訂合作協議,承諾在本市實繳註冊資本不低於5億元,遷入次年納入本市統計核算的產值規模(營業收入)不低於50億元且在本市形成的地方財力不低於6000萬元。

  不僅僅是這些,總部企業的壯大,還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刺激當地消費、抬升土地價值。同時,由於總部經濟具備產業鏈‘龍頭效應’,新企業會在它的帶動下紮堆進入,促進整個產業的集聚。

  總之,總部經濟,渾身是寶。不光是中國,在全世界範圍內,企業總部都是一個香餑餑。

  2017年9月,亞馬遜公開了‘第二總部’的建設計劃。亞馬遜將在被選中的城市,斥資 50 億美元建造第二總部,提供 5 萬個高薪工作崗位。於是,全美238個城市使出渾身解數爭相投懷送抱,有的還開出賠本賺吆喝的高額補貼,其盛況儼然是一場聯邦綜藝海選秀。

  在‘選美’截止日期的前一夜,紐約帝國大廈和世界貿易中心一號大樓在夜幕里亮起橙黃色燈光,這是亞馬遜的品牌色,其目的是為了向亞馬遜顯示這個城市的誠意:‘請把總部建在這兒吧。’

  紐約市官方推特說:今夜帝國大廈亮起橙色燈光,顯示了對紐約市投標亞馬遜第二總部#AmazonHQ2這個項目的支持。

  雷軍、張一鳴掛職招商

  相較亞馬遜反商業常規的高調招標,企業總部選址更多是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待雙方官宣之日,就是大局已定之時,但其間的精彩程度卻並不遜色。

  趣店創始人、CEO羅敏於2017年年初帶一眾高管來廈門開戰略會,這不過是個例行動作,只是這一年選了風景極佳的廈門。很快,這一消息就被廈門市政府知曉,隨即發起邀約,向其一一講解廈門的各種好處。當年夏天,廈門市市長帶隊親赴北京與趣店團隊見面,據說,這次討論‘趣店在廈門建立分部’的會晤,話題最後落在了‘把公司總部搬到廈門’。

  最開始,羅敏沒想過搬家;後來,只想在廈門做第二總部;但最終,羅敏決定把整個總部遷到廈門;再後來,羅敏還成了廈門市政府的投資顧問。

羅敏在朋友圈展示聘書
羅敏在朋友圈展示聘書

  和羅敏一起受聘的,還有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神州優車董事長兼CEO、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等。

  聘請明星企業家掛職招商絕非廈門首創,中部城市武漢才是集大成者。

  當趣店、瑞幸咖啡成了廈門的總部經濟活招牌,雷軍則帶著順為、小米讓武漢一炮而紅,立起了‘第二總部扛把子’的新人設。

  據官方數字披露,從提出‘第二總部’經濟戰略到現在,短短兩年時間,光穀就新增超過70家互聯網企業,武漢光穀現在聚集了小米、科大訊飛、奇虎360、小紅書、摩拜單車、滴滴、字節跳動等多家知名互聯網企業的第二總部。

武漢第二總部數量激增
武漢第二總部數量激增

  成都也不甘人後,砸出重金投資請來了錘子、人人車總部,只可惜運氣不太好。但是成都400家總部小目標的進度條走得很快。2018年,新希望集團公司、騰訊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成都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等92家企業和四川深藍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企業脫穎而出,分別被認定為2018年成都市首批‘總部企業’和‘成長型總部企業’,總數達96家。

  企業總部‘分身有術’

  曾經高高在上的‘企業總部’正在急速膨脹。

  不能否認新經濟企業開枝散葉確實推動了總部數量的自然增長,但在各種補貼的刺激下,企業逐漸心甘情願的將總部的‘定義權’讓渡給了政府。

  小紅書武漢籌備負責人陶芸就在接受《三聯生活週刊》採訪時解釋道, ‘其實我們自己沒有覺得它是第二總部,我們是把它作為一個武漢總部和上海總部雙重運營這樣的一個模式來運行的,但是政府他對外宣傳是第二總部,我們也是認可的。’

  從流程上看,各地企業的總部認定,由企業填報申請,城市根據標準分門別類,其主要硬件指標是產值、財政貢獻等,但在一些城市,獨角獸、500強、央企等公司的分支機構是可以直接被認定為總部的。

  那麼這些被認定的‘總部’是否在企業運轉中真正承擔傳統意義上的總部責任?那就不一定了。

  除了傳統意義上的總部,近年間,區域總部、省級總部、城市總部、運營總部、研發總部、絲路總部等名稱令人眼花繚亂。同時,由於各個城市單獨製定本市總部標準,導致不同城市間的‘總部’含金量並不相同。

  與此同時,總部認定的標準開始被放寬,京滬這樣頭部城市已經明確官宣。

  上海的‘總部30條’從3個方面放寬了跨國公司總部的認定:

  一是將地區總部母公司總資產要求放寬至2億美元,將總部型機構母公司總資產要求放寬至1億美元;二是取消母公司實繳註冊資本和管理企業數量要求;三是取消地區總部須為獨資企業的限製。

  上海的危機感來自香港、新加坡這樣的國際化都市。

  ‘新加坡、香港以其優越的金融和貿易便利化環境、低稅率的簡單稅製、先進的國際教育和醫療水平,以及東西方文化交融等優勢,成為眾多跨國公司設立地區總部的首選之地。特別是近年來新加坡製定了一系列鼓勵地區總部發展的優惠政策,扶持力度非常大。’

上海第29批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研發中心頒證儀式
上海第29批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研發中心頒證儀式

  針對這些問題,上海高層多次批示,要求抓緊研究,出台有針對性、實效性的新一輪地區總部政策。這也是上海‘總部30條’出台的大背景之一。

  北京也在新頒布的文件中明確表示:適當放寬跨國公司地區總部認定標準,鼓勵與首都城市戰略定位相匹配的跨國公司地區總部、投資性公司、外資研發中心等項目落地。

  近年間,北京總部企業的數量增速較為平緩,從2013年的3937家增加到2017年的4064家,用了4年時間,年均增量30餘家。與此同時,一些知名互聯網公司比如慧聰、趣店的遷址,儘管不會對北京龐大的基數構成明顯的影響,但其典型效應也不能完全忽視。

  在共同的拚搶中,企業總部這塊寶礦就快不夠用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