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金1銀!上海選手驕人成績背後:花藝項目冠軍曾對花粉過敏
2019年08月28日12:55

原標題:2金1銀!上海選手驕人成績背後:花藝項目冠軍曾對花粉過敏

閉幕式現場。

在歡呼聲和呐喊聲中,身披五星紅旗的少年們奔跑著衝向了領獎台。

當地時間8月27日晚,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在俄羅斯喀山落下帷幕。各比賽項目結果現場揭曉,中國代表團成績耀眼,勇奪16枚金牌、14枚銀牌、5枚銅牌和17個優勝獎。上海選手斬獲2枚金牌、1枚銀牌、3個優勝獎。

驕人成績的背後,則是選手們日複一日數年的苦練,以及連續4天高強度比拚的艱辛。

“我的獎牌是不是衣服的顏色?”

“我感覺特別爽,特別激動。”陸亦煒說,他是上海選手團中年齡最小的。身著黃色製服的他胸前掛著醒目的金牌,臉上奪目的笑容也是連日比賽期間從不曾見過的。

在剛剛落幕的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上,陸亦煒斬獲花藝項目冠軍。

陸亦煒家中三代人都從事建築業,研究市政工程類專業,從小耳濡目染的便是各式各樣的建築、橋樑、街道。爺爺、爸爸都是理工男,而到了陸亦煒這裏彷彿“出了岔子”。學習繪畫、傾聽音樂,陸亦煒身上浸潤著對藝術的嚮往。

花藝項目選手陸亦煒展示金牌。

高中時,在上海市城市建設工程學校,陸亦煒學習風景園林專業時接觸到了花藝專業,學著玩著,便日益深陷。

“我其實是對花粉過敏的。”陸亦煒告訴記者,最開始接觸各類花材的時候,身上手臂上會起一排排的紅疹子,但通過服用抗過敏藥和持續訓練適應花粉,如今已經完全克服了花粉過敏。

和花藝訓練緊密相連了一年半多,從國內的層層選拔中,陸亦煒成為了國家代表團成員來到了喀山。然而,這為期4天的比拚比想像的更艱苦。

比賽第二天下午是3個小時的新娘捧花設計科目,當時陸亦煒一直在糾結是採用黑紫色元素還是白藍色元素,就連專家和教練的意見都不統一。直到開賽前,大家還在心急火燎地討論這個作品的設計如何更加完善,最後在短短幾分鍾之內定下了下午整整3個小時的比賽方案。

實際操作過程中,因為材料的不確定性,陸亦煒先後失敗了兩個部件,“當時特別著急,擔心完不成,因為在國內訓練時,時間是掐得是很死的,發生這種情況,非常危險。這時我想起了我們教練對我說的話,‘一旦有一個作品作廢,那你這次喀山就白來了!’”

陸亦煒當時咬緊牙關,拚盡全力,抓緊時間把所有的部件全部完成、組裝,再插上花,在最後兩分鍾之內完成了這個作品。

和專家組組長朱迎迎合影留念。

說到比賽中最艱難的時刻,陸亦煒坦言,第三天是最為疲憊的,“老師們都說,第三天是決定你能否奪得冠軍的關鍵時刻,這個時候選手們都沒有什麼力氣了,一定要咬緊牙關去完成。”

當天上午,記者曾來到A區賽場探訪花藝比賽,就發現陸亦煒一頭整齊的短髮“爭相翹起”,手指上還貼著創可貼。比賽中不少帶刺花材、鐵絲鉗子劃破了他的手指,而他並未受此影響全情投入。

“今天一整天專家和教練都沒和我說過結果,我其實特別緊張也不敢問。” 陸亦煒雖然發揮穩定,但十分擔心自己可能“搞砸了”。

來到閉幕式場地後依然內心忐忑,他偷偷指著身上黃色的製服問專家,“我的獎牌是不是這個顏色的?”專家卻說,“我也不知道,你自己進去看吧。”

直到閉幕式開始,主持人報獎報到花藝項目時,屏幕上出現了五星紅旗的身影,陸亦煒心中的石頭才終於落地。

披上紅旗,奔上領獎台,18歲的少年歡呼雀躍地向台下揮手,和同台領獎的他國選手們擁抱慶祝。回到觀眾席上後,中國花藝項目組的專家教練們紛紛上前和他合影留念,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花藝項目中國專家組組長朱迎迎暗中擦拭眼淚,在她看來這次獎牌來得太不容易。

“從上一屆20個參賽國家及地區到今年的22個,並非簡單的增加,而是一些技術上較弱的國家退出了,新增了7個花藝技能強國,例如英國、瑞士、澳州等。”朱迎迎說除了競爭更為激烈,賽制也與上一屆截然不同,對選手的考驗更為靈活。

走下獎台,未來的路在陸亦煒眼前更為清晰了。今年9月,他將進入上海應用技術大學開始自己新的求學之路。他告訴記者,希望自己在未來能拓展中國花藝設計理念,與世界接軌,參與到上海花藝人才的培養中去。

每天六七小時比賽使人“累趴”

夜晚的喀山突然下起大雨。競技場里,當主持人宣佈中國選手徐澳門獲得車身修理項目的冠軍,身披國旗的徐澳門躍上領獎台,用力向空中揮舞著手臂,雨水和淚水模糊在一起。

身披國旗的徐澳門躍上領獎台,雨水和淚水模糊在一起。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供圖

“非常激動,那種感覺真的是,釋放出來的感覺,完成了一個四年多的夢想!”當記者問起他四天的比賽過程中遇到過什麼困難,徐澳門說,“如果這次比賽遇到困難的話,我就不是金牌了。就是做到正常發揮,沒有很大的失誤。”

徐澳門的自信,首先來自於他所在的上海市楊浦職校在車身修理項目上的傳統優勢。他的兩位師兄羅良、楊山巍分別奪得過前兩屆世賽這個項目的亞軍和冠軍,而徐澳門從他們身上繼承了科學而刻苦的訓練精神。

車身修理選手徐澳門和專家教練合影留念。 澎湃新聞記者 朱奕奕 圖

每天很早他就來到實訓室,為了增強體能,早上起來晨跑5千米,下午的時候還有俯臥撐、仰臥起坐等各種鍛鍊。

就算鍛鍊如此積極,四天的比賽也給他帶來了負擔。徐澳門告訴記者,從第二天起就有了要“累趴”的感覺,一天有六到七小時的比賽時間,競賽的緊張氣氛還加速了體力的消耗。

幸好,付出總有回報,四年的堅持換來了可喜的收穫。回到後台,徐澳門依舊緊緊裹著濕透的國旗,胸口的金牌閃耀著光芒。

網絡安全選手肖子彤、馮柱天展示銀牌。 澎湃新聞記者 朱奕奕 圖

“雖有遺憾,幸不辱命。”肖子彤在當晚8時許發了一條朋友圈,他和馮柱天搭檔參與本次網絡安全項目比拚,獲得了銀牌的成績,這也是本屆世界技能大賽新增的項目。

全新領域,意味著沒有經驗可循,兩個同樣出生於1996年的大男孩組成了“黃金搭檔”,開始摸著石頭過河。

複盤4天的比賽過程,兩位選手需要完成A、B、C三個不同模塊,分別是基礎防禦及安全維護、網絡安全事件的響應和修復以及CTF(奪旗行動)挑戰。

肖子彤、馮柱天上台領獎。 崔家琛 圖

“比賽中A、B兩個模塊調換了順序,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並不算困難。最後兩天的CTF挑戰是‘神秘盒’,我們一開始對比賽環境不熟悉,成績掉了一些,與冠軍失之交臂……”記者眼前的兩個大男孩帶著些許懊惱說道。他們的教練在一旁補充道:“攻防滲透內容,平時練習比較少,借此次比賽也是發現了一個短板。”

“比賽雖然結束了,但我們將繼續在信息安全領域鑽研和拚搏,提升經驗值。”留下這句懇切的話語,兩位少年轉身離去。

正如馮柱天在朋友圈里寫下的,“WorldSkills 2021,welcome to Shanghai!” 閉幕式上,中國上海作為2021年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的舉辦地,接過世界技能組織會旗,標誌著世賽進入中國時間、上海時刻。

由於世界技能組織規定每名選手只能參加一屆世賽,我們將無法在賽場上再見到這些選手的身影。但他們的拚搏品質和工匠精神,將傳遞給一代又一代的逐夢少年,成為上海建設技術人才高地、中國邁向世界職業技能強國最堅固的基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