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球鞋"倒爺"兩天獲利150萬 "炒鞋"都有指數了
2019年08月28日07:50

  原標題:“炒鞋”都有指數了: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指數

  2017年冬天,身邊的一位女性朋友花4400元買了一雙“Yeezy”,這是記者第一次見識到:鞋也是可以炒到天價的。2019年,潮鞋越炒越熱,買鞋難度直逼北京車牌搖號,甚至出現了炒鞋APP和炒鞋交易所。

  仔細觀察,其實身邊的年輕人“炒鞋”已經不是新聞,炒家對於套路也是輕車熟路。如今的運動品牌,如阿迪、耐克、喬丹,已不僅僅只是售賣基本的籃球鞋、足球鞋,不斷推出的設計師款、限量版、網紅版等正是“炒鞋”火熱的背後力量。

  據瞭解,Yeezy和Air Jordan是目前潮鞋市場的明星產品。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球鞋二級交易市場中,AJ佔據了44%的份額,Nike其他品牌占26%,Adidas占24%,而這三大頭部品牌在二級交易市場分別溢價59%、58%和25%。

  不久前,全世界最貴的球鞋Air Yeezy 2(Red October)以1700萬美元的價格在網上成交,讓人大開眼界。這樣的天價實屬難得一見,但在鞋圈,價格一天翻倍都屬於“基本操作”。記者在某APP上看到,比較暢銷的尺碼在上市後立馬漲價2000元,“得虧我腳長得慳錢,鞋碼還是原價。”追求潮鞋的網友為了腳的尺寸,也可以有喜有悲。

  但炒鞋引起關注的最大原因是,鞋市發展了一套初具規模的線上交易體系。鞋已經不是那個鞋了,可以說,潮鞋,已經具備了期貨和股票的特質。

  搶到限量鞋款購買資格彷彿打新股,科研所工作的曹小姐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為了搶到購買資格,她張羅七大姑八大姨都加入了搶資格大戰,身邊的朋友也都在品牌官網上預約。“不一定非是我穿的尺碼,只要是能搶到就行。穿不了賣了也能賺錢啊!”曹小姐說。

  而採訪中曹小姐向記者推薦了多款“炒鞋”APP,這些APP甚至推出了行情和實時報價功能,並且根據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編製了“炒鞋”三大指數: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看來,炒股落伍了,炒鞋才是現代年輕人熱衷的事。

  炒鞋這波神秘操作,催生出了以毒、Nice和鬥牛為代表的球鞋轉賣平台,也就是人們所戲稱的“球鞋二級市場交易所”。毒APP在4月底剛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已達10億美元,成為目前國內最大的球鞋轉賣平台。

  而據相關人士透露,毒APP2018年GMV (成交總額)超百億元,估計2019年將為數百億元。轉賣平台StockX在2018年時便收穫了4400萬美元的融資,並在當年就創下了7億美元的營收。而到了今年,StockX的市場估值已超過10億美元。

  局外人對這幾天鞋圈的火熱表示看不明白,炒鞋的段子倒是一波一波刺激著熱衷於此的圈內人。“知名球鞋‘倒爺’囤了127雙Yeezy 750 Boost,賣出後兩天獲利約150萬元人民幣。”“25歲青年拿著家裡給的首付進入炒鞋圈,現在月入百萬元。”

  等一下,先不要被“月入百萬”的神話故事砸暈腦袋,炒鞋帶來的金融風險不可忽視。據相關報導,炒鞋的投資者在一些球鞋交易APP上可以變相獲得金融機構的杠杆資金支持,這是幣圈APP所不具備的功能性。根據毒APP、Nice APP提供的信息顯示,有金融消費平台可以為購鞋用戶提供分期付款服務。由於正常的買鞋子來穿,與買鞋子來炒行情都在同一個APP上完成,這其中就存在用戶借錢實現加杠杆炒鞋的可能。

  更現實的問題在於,真正想穿鞋的買不到,買到鞋的人不為穿。炒鞋,儼然成為一種資本遊戲,還是風險比較大的那種資本遊戲。以至於不久前國內某球鞋交易平台發佈了“鞋穿不炒”的倡議書,提出球鞋是廣大消費者體驗潮流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球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聽聽這口號,耳熟嗎?

  不過,炒鞋倒也不是無用的,鞋成了金融產品,一些00後炒鞋甚至學會了一套套的經濟學理論,學習的勁頭在此展現得淋漓盡致。最後還是要提醒一句:炒鞋有風險,入圈需謹慎。

  來源:工人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