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700頭騾子運送物資 美軍仍難捨棄馱畜運輸
2019年08月28日18:24

原標題:曾用700頭騾子運送物資 美軍仍難捨棄馱畜運輸

參考消息網8月28日報導 美國戰略之頁網站8月25日發表了題為《千年犛牛》的報導,具體內容編譯如下:

對於世界上最長的高海拔邊界,中國使用多種方法進行有效巡邏並監控走私者和其他非法越境者(如恐怖分子)。對大多數邊防部隊來說,步行、開車或駕駛飛機就能夠監控邊境。但在一些較為偏遠的地區,走私者使用犛牛。這是一種步履穩健的高海拔動物,幾千年來當地人一直使用犛牛馱運貨物。因此,在仍有走私者使用犛牛走私的邊境地區,中國也相應保留了幾支騎犛牛的邊防部隊。

許多國家仍然利用4條腿的動物運輸,主要是馬匹和騾子,供在偏遠艱苦地區工作的軍警使用。一些國家,如美國,則擁有能夠在實戰環境下駕馭馬匹和騾子的小型特戰隊。例如,2013年美國海軍陸戰隊特種作戰部隊效仿陸軍,建立了管理和照料馱畜的訓練計劃。

在許多長期以來只有借助騾子或犛牛才能穿越的邊境地區,現代技術以越野車、雪地車和高海拔無人機等形式提供了有競爭力的替代選擇。然而,在另外一些地區,部隊騎犛牛仍是監控邊境的最有效方式。

一名美國陸軍特種部隊士兵在訓練中指導他的馱畜。(美國軍事網站)

在世界許多地方,運送貨物,包括運送食物和軍隊的彈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用馱畜,其可以是狗、大象、羊駝、駱駝、馬、牛、驢、騾、馴鹿或犛牛。你可以僱用當地馱畜以及照管這些動物的當地人,但在某些情況下,你必須帶自己的馱畜和訓導員。通常,一頭馱畜可馱運大約相當於自身體重四分之一的貨物。

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對於美軍使用馱畜的情況,媒體相關報導十分有限。儘管現代軍隊早已實現了機械化以及利用運輸機空投和直升機運送物資,但某些時候仍然需要馱畜。例如,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利用大約700頭騾子向阿富汗遊擊隊運送物資,因為這些騾子是最有效的運輸方式。阿富汗遊擊隊無法使用為數不多的幾條公路,因為那些道路當時處於蘇軍的控製和巡邏下。1982年,英國人在馬爾維納斯群島與阿根廷人作戰時,購買了當地的馱畜,以便在不大適合輪式或履帶式車輛行駛的地區運送物資。

一些歐洲國家認識到馱畜仍然有用,甚至曆經數百年培育了一種特殊的馬——弗賴貝格爾馬,其可以在山區運送人或貨物。從冷戰時期開始,瑞士政府每年給養馬和騾子的農民提供補貼,以備戰時供軍隊徵用。這些牲畜幹農活的效率雖然不高,但瑞士軍隊發現,它們對於偵察敵情和在山區運送物資很有幫助。如果沒有政府資助——再加上一點懷舊和愛國主義——當地農民幾乎會把所有這些牲畜處理掉。而瑞士的鄰國德國也有一支山地旅,負責飼養一大批騾子,用於在山區運送裝備。該旅成員及其騾子曾參加20世紀90年代的科索沃行動,10年後又到阿富汗執行任務。

【延伸閱讀】美特種兵講述在阿富汗“秘密戰爭”:聯合軍閥拿下喀布爾

參考消息網7月14日報導 法國《世界報》6月15日報導稱,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60名美國特種兵綠色貝雷帽成員潛入阿富汗打擊塔利班。15年後,當年參與行動的一些老兵首次講述了這一看起來如遊擊戰的行動。

他們率先出發了。他們“肩負著國家的重任”,在和家人告別且“沒有想到會回來”之後出發了。他們準備做出最大的犧牲。

2001年9月11日遭到“基地”組織打擊的美國懷疑自己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儘管它當時不知道進入了一場後來還持續了15年的戰爭。在紐約和華盛頓遭受襲擊隨後的日子裡,首要目標是顯而易見的,就是要通過推翻塔利班政府來阻止“基地”組織自其阿富汗避風港威脅全世界。

在喬治·布殊運用常規力量讓美國投身阿富汗、然後是伊拉克的衝突之前,世界幾乎忘記從2001年10月7日至12月20日的這場最初阿富汗戰爭已經成功結束了,且沒有進行地面軍事幹預。當後來成千上萬美國士兵踏上陌生的土地時,得到美國特種兵陪伴的阿富汗戰士已經贏得了這首場戰爭。

由馬克·努奇上尉指揮的595小組的12名貝雷帽戰士是2001年10月抵達阿富汗北部陌生地帶的首批士兵(在他們之前中央情報局秘密成員已於9月抵達)。如此部署的5個小組旨在協調打擊塔利班行動。各自都有自己的目標,如595小組(不久後534小組前去北部與其會合)前往馬紮里沙裡夫,586小組負責昆都士,555小組負責喀布爾和574小組負責坎大哈。60名綠色貝雷帽士兵前去贏得一場阿富汗戰爭……設在阿富汗南部的一個直接行動隊作為對這5個小組的支援,執行抓捕和刺殺塔利班及“基地”組織領導人的任務,如果有必要,還要為分散在阿富汗全國的5個小組提供救援。

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特點就是開展非常規的遊擊戰。每12人組成的一個基本單位,經訓練後要變得獨立自主,並且尤其要培訓它將與其共享戰爭和命運的當地部隊。派往阿富汗的5個小組屬於美國特種部隊第5特種作戰群。

這些綠色貝雷帽士兵中的有些人如今已獲特別行動指揮部準許講述自己的故事。該倡議來自專門負責國家安全報導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彼得·伯根,他曾在1997年記錄下本·拉丹對美國的宣戰講話。正是他說服前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威廉·麥克雷文(2011年監督刺殺本·拉丹行動的軍官)準許他們在他參與製作且有線電視新聞網將在秋季播放的一部感人紀錄片中作證。

頑強的決心

全球特種部隊基金會在坦帕舉辦該片的預演後,當時在佛羅里達州聖彼得堡舉行朋友聚會的這些綠色貝雷帽士兵中的有些人同意出面作證。他們當中有上尉馬克·努奇和軍士長鮑勃·帕丁頓,都是595小組首批抵達阿富汗的成員,還有被稱為“天空”的直接行動隊成員斯科特·尼爾。

人們從這些戰士的眼中看到了一種頑強的決心。他們的態度和言語不會給懷疑留有任何空間。即便是在15年後他們已經變老,時常顯出疲態,即便他們的傷口不時在提醒隱藏起來的痛苦,人們仍可感受到一種戰鬥的絕對意願,還有一種自豪感。

馬克·努奇笑著說,“我們沒有任何作戰計劃”。在被投到阿富汗山區的時候,595小組與馬紮里沙裡夫地區的軍閥拉希德·杜斯圖姆進行聯繫。鮑勃·帕丁頓回憶說,“我們從我們能夠做得最好的事情開始做:襲擊、埋伏。和聖戰者一起”。

595組很快發現,這場山地戰爭主要靠騎馬來進行。依然沉浸在冒險中的帕丁頓笑著講述說,“當時只有馬克會騎馬。我們其他人都是在作戰中學會的”。這支隊伍熟悉了阿富汗。努奇說,“我們之前一點兒也不瞭解這個國家。我們曾到處尋找有用的地圖,而且為了讓我們多瞭解,我們還看了一些有關馬蘇德司令的書籍、以往的《國家地理》雜誌和去過這個國家的記者們的各種文章”。

士兵們逐漸確認阿富汗國內的美國盟友。努奇說,“我把烏茲別克、哈薩克和塔吉克族的指揮官聚集在一起,為的是確定作戰計劃。我們就是華盛頓軍事和政治權力機構在當地的耳目。後來,我把我們組的小夥子們分派到阿富汗各個隊伍里。我們可以12個人在一起工作,也可以分為6個人、3個人分頭工作。即便在今天看來,595小組在阿富汗的行動依然是美國特種部隊曆史上獨一無二的”。這樣一種冒險在軍校里是學不到的,甚至在特種部隊里也沒人教授。

在5個小組計劃從塔利班手中奪取城市期間,直接行動隊利用直升機對整個阿富汗進行空襲。斯科特·尼爾講述說,“這場戰爭完全不像我們之前在訓練中所學到的那樣。我們對所認定的基地組織營地進行空襲,但我們也在阿富汗的一些農場作戰,有時作戰行動結束時與塔利班相距很近”。

讓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阿富汗,今天的敵人不一定就是明天的對手,這意味著儘可能少殺阿富汗人,如果他們決定不再當敵人的話。通過談判,一些部族首領一夜間就會改變陣營。想要殺所有人是無益的。努奇回憶說,“我們看到塔利班甚至在作戰期間改變陣營。我們擔心他們一旦背靠我們,就無法重新成為塔利班了”。

595組在2001年11月9日取得了這場戰爭的首個勝利。努奇上尉小組的12名綠色貝雷帽士兵與上千名疾走於嘈雜和塵土中的阿富汗騎兵一起進入到馬紮里沙裡夫。這是一個驚心動魄的插曲。接下來就是11月14日攻陷喀布爾,隨後直至12月7日攻陷坎大哈,賈森·阿梅林上尉的574小組率領後來成為阿富汗總統的卡爾紮伊普什圖武裝分子在那裡取得了勝利,同時也失去了一名綠色貝雷帽士兵戴維斯,他是在這場“9·11”後戰爭中被殺的第一個美國人,是被接受到錯誤坐標的飛機轟炸致死的。

“我們夢想的使命”

前綠色貝雷帽士兵常常在聖彼得堡聚會的理由是,他們當中有8人在那裡開始了新生活。斯科特·尼爾自豪地講述說,“我們決定開一家自由美國燒酒店。在為美國夢戰鬥過之後,我們也想要感受美國夢。‘美國夢’每瓶39.95美元……”自由美國酒吧9月將開業,最先上市的有“流浪者”燒酒,還有“騎兵”威士忌。他們的口號是,“傳奇男人的傳奇酒”。

對於這些人來說,戰爭已經結束。遠離媒體所提供的資料翔實的常規部隊曆史,很少有人懷疑特種部隊所經曆的艱難困苦。斯科特·尼爾說,“當我們在‘9·11’事件發生之前在美國訓練時,遇到執行一次任務歸來的綠色貝雷帽士兵,我們都很羨慕。遇到執行過兩次任務的人,我們就會說,‘瞧,他們可能有點兒神經不正常’。3次、4次、5次,我們就會說,‘他們完全有點精神失常了,那些人!’。”而馬克·努奇承認有過26次“執行任務”,大概他自己對此都難以相信。

在布殊執政期間,美國不斷向海外越來越多地派兵,而且全球恐怖主義不斷髮展,他們始終需要再次出發。出於愛國主義,出於責任。還有像剛剛結束21年軍旅生涯而退休的鮑勃·帕丁頓所說的,“我們要誠實,因為正是我們喜歡做的事情高於一切”。

他們樂於經商,讓人到他們的酒吧來看看,位於聖彼得堡的一個工業庫房裡。他們核查扁酒瓶和威士忌酒杯上自由美國的商標。二層的私人酒吧是專門留給前綠色貝雷帽士兵的。他們可把自己的獎章和紀念品擺放在那裡。也正是在那裡,他們可以避開公眾的耳朵,相互說說這些他們幾乎從來都無權講起的戰爭事情。

鮑勃·帕丁頓懷念地說,“2001年的阿富汗是我們夢想的使命……”他們所有人在看《綠色貝雷帽》(1968年)時所夢想的使命,這是約翰·韋恩導演且主演的有關越戰的影片,它促使一代代的美國士兵夢想加入這支能夠適應外國文化且率領各不相同的戰士參加戰爭的精英部隊。

在2001年後,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其他地方的後續情況變得更加複雜、甚至是災難性的。這些士兵不是受騙者,但他們現在還不是談論此事的時候。他們沒有這個權利,而且這不是他們的作風。無論任務在哪裡且無論情況如何,他們總是會前去執行的。馬克·努奇認為,只是這一次,在阿富汗山區的數週時間里,美國參戰的這些騎兵是“在合適的時候出現在合適的地方的好部隊”,而這也是始終都在書寫的“9·11”後衝突史上的組成部分。(編譯/盧央央)

資料圖:美軍特戰隊在阿富汗執行秘密任務。

(2017-07-14 00:12:01)

【延伸閱讀】很難看!美軍用大狗機器人扮聖誕馴鹿

Google旗下的機器人公司波士頓動力(Boston Dynamics)今天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個聖誕慶祝視頻,其中多隻大狗機器人扮成馴鹿拉動雪橇的畫面充滿趣味性。

在視頻里,該公司生產的三台Spot機械狗被裝扮成了聖誕老人的馴鹿,拉著裝飾成雪橇的輪椅。而在輪椅上,一個聖誕老人打扮的妹子在向觀眾問候節日快樂。

波士頓動力2013年被Google收購,其最為著名的產品當屬BigDog狗形機器人,及今年2月生產的Spot機械狗。公司今年也開發出了可以模擬人類行走方式的人形機器人。

由於美軍目前長期在阿富汗等山地進行作戰,機械化優勢無法發揮,部分部隊甚至被迫採用騾馬運送物資。“大狗”被視為一種可伴隨士兵行動的有一定智商且訓練良好的”騾子”,幫助士兵攜帶現代戰爭負擔越來越重的作戰物資。這種機器狗能夠伴隨士兵前進、小跑,在草木叢生地形中行進,甚至越過陡峭的地形。

“大狗”與士兵協同作戰.

操作員測試“大狗”機器人。

“大狗”進行越障訓練。

2015”環太軍演“期間,與美陸戰隊員一同進行訓練的“騾”(MULE)機器人。

美軍士兵從”騾“機器人身上卸下補給品。

美軍士兵與”騾“機器人一同行軍。

(2016-01-02 07:18: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