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平台轉型助貸:比拚獲客渠道與增信手段
2019年08月27日15:54

原標題:P2P平台轉型助貸:比拚獲客渠道與增信手段 來源:中國經營報

在監管與自律組織不斷發佈網貸平台規範文件的態勢下,助貸成了網貸除了成為持牌機構外的最優選擇。相比申請金融牌照,轉型助貸看起來可以順勢而為。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近來,美股上市的國內老牌網貸公司信而富(NYSE:XRF)宣佈轉型助貸,但8月21日信而富美股收盤價為0.69美元,仍低於1美元“安全線”。

截至8月22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登記披露平台(以下簡稱“互金信披系統”)顯示共對接合計96家網貸平台並對外披露平台運營數據。目前96家平台中,已經有85家披露了7月運營數據。

依照網貸之家對85家平台7月運營數據統計結果顯示,目前P2P平台在2019年7月依然保持著監管要求的“三降”(即借貸餘額、出借人數、借款人數下降)。

伴隨著行業發展的諸多不確定性,網貸平台正在逐步退出或謀求轉型,而受到年報延遲、股價觸底等多重壓力的信而富也成為了轉型助貸大軍中的一員。

關於轉型助貸具體情況,信而富方面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信而富已在合作方的支持下,成立全資項目公司。項目公司自籌建起即獲得眾多金融機構的關注,目前已經與包括傳統銀行、互聯網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和小貸公司在內的近十家機構進入合作前的盡職調查階段。

不過,也有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出於平台的經營風險與聲譽風險,大多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對網貸平台助貸業務持有觀望態度。

那麼,信而富能否在網貸轉型助貸潮中占得一席之地?在轉型助貸中,網貸平台未來的搏殺方向又在哪裡?

測試引流模式

信而富方面透露,公司以合理的商業審慎程序和措施,篩選和上線合作方,並對合作方的相關行為設置限製條件。

雖然業界仍對於網貸轉型助貸持有謹慎態度,但是據瞭解,信而富已經開始多角度佈局助貸,其中包括貸款引流。

近日記者打開信而富手機客戶端發現,其頁面提示借款名額已經發放完畢,而消費商城中多數產品點擊之後會進入第三方借款產品服務界面。記者從信而富客服處瞭解到,如果用戶頁面有提示(第三方借款)商品,說明是信而富引流的產品。

根據近期信而富手機客戶端頁面顯示,其引流的產品在一款到多款,有時會更換產品,其中有“隨便借”和“借東風”等第三方平台。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頁面前端展示及《用戶註冊協議》中並未顯示“隨便借”運營主體名稱,對於上述兩家平台的平台運營主體,記者向信而富方面核實得到回覆,“信而富與‘隨便借’和‘借東風’的合作還在小規模生產測試階段,依據測試期間保密協議,我司無法未經對方授權提供相關信息,並且信而富是否與上述平台進入正式合作關係,將視小規模生產測試結果和信而富綜合評定而定。”

關於信而富相關的投訴也值得關注,21聚投訴顯示上海信而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而富企業管理”,非美股上市主體)投訴量為5372件,解決率為14.39%。在有效投訴中,多份投訴提到信而富(手機客戶端)需要先購物才能借款。對此,信而富手機客戶端客服告訴記者,“商城的消費額度購物可以累積用戶的信用,如果信用夠高,商城額度轉換點亮則可以在商城借款。”

如今信而富消費商城變成貸款導流產品“借東風”的引流之地,對於記者何時能夠使用信而富產品的疑問,客服表示:“如果用戶頁面沒有顯示(信而富產品),則說明用戶暫時無法使用信而富產品。”

根據互金信披系統顯示信而富平台累計借款人為454.1萬人,在近期信而富創始人王征宇接受媒體採訪時,也透露目前平台註冊在千萬級別。如今引流的貸款產品又是另一款貸款導流產品的情況下,重重嵌套的引流後,信而富如何對被引流的平台用戶負責?

關於“借東風”等平台的投訴,信而富方面透露,信而富以合理的商業審慎程序和措施,篩選和上線合作方,並對合作方的相關行為設置限製條件。對於記者反饋的投訴人所提出問題,信而富將與合作方一一核實,對於存在不合規操作,或違法合作約定的產品和服務及時採取糾正措施,包括下線相關合作方。“如順利通過小規模生產測試,我們希望通過對外部合作方的持續管理。”

轉型助貸挑戰重重

有行業人士認為,在APP上引流是最簡單的助貸模式,對於平台利潤增長成效不大,但是可以維持平台基本生存。

“由於近期的監管變動和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市場不確定性,公司正在停止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活動,向新的助貸業務模式轉型。”在互金協會系統中,信而富公告這樣寫道。

不只信而富,還有拍拍貸、中騰信等網貸平台也宣佈了轉型助貸。

對於助貸模式,有行業人士認為,在APP上引流是最簡單的助貸模式,對於平台利潤增長成效不大,但是可以維持平台基本生存。其次是輸出風控技術、場景與客戶面向金融機構提供的導流服務,這也是目前網貸平台普遍想要努力的方向。另外還有資產轉讓與聯合放貸模式,但是資產轉讓模式因為底層資產風險與定價問題逐漸退出市場,而聯合放貸模式除了頭部平台,對於絕大多數平台來說比較難實現。

談及助貸業務,信而富表示,中國消費金融市場潛力巨大,有約5億人尚未獲得金融機構的覆蓋。信而富的客戶基礎、品牌價值、專有技術和多年的經驗積累將在助貸領域得到繼續發揮。作為轉型新業務的核心載體,信而富已在合作方的支持下,成立全資項目公司。項目公司自籌建起即獲得眾多金融機構的關注,目前已經與包括傳統銀行、互聯網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和小貸公司在內的近十家機構進入合作前的盡職調查階段。

但是上述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在他看來,網貸平台只有在獲客能力上具有一定優勢,金融機構主要看中的還是網貸機構的用戶。

“網貸平台轉助貸是不得已而為之,並不是說發現了新的機會。並且從消費金融行業來說,目前仍處於觀望。我們擔憂網貸平台的聲譽風險、經營風險會給公司帶來不良影響。風控技術並不算網貸平台的長處。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比較青睞有增信的助貸方,比如現在我們挑選助貸方,一般會要求有融資擔保機構或者保險公司做保障。”該人士補充道。

網貸平台在掌握了用戶與增信資金後就能順利開展助貸嗎?

北京市網絡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車寧坦言,網貸從起源上講就是服務銀行所服務不到的客戶,而這些客戶除了少數例外,其實大量屬於金融業所界定的“次級客戶”,由此形成了與銀行的錯位發展。更進一步地,其客戶如此,則其風控和利潤模式也依附於此,銀行導流進這些客戶某種意義上就是對自己業務和風控路徑的“背叛”,不可避免地出現或多或少的排斥反應。

此外,車寧表示,助貸的挑戰並不是金融邊緣生態的“疥癬之疾”,而是有可能改變金融的業務和監管模式。

“助貸作為工具,卻不是信貸勝似信貸,挑戰了金融監管基於業務邏輯的牌照監管體製。另外,當助貸機構依託其場景、客戶和技術等優勢,越來越在貸款活動中發揮主導作用,把金融機構變為其平台生態體系的一個單位,這就又增加了業務的複雜性,使風險更易交叉、外溢。”車寧認為,合規性仍將是P2P平台轉型助貸後拉開差距的重要一環,各家轉型助貸,初期看來似乎是一個燒錢戰爭,但是在明確禁止助貸機構向金融機構繳納保證金這種做法後,各家會爭取保險與擔保機構的增信,如此一來就衍生成了一個牌照之爭,如果再進一步細分,就是每項業務包括合同的締結、用戶信息的傳遞等全方位的合規性的競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