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精彩回顧:恒大、萬達都說了啥?
2019年08月27日20:58

原標題: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精彩回顧:恒大、萬達都說了啥? 來源:中國經營報

8月27日,由《中國經營報》主辦的“全球視野 責任共享”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扶貧基金會的權威專家學者和國內外諸多企業CSR領袖將齊聚一堂,共同探索中國企業可持續發展之道,求解中國企業社會責任創新。

本屆論壇聚焦企業社會責任領域熱點話題,涵蓋全球CSR進程、環境保護、精準扶貧、員工關愛、科技賦能的新實踐等核心內容,集合國內外前沿思想者、踐行者、公益先鋒、頂級智庫,共享全球智慧,展示企業社會責任的新行動,解讀發展趨勢,暢想美好未來。

開幕致辭

金碚:賺錢後做慈善的思想已落伍了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經營報社社長金碚出席論壇併發言,他表示,在高質量發展的階段,企業應該通過承擔社會責任來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對社會做出更多的貢獻。同時,如果在經營過程中企業自覺承擔起社會責任,那麼,企業就更具有競爭力。

金碚表示,從內部來說,一個成功的企業不僅要追求利潤最大化,還要為它的企業和員工負責任。同樣,員工也必須對企業有責任。而這個責任其實就是社會責任的一種。沒有這樣的內部社會責任精神,企業便沒有競爭力。【詳細】

主題論壇一

國際視野——全球CSR發展趨勢

潘家華:企業社會責任就是可持續力 就是企業競爭力

“環境風險是政治風險,社會風險,經濟風險,也必然是企業風險。”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所長潘家華,在中國經營報社主辦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這樣表示。“社會講勞工權益,勞工權益是由市場經濟保障的,社會經濟條件下,勞工是可以用腳投票的。”潘家華表示,進入本世紀以後,特別是氣候變化的背景下,CSR(企業承擔的社會責任)開始“改名為”可持續性,“在我看來,可以成為‘可持續力’,我覺得這是一種潛力、潛能的體現”。【詳細】

陳紅濤:商業向善讓世界更美好

中國扶貧基金會常務副秘書長陳紅濤將企業參與公益概括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企業被動的參與公益,企業的公益、社會責任未設專人專崗,亦無規劃。到了21世紀初,企業有規劃性的參與公益,每年也有一定的資金投入,更加主動的參與公益;近些年,企業進入了戰略性的參與公益的階段,具體表現在,公益融入到企業的文化,企業CSR上升為戰略層面,資金的投入有了很穩定的保障,並且設立比較高級的CSR部門,部門負責人直接向老總彙報。於此同時,企業發佈年度社會責任報告,向社會公示履行社會責任的情況。越來越多的企業走進了戰略性的參與公益的階段。【詳細】

鍾宏武:企業落實社會責任一定要有管理製度

中國社科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主任鍾宏武出席論壇併發言,他表示,企業落實社會責任會有轉換過程,一定要有配套管理製度,不然理念很難落地。鍾宏武透露,企業最大的本質責任是用產品和服務解決相應的社會問題。另外,用創新的商業模式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這也是企業最大的本質責任。鍾宏武強調,做好社會責任要有管理製度配套。簡言之就是“三步十法”,社會責任管理要落到實處,需要三步走:第一,要有組織,就是要有體系;第二,要融入我們的經營和關鍵議題;第三,要溝通。【詳細】

鈴木昭壽:助力可持續發展 積極推動中國汽車行業轉型升級

“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汽車工業實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使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市場之一。非常榮幸日產能夠參與中國汽車工業的發展進程,並做出我們的貢獻。”8月27日,在中國經營報社主辦的主題為“全球視野 責任共享”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日產(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執行副總經理鈴木昭壽這樣表示。【詳細】

主題論壇二

綠色發展——守護青山綠水

劉明勝:要做百年企業就要從更長遠角度看問題

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總裁助理兼企業文化中心總經理劉明勝表示,“環保倫理”和“環保意識”這些年來在中國的變化非常明顯,尤其是中國企業的環保意識發生了根本轉變。

以萬達集團為例,據劉明勝介紹,萬達從2000年開始涉獵環保、節能。“那時候已經開始在大連,還沒到北京就開始做節能環保項目,也是第一個把環評引入到小區的建設當中。後來萬達發展商業廣場,萬達200多個商業廣場,在實行綠色建築和綠色運營方面應該是全國屈指可數的。商業體當中,因為也沒有哪家有萬達這麼多。商業綠色建築相對來說比較容易,但是怎麼樣確保綠色運營,這實際上還是蠻難的一件事情。”【詳細】

韓美:報廢單車會嚴格遵守可減量、可再生、可循環標準

在“綠色發展——守護青山綠水”的圓桌論壇環節上,哈囉出行聯合創始人韓美在現場,就公眾普遍關心的廢舊共享單車問題表示,“哈囉出行會嚴格遵循3R原則,即Reduce(減量化)、Reuse(再使用)、Recycle(再循環)。截至2019年6月,哈囉出行已回收再生處理車輪超50萬條、車籃超25萬個、車座近7萬個。”“這個問題非常現實。”韓美說,“哈囉出行的第一批共享單車是2016年11月投放市場的,第一批車距今已接近3年的報廢年限標準,雖然哈囉單車的設計使用壽命遠超過3年,但單車全生命管理的事情哈囉一直在做。對於報廢零部件,哈囉出行攜手專業合作商進行回收拆解及無害化專業化處理。以主體車架等金屬材料為例,會統一回爐做成金屬錠或者金屬產品再循環利用。此外,我們單車的輪胎也可以回收利用。”【詳細】

全忠:地產企業應主動承擔環保責任

“我看過一組數據說,全世界的碳排放,中國占20%,中國的碳排放中,房地產占40%,也就是說中國的房地產行業占全球8%的碳排放量。所以,對於房地產企業而言,它應該是環境保護的一個很重要的群體。” 泰禾集團副總裁全忠表示。【詳細】

竇瑞:螞蟻森林不講商業模式,只是公益項目

“今年,我們螞蟻森林線下已經種了1.22億棵樹了。”在今天由中國經營報社主辦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螞蟻森林項目總監竇瑞透露了這樣一個數字。竇瑞表示,螞蟻森林上線於2016年8月27日,今天恰好是螞蟻森林3週年。他還透露說,螞蟻森林至今已經有超過5億多用戶,“這幾年我們在項目裡面,其實接觸到的企業跟品牌很多,這也是一個巧合,今天在座的嘉賓裡面,前面兩位女士都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哈囉是我們綠色出行的場景合作夥伴,合作兩年多了。億利公益基金會是螞蟻森林線下種植的慈善組織的合作夥伴,由我們來捐贈基金給基金會,在線下做一些造林活動。”【詳細】

蘇寧:沙漠治理讓生態“難民”變“富民”

庫布其沙漠是中國第七大沙漠,總面積1.86萬平方公里。經過億利集團30年堅持不懈的治理,如今,這個沙漠1/3變成了“綠洲”。“庫布其模式的核心就是破解了‘沙漠怎麼綠,錢從哪裡來,利從哪裡得,如何可持續’的世界性治沙難題”。8月27日,在由中國經營報社舉辦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億利集團黨建與品牌中心執行總經理蘇寧向記者表示,在治理庫布其沙漠的30多年曆程中,億利集團探索創新了生態產業服務模式,成功讓10.2萬人脫貧致富,由生態難民成為生態富民。【詳細】

於大海:力爭把環保行為落實到日常工作中

在“綠色發展——守護青山綠水”圓桌論壇環節,億達中國高級副總裁於大海表示:“經濟發展必然離不開對能源的消耗和局部環境的破壞,在此過程中,政府應做好環境平衡和保護。而企業方面,要在做好主業的同時,力爭把環保意識和行為落實到具體的日常工作當中。”【詳細】

劉安波:對亂排汙企業要加重處罰力度

碧水源副總裁劉安波出席並演講。劉安波表示,近二三十年,我國國民和企業的環保意識有了極大提高,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政府對環保的重視程度——生態文明建設已經寫入了《憲法》。第二,無論是從社會環境來講,還是企業發展來講,環保意識都有增加。

提到“可持續發展”時,劉安波認為其中有三個主要因素,一個是經濟,一個是環境,還有一個是社會。“客觀的說,還是普遍存在著違法的現象,現在環保督查也非常的厲害,環保部的網站上經常是有某些企業被罰的記錄”。

劉安波介紹,碧水源是一家環保企業,主要以膜技術來處理水,改善環境,提高飲用水的質量。對於亂排汙問題,他提出,第一,政府應該繼續加強引導、加強監督。第二,對於違法企業要有重力度的懲罰。

主題論壇三

精準扶貧——深度融合中的模式創新

阿孜古麗:中國券商已經真正走入了精準扶貧

方正證券扶貧事業公佈部董事總經理、方正彙愛公益基金會副理事長阿孜古麗指出,“2016年9月份開始,中國證監會發出了關於資本市場服務國家脫貧攻堅的這樣一個意見,隨後我們的中國證券業協會,也是行業的自律組織,發出了‘一司一縣結隊幫扶的倡議’,通過這個倡議中國的券商真正的走入了精準扶貧。”

宋婷婷:“老鐵”氛圍是快手扶貧的根基

“快手基於公平和普惠的觀唸給了每位生產者公平的曝光機會,形成了平台上平等的氛圍,‘老鐵經濟’相比傳統電商更具信任和情感,這也讓快手的帶貨效果不錯。”8月27日,在中國經營報社舉辦的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快手副總裁宋婷婷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2016年和2017年,很多人將快手當作生產工具助力於當地的產業發展,2018年有1600萬人在快手上獲得收入,其中340萬人就是來自於國家級貧困縣。【詳細】

俞蘊文:智能扶貧助當地龍頭企業“造血”

中國平安集團宣傳部的副總經理俞蘊文表示,中國平安正在推進以“智能扶貧”為核心的“三村工程”,對於智能扶貧她指出,要“把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等這些科技的元素賦能到扶貧的工作當中。”

關於“如何賦能”,俞蘊文強調,“在‘三村工程’中最核心的村官工程,我們選擇的是當地貧困地區的龍頭企業。”為其提供無息、免息、無抵押的貸款,不僅僅是“輸血”,更多是“造血”。

蘭文偉:我國有一套完善的公益運作機製

廈門國際信託有限公司紀委書記蘭文偉表示,廈門市跟甘肅寧夏市政府是對口幫扶,甘寧整個經濟還是相對比較落後,而且當地整個政府的市場意識還比較差一點,企業需要跟當地的一些企業對接,以提升他們市場經濟的意識。

蘭文偉指出,“實際上《信託法》裡面有一章,2001年的時候就規定了公益信託,公益信託裡邊講的是,信託資金只能用於扶貧濟困、救災、科教文衛這方面,實際上這方面設計了很完整的一套法律製度。”並且他表示:“實際上整套來講,我覺得這是中國最完善的公益運作的一個機製。”

王駿:從教育出發 從根上解決貧困問題

“如果一個人的受教育時間低於6年,他的貧困發生率會大於16%;如果他受教育時間增加3年,貧困發生率會降到7%。我們一直在通過教育幫扶這樣一種樸素的方式參與到扶貧工作中去。”迪馬股份董事會秘書王駿表示。【詳細】

徐秀玲:互聯網使人人都可以參與精準扶貧

宜信公司高級副總裁徐秀玲以自己公司為例指出:“宜信成立三年就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做信貸的扶貧,城市的人可以跟鄉村的農戶做一對一的對子,通過資金的支持幫助。我們的錢不是捐的,而是借給他從事生產生活的活動。我們經常形容這些被資助的或者被支持的貧困人口,我們稱之為微型創業者。”

徐秀玲表示,希望能有“很多(人)參與”,“通過互聯網的特點人人都可以參與”,響應國家政策,又支持扶貧改善。

張前:精準扶貧與企業發展戰略高度一致

“基於中草藥健康產品的戰略,我們在精準扶貧方面和企業的發展戰略是高度一致的。”8月27日,在中國經營報社主辦的主題為“全球視野 責任共享”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上,思利及人公益基金會理事長、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總監張前表示,無限極在精準扶貧方面,主要聚焦在兩件事,一件是教育扶貧,另一件是產業扶貧。【詳細】

主題論壇四

新科技 新動能——社會責任實踐的新行動

聶金津:應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帶來公益事業新面貌

8月27日,由中國經營報社舉辦的2019中國企業社會責任高峰論壇在京召開。在“新科技 新動能——社會責任實踐的新行動”圓桌論壇環節上,土巴兔副總裁聶金津表示:“公司一直在與最底層的進城務工的農民工群體打交道,近兩年觀察到行業在沒有規範到的地方還存在很多亂象,比如過去比較頭疼的農民工的社會保障問題,在工地上面施工的工人人身傷害等不可避免的意外。”對此,他表示,土巴兔平台在線的工地基本做到每一個老闆都為工地的農民工購買保險。【詳細】

張劍:緊隨國家發展戰略是一種社會責任

中國三星企業社會責任事務局高級總監張劍表示,從三星的角度來講,“我們看待責任是很廣泛的”,做企業社會責任有三個方面:最核心的第一方面就是做好經營,第二,做好公益,第三,做好傳播。

張劍稱,“三星進入中國27年時間,我們一直把自己作為一家中國企業來要求,緊隨國家的發展戰略。”同時,供應商體系大多數都是本地化。他認為,從經營的角度這是一種社會責任的體現。

陳賢華:授人以漁 中小企業更迫切渴望技術

科大訊飛“三聲有幸”公益計劃項目成員、開放平台業務部副總經理陳賢華強調,“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中國的一些中小企業其實融資渠道會有很多,但是它們對於技術源頭的渴求非常迫切。他指出,公司通過服務市場,把開發者開發出來的應用擺到平台上,讓各個企業看到現在最新的AI在各個領域的應用,讓他們聯繫到開發者產生商業上的合作,“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劉彥昆:從自身的產品公司特點出發做公益

趣頭條公關副總裁劉彥昆表示,公司雖然才成立只有三年時間,但做出了許多“符合自己平台特性的”事情,她指出“能夠從自身的產品特點、自身公司的特點出發,去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依然是非常有價值的。”

劉彥昆強調,公司“連接的是超過4億的新興市場的用戶,這個群體是中國最廣泛,最需要被研究,被瞭解的群體。”渴望大家共同關注公益,把公益事業做得更好。

鄭軍華:中小企業幫扶需探索完善監管

廣東省富迪慈善基金會秘書長鄭軍華指出,對於慈善而言,“一個企業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倡導公司自己的經銷商團隊,也倡導更多的社會人士參與。他稱公司在思考,能不能通過公司本身的平台和資源,實現對中國中小企業進行幫扶?對此他表示,“目前中國對這一塊的監管也不是特別清晰”,需要逐漸摸索。

梁鵬:扛起中醫複興的大旗 複興祖國傳統文化

廣譽遠精品事業部副總裁梁鵬表示,公司聯合了像同仁堂等幾大家老字號,扛起了中醫複興的大旗。“我們倡導複興祖國傳統文化,這就是作為我們中華民族最偉大的使命,我們要讓正宗的傳統文化如何在現代的社會當中發揮它應該有的光芒。”

BIG CASE

重新定義:溫度與理想

郭鑫:員工體驗好才是企業競爭力的關鍵所在

科銳國際首席執行官郭鑫出席論壇並作主題演講。他表示,企業的社會責任首先源於對員工的責任、對客戶的責任。郭鑫坦言,現在的企業越來越多地發現客戶體驗好、員工體驗好才是企業競爭力的關鍵所在。從盈利能力角度來看,如果員工體驗滿意度達到75%,那麼客戶的滿意度就會翻倍。這意味著盈利能力、創新能力都與員工的滿意度呈線性關係,有的甚至是呈倍數關係。【詳細】

戈峻:盡企業社會責任 必須融入企業價值觀

天九共享集團全球 CEO戈峻表示,公司所做的不是消費者的品牌,而是在企業+的平台上做了不少事。在員工這一方面,他表示公司能夠把企業的員工孵化變成企業家,並且開創了終身員工製,並且在工時方面實行“四六製”。

當被問及網友對於慈善評判的價值觀時,戈峻回答道:“有些人覺得我並不富有,但是我要付出。有些人覺得我特別富有,但是還不夠。我覺得像這種不同的價值觀,你逼著有第二種價值觀的人來進行捐助的話會很不自然,因為不是發自內心。”他強調,要盡企業社會責任首先必須融入企業價值觀。

王長玉:不脫貧不收兵是恒大人對畢節的莊嚴承諾

恒大扶貧隊員王長玉表示,恒大集團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在全國政協鼓勵支持下,從2015年12月開始幫扶畢節,無償投入110億元扶貧資金,並派出2108人的專職扶貧團隊常駐畢節,通過產業扶貧、搬遷扶貧、就業扶貧等一攬子綜合措施幫扶全市100多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目前,恒大已協助畢節各級黨委黨委政府幫扶58.59萬人初步脫貧,其中大方縣、黔西縣已成功脫貧摘帽。到2020年,恒大還要幫扶44.41萬人穩定脫貧。

王長玉還說,貴州畢節是恒大人的第二故鄉,在過去的1300多個日日夜夜裡,2108名恒大扶貧隊員始終堅守在一線,哪裡有貧困百姓,哪裡就有他們日夜駐守的身影,整市幫扶畢節穩定脫貧,是他們對畢節人民的莊嚴承諾,他們必將不脫貧、不收兵!

蔡彤:慈善信託可以使慈善資金更加透明

光大興隴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蔡彤指出,很多企業由於背離了社會責任最後被淘汰,最典型的三鹿奶粉。也有很多企業迎合了社會價值,最後基業常青,比如恒大。他表示,公司以社會責任為自己的企業目標,“當然這也是我們央企、金融國家隊義不容辭的責任。”

此外,蔡彤強調,扶貧過程中出現的問題關鍵在於賬戶不獨立,這導致了資金的使用和收益都是不透明的,而“慈善信託可以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不管是多少筆,它都是獨立的賬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