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債彙三殺還不算慘 這一市場或重演20年前驚魂一幕
2019年08月27日14:35

  IMF與阿根廷之間的愛恨情仇,讓投資者傷透了腦筋。

  20年前,阿根廷退出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一個項目,出現了債務違約情況,阿根廷經濟也因此陷入衰退。而最近出現的情況,與20年前如出一轍。

  這一切這要從去年IMF向阿根廷提供了有史以來最高金額貸款說起。當時IMF承諾對阿根廷發放560億美元的援助資金,但是近日阿根廷政府目前面臨的困境加劇違約風險。出於對阿根廷違約風險的擔憂,IMF官員上週末抵達布宜諾斯艾利斯,對該國目前560億美元的救助計劃進行評估,根據阿根廷上半年的表現,考慮是否繼續發放資金。

  擔憂阿根廷違約風險加劇,主要是出於以下幾點考慮。

  首先,阿根廷政府或將迎來換屆。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初選中以15個百分點的劣勢落敗,雖然距離選舉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但是分析人士認為馬克里當選的可能性不大。這意味著,阿根廷可能將由反對黨領袖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執政。

  其次,阿根廷政府權力交接時限過長(從8月11日的初選到新政府宣誓就職將有四個月的間隔),在這段時間內,IMF擔心阿根廷政局經濟局勢會動盪不安。

  第三,費爾南德斯上週三曾表示,如果他當選總統,阿根廷就不可能違約,但是卻一直對政策承諾含糊其辭。費爾南德斯堅稱,現在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談判是馬克里的責任。但需要知道的是,一旦費爾南德斯上任,他出台的經濟計劃可能對市場並不友好,這或許會對加劇崩盤風險。

  最後,通脹率過高也讓阿根廷償債能力減弱,這是阿根廷和IMF都始料未及的。雖然阿根廷出台了一系列寬鬆政策,例如凍結燃料價格、提高補貼等,旨在保護最貧窮的阿根廷居民,但比索接連下跌很有可能推高通脹。

  數據顯示,惠譽目前預計阿根廷預算赤字為1%。儘管阿根廷政府仍表示將達到IMF的預算目標,但是直到本月,阿根廷還未達到IMF平衡今年預算(不包括利息支付)的要求。前阿根廷財政部長馬克思(Daniel Marx)對此表示:

“阿根廷可能難以達到IMF的預算目標,在這種情況下,IMF極有可能不會再發放資金了。從目前來看,阿根廷的任何一筆財政支出都可能面臨風險。央行也有可能違背IMF的要求,因為它會通過大量資金操作來捍衛比索彙率。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干預外彙市場,這可能會影響外彙儲備狀況。”

  正如馬克思所言,阿根廷央行上週設法穩定了貨幣和債券市場。但2028年後到期的債務交易價低於面值的50%,這對IMF來說是一個潛在的危險信號。此外,阿根廷比索在一週內暴跌20%,國債收益率飆升,將潛在違約風險推高至80%以上。

  IMF對巨額貸款一直有特別標準,在希臘危機之後又對規則進行了調整,而且在每次評估中都會重新評估貸款的合規情況。其中兩項對目前的阿根廷來說至關重要:

第一,IMF必須確保借款國的還債能力是可持續的。

第二,借款國獲得私人資本的前景必須保持良好。

  從當前市場狀況來看,阿根廷恐怕難以達到上述標準,這催生了一系列可能性:包括IMF所謂的“重新安排”(reprofiling),即延長債務期限,幾乎不做其他改變;或者像2015年的烏克蘭那樣,進行債務重組;當然了,也包括減少貸款。針對這些可能性,IMF官員表示暫時不予置評。

  此外,阿根廷國內觀察人士對IMF也有諸多不滿。IMF對阿根廷的支持項目以緊縮性預算政策和全球最高利率為基礎,可惜未能幫助阿根廷經濟走出經濟衰退。更令人擔憂的是,在IMF的計劃實施期間,市場對阿根廷今年GDP增長預期已經下調。IMF前執行董事托雷斯(Hector Torres)表示:

“IMF在阿根廷投入了很多,不僅是資金,還有聲望。目前IMF的計劃表現不佳,這有點尷尬,IMF和阿根廷都因此面臨困境。”

  一旦IMF的計劃最終宣告失敗,將對阿根廷有著巨大影響,許多分析師甚至將當前情形與20年前的驚魂一幕進行比較。很多分析師將過錯歸咎於IMF,這也是馬克里去年決定求助IMF時反對和擔憂之聲之高的原因之一。

  不過高盛經濟學家拉莫斯(Alberto Ramos)表示,這次的情況沒有那麼糟糕,阿根廷在計劃執行方面比20年前做得更好。而且如果沒有IMF,阿根廷去年面臨的局面會更加困難。

  總而言之,阿根廷的違約風險雖然不小,但目前仍沒走到絕路。IMF和阿根廷政府雙方,將在接下來一段時間攜手尋求解決方法,投資者只需保持謹慎操作即可。

  來源:金十數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