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展|簡明展覽與晦澀理論並不矛盾,比如愛因斯坦&達爾文
2019年08月27日08:13

原標題:評展|簡明展覽與晦澀理論並不矛盾,比如愛因斯坦&達爾文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評展欄目,以親身的觀展體驗和獨立的視角,評點近期展覽。

正在上海展出的“天才相對論——愛因斯坦的異想世界”共展出133件與愛因斯坦有關的文獻展品,其中86件是來自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愛因斯坦檔案庫的原件,《相對論》原稿、愛因斯坦手寫的E=mc²公式、諾貝爾獎章等均為原件展出,可謂零距離感受愛因斯坦的氣息。上海圖書館的“物競天擇——紀念達爾文誕辰210週年暨《物種起源》出版160週年主題館藏文獻展”雖體量遠不及愛因斯坦展,但從徐彙藏書樓、近代文獻館藏中選取的達爾文相關著作似乎可勾勒出思想啟蒙之路。

本欄目歡迎投稿,投稿郵箱:dfzbyspl@126.com,郵件標題請註明“評展”。

“天才相對論——愛因斯坦的異想世界”展覽現場

愛因斯坦和達爾文是兩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他倆一個“爆炸頭”一個“大鬍子”的形象以及“相對論”“進化論”等著作名字也早已深入人心。然而,普通公眾對他們的認識似乎僅止於此,甚至對於科學家愛因斯坦和博物學家達爾文,有著習慣性的排斥,“他們太厲害了,一般人讀不懂的吧?!”事情卻不然,科學和博物學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而愛因斯坦與達爾文更是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光的彎曲折射到我們從哪裡來。

其中愛因斯坦與中國頗有淵源,宋慶齡、蔡元培等人與之有過信件往來,1922年他更是坐船途經上海,下榻浦江飯店並在如今小南門地區的王一亭居所梓園用餐賞畫;達爾文與中國則並無交集,但他的學說是中國近代思想運動的啟蒙,也深刻影響了中國哲學思想和自然科學。且雖然兩人相隔近百年,但他們都曾面對過從被質疑到被證明的過程。

面對兩個熟悉的名字,面對一堆看似晦澀的公式、解剖圖,以及愛因斯坦的手記、“貝格爾”號航行日記,我們可以如何讀懂他們?

上海圖書館展出的達爾文著作

啟初·天才相對論——愛因斯坦的異想世界

地點:上海世博會博物館

展期:2019年8月2日-10月20日

票價:108元

點評: 133件愛因斯坦相關展品、86件原件,如果你懂愛因斯坦,能看出展覽的每個細節都在訴說著他;如果你不懂愛因斯坦,這個展覽或可以讓你瞭解他。

評星:四星半

走進“天才相對論”第一件展品是一頁愛因斯坦手寫的文字,也許普通觀眾無法辨認出愛因斯坦所寫的每一行文字,但在該頁最後赫然寫著“E=mc²”這是科學史上最知名的公式之一,由這個公式才延伸出羅斯福的“曼哈頓計劃”最終同盟國獲得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儘管愛因斯坦本人並未參與該計劃。

愛因斯坦親筆手寫的E=mc²公式

這件展品源於愛因斯坦4頁原稿中的第2頁,以英文發表於《科學畫報》(Science Illustrated)期刊,標題是《E=mc²:當代最迫切的問題》。這是愛因斯坦在廣島和長崎遭受原子彈轟炸後所寫。他在文章中探討了相對論出現以前的兩個基本物理定律:能量守恒定律與質量守恒定律。

E=mc²,像是展覽的序言,讓觀眾迅速走入愛因斯坦的世界,順著展線往里走,右邊牆上記錄了愛因斯坦一生的時間線,不同於一般的平鋪直敘,此處的時間線借由的是愛因斯坦理論中光線彎曲的形式,再往里看是一個個圓形的“蜂巢”般的“時空黑洞”,一個個“黑洞”中便是愛因斯坦不同時期、不同面向分門別類的文獻資料。如果你是一個瞭解愛因斯坦的人,會發現展覽的這種呈現方式都很“愛因斯坦”,如果你是一個門外漢,就請走入這一個個“黑洞”,當你走完展覽的30餘個“黑洞”,會發現被認為是“天才”的愛因斯坦並不難懂,除了在他的奇蹟之年(1905年)發現的光電效應、布朗運動和狹義相對論外。他也是一個普通人、關心政治、常與家人通信、愛巴赫和莫紮特、也讀中國老莊哲學。

展覽現場以一個個“黑洞”講述愛因斯坦的一生

展覽正是通過這些愛因斯坦的手跡、通信等勾勒出他的科學成就和日常生活,其中“愛因斯坦與東亞”部分特別為上海所設,其中以各種資料展示了愛因斯坦的中國行,以及他作為世界公民和和平主義者對日本侵華戰爭的關心。

在這一部分,一張1922年11月愛因斯坦做客梓園與王一亭、于右任等人的合影讓中國人看來倍感親切,除了可見的圖像之外,不可見的曆史也可通過來往信件和前後的時間線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瑞典皇家科學院秘書代表諾貝爾委員會發送的電報,上附時間1922年11月10日。

比如,此前國人曾認為,愛因斯坦在上海彙山碼頭或者浦江飯店收到獲得諾貝爾獎的電報,其實則不然,通過展覽中上海行程的記錄和展出的諾獎電報(上附時間為11月10日)等信息可知,愛因斯坦或是在香港到上海的郵船上收到諾獎電報,但可以確定的是,上海是愛因斯坦獲獎後首個到訪的城市。此外,幾封愛因斯坦與蔡元培的往來郵件可知,原本蔡元培邀愛因斯坦赴北京大學演講,但因為種種誤會未能成行。

蔡元培邀愛因斯坦赴北京大學演講信件

如今上海北外灘的提籃橋地區也是二戰時期猶太人的方舟,展覽的一件展品“關於輸送計劃”雖與上海的“猶太方舟”無直接關係,但通過此件展品可知在1934年1月,莫里斯·威廉向愛因斯坦提出了“為德國猶太人在中國尋找新家的可能性”,魯道夫·卡茨對此予以肯定,他認為,“中國沒有種族或宗教偏見。”且中國合格的技術人才求之若渴,“輸送計劃”可以讓雙方受惠的想法。對於將德國猶太人輸送到中國的行動計劃。愛因斯坦和妻子艾爾莎也曾邀請少數人到家裡討論過這一想法。雖然“輸送計劃”最終沒有施行,但可見猶太人和中國的淵源。

愛因斯坦致卡茨的打印回信,信中愛因斯坦試圖說服卡茨與莫里斯・威廉合作執行輸送計劃。在這封信中,愛因斯坦敦促卡茨與莫里斯·威廉合作,努力以最省力和最能取得預期效果的方式使用有限的資源。

在愛因斯坦的眾多中國“粉絲”中,也有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在展覽開幕當天,他如同普通觀眾般瀏覽了展品,其中一件1954年哈爾斯曼夫婦發給愛因斯坦的電報勾起來他的回憶:

這封電報是知名攝影師菲利普‧哈爾斯曼給愛因斯坦的75歲生日祝福。哈爾斯曼曾兩度被愛因斯坦和其同事所救,分別是在1928年他被控謀殺父親,以及1940年菲利普遭美國拒絕入境時。愛因斯坦寫信給當時的美國第一夫人(羅斯福的妻子),力勸她將哈爾斯曼加入傑出藝術家的名單中,若擁有傑出藝術家的身份,就可以取得緊急簽證。如今,哈爾斯曼是公認20世紀最有才華的肖像攝影師之一,展開現場展出的一本以愛因斯坦為封面的《時代》雜誌,封面肖像的拍攝者正是哈爾斯曼,這張照片也成為世人最為熟悉的愛因斯坦肖像之一。

這段展品背後的曆史,當年楊振寧也曾聽哈爾斯曼親口講述。

哈爾斯曼夫婦發給愛因斯坦的電報。

展覽的最後部分展出了愛因斯坦獲得的諾貝爾獎章等諾獎相關資料,其中一枚金色的諾貝爾獎章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似乎帶著眼神放光地感歎“這就是傳說中的諾貝爾獎”。而同樣擁有諾貝爾獎章的楊振寧,則透露出一些秘密,其實當時諾獎委員會給了3個獎章,兩個為供展示的複製品,一個是“真品”。此次愛因斯坦展展出的獎章是真品。

諾貝爾獎章

從愛因斯坦少時的成績單,到1955年愛因斯坦最後的筆記本,展覽勾勒了愛因斯坦的一生,可謂誠意滿滿。且展覽中儘可能將文獻與照片結合,常常會在文獻邊出現一張愛因斯坦當年的留影。除了133件文獻外,展覽也有幾處空間以交互的形式解析愛因斯坦的科學理論。隨著展覽的進行,主辦方也將根據觀眾需求增加手機語言導覽,而講述這些展品的均是中國相關領域的專家,其中還包括了楊振寧,但楊振寧會講哪件展品,還需觀眾自己探索。

展覽現場展出的愛因斯坦最後的筆記本

聯想到當下以視覺元素或名人效應為賣點的“網紅展”,愛因斯坦展可謂沉下心研究、打造每一處細節,也從另一個角度詮釋了“名人效應”。愛因斯坦喜歡黑板上推算各種公式,展覽中一處愛因斯坦書房還原,黑板上同樣寫有公式,這些公式絕非根據圖片“臨摹”,而是找了愛因斯坦的研究者書寫。此類細節的精到隱藏在展覽的各處,這些處處皆有的細節也為當下各類展覽提了個醒,展覽的要義在於感受和獲得,而非只是拍照打卡。(文/小鬆)

愛因斯坦展互動項目之一

物競天擇——紀念達爾文誕辰210週年暨《物種起源》出版160週年主題館藏文獻展

地點:上海圖書館

時間:2019年8月1日-10月31日

票價:免費

點評:文獻本身的驚豔之外,或是客觀條件所限,布展的方式更多像是“陳列”。

評星:三星

在查爾斯·達爾文誕辰210週年之際,上海圖書館拿出了自己的一系列館藏精品為其“慶生”。

展覽分為兩個塊區,一樓近代文獻閱覽室的開放區域展出中文文獻,著重展現達爾文的進化論思想在中國近代發展史上激起的浪花,而一旁的一條小通道徑直通向的“上海客堂間”則選取包括1892年《物種起源》第六版再改版在內的英文文獻,概述進化論的發展緣由及在歐洲的影響。

“上海客堂間”展區

展方首先將觀眾引進上海客堂間,通過對達爾文生平、“貝格爾”號科考、進化論和《物種起源》一書問世前後的概述讓觀者對展覽的背景有一個籠統的瞭解。配合展出的文獻有《“貝格爾”號航行日記》、不同版本的英文版《物種起源》、以及受達爾文進化論影響的幾部西方生物學和哲學著作。《物種起源》雖然在1859年出版後就立刻在英國流傳甚廣,但其對上帝造物顛覆性的觀點還是引起了當時以宗教中心的保守社會的反對聲音。一張1871年達爾文頭猩猩身的諷刺漫畫形象地展示了這一點。可以看出,由於館藏本身的限製,此次展覽的重心並未放在這一部分,要靠“客堂間”的小天地容下達爾文的進化論在人類自然科學史上的重量也著實不易。

“貝格爾”號航行日記

相比之下,中文文獻的數量和含金量足夠深厚,展覽空間也更餘裕。館方在寬闊的展覽區前後各布有三塊展板,從進化論最早在中國的引入說起,講至嚴復的《天演論》對進化論思想的借用和發展,胡適的文學觀中流露的“適者生存”的理念,後到進化論與中國近代思潮的關聯,以及對中國近代生物學的重要啟發。包括曆史、政治、文學、科學在內的內容被高度濃縮在展板上,對觀者來說需要處理的信息量之大本已經很有難度,而展板擺放位置和文獻的不對應更讓觀者沉下心來走進一段段曆史變得艱難。館方將多塊展板集在一起而文獻則陳列再一個個玻璃展櫃中,當普通觀眾而非學者被宏大的背景知識衝地暈頭轉向再投入展品時,可能只能發出“嗯,原來這就是XXX”的感歎。文獻本身的思想價值由於布展的不佳而有所減色。這不僅讓人想到去年秋天,上海圖書館僅展不到十天的“古代書籍裝潢藝術館藏精品文獻展”,也是文化價值極高,在專業領域備受推崇,但同樣存在普通觀眾只能讀懂九牛一毛的問題。

嚴復的《天演論》

當然,對於普通公眾而言,書籍是瞭解知識的窗口,借由圖書館的優勢,這次展覽的每件文獻旁都標明了具體的藏書位置方便想進一步瞭解的觀者借閱。這為非專業但想要通過此展有一定深度瞭解達爾文和其在中國近代史上影響的普通觀者來說或許有些幫助。(文/胡怡嘉)

從體量看,愛因斯坦展遠超了達爾文展,但相比“用顏”觀看的“網紅展”,看愛因斯坦和達爾文更需要“用腦”去探究。用心體會,獲得的會比想像中多得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