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不宜再將京A與“神秘背景”畫等號
2019年08月27日17:25

  原標題:“勞斯萊斯女”被揭底,不宜再將京A與“神秘背景”畫等號 | 沸騰

  從“帽子姐”到勞斯萊斯女司機,都一再印證了那句話,“別看現在鬧得歡,將來都得拉清單”。

  27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通報,駕駛勞斯萊斯轎車堵塞醫院急救通道的女司機單某某,已被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製措施,原因是在其行政拘留期間,警方發現其涉嫌偽造、變造、買賣身份證件犯罪。

  同時,對公眾普遍關心的那張京A88519號牌,通報也作了詳盡解釋:京A88519號牌,系市交管局於1995年10月6日按序核發,目前所有人為和某(男,55歲)。

  車牌之所以掛在了單某某的勞斯萊斯上,是因為單某某丈夫徐某以“租用”號牌的形式,將單某某的曜影小客車以交易方式辦理轉移登記至和某名下,並啟用和某處於保留狀態的京A88519號牌。

▲視頻截圖。圖片來源:新京報
▲視頻截圖。圖片來源:新京報

  該剝離對京A8的特殊想像了

  至此我們大概可以明白,單某某及其“京A”號牌背後,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那張當初被認為附著神秘色彩的京A8車牌,也壓根就不是她所有。

  而這張車牌是怎麼來的?——“系交管局於1995年依相關規定按序核發”,且數次交易過程均“符合當時相關交通法規政策規定”。

  既然這張車牌的來曆已經解釋清楚,攀附在京A88519號牌上的特殊想像,也就該自動剝離。由此個案出發,對那些街頭上懸掛京A、京A8號牌的車輛,輿論也不必再輕易貼上神秘標籤。

  有必要承認的是,多年來,坊間確實對京A、京A8號牌存在某種迷思,認為京A、京A8號牌的車主非富即貴。

  這或許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國文化里有“以前為貴”的傳統,A好於B,B好於C……;而“8”與“發”諧音,聽起來吉利,這就導致京A8容易被賦予特別的聯想。二是,一些人可能見到過懸掛京A、京A8號牌的機關車輛,經驗導向之下,再看到類似號牌,關於車主身份的特殊想像也會自動攀附心頭。

  在很多人眼裡,京A、京A8號牌脫不了權力與金錢的捆綁。但這從一開始或許就是一種誤解,且隨著號牌在市場上頻繁流轉,這種想像的事實基礎更加薄弱。

  特殊號牌在法律那裡沒有豁免權

  不妨回溯京A、京A8號牌的真正來源。

  《中國青年報》的報導顯示,1994年8月,北京啟用、換發九二式車牌和行駛證,按照公安部相關文件,對北京市車輛註冊登記發牌代號給了A、B、C三個字母,北京市按順序對61萬輛機動車進行了核發。由於當時汽車未普及開,汽車多為黨政機關所有,所以當時大部分車牌分給了黨政機關的公務車輛。京A、京A8號牌自然也不例外。

  後來,隨著汽車保有量的迅速攀升,京A號牌資源枯竭,只有重新啟用才能獲得。但是,2011年,北京實施機動車限購政策,京A車牌曾不被放入搖號池也不拍賣。

  但去年1月,北京市公安交管局官網發佈《機動車現場“50選1”待選號牌號碼》,京A號段將再次出現在小型汽車號牌選號池中,並隨機出現。

  所以,最初所謂京A、京B、京C跟現在的京N、京H、京G一樣,只是車輛管理的區分標誌,且按照法定程序核發。九十年代機關車輛配置京A與配置京B、京C沒有本質區別,且隨著市場交易,不少京A車牌流往私家車主手中,更與所謂的權力無涉了。

  由此可見,京A、京A8號牌的稀缺,只是某一時期車輛管理政策變化遺留的正常現象,它們本質上就是用以標記車輛身份的鐵皮,將京A與“神秘背景”畫等號,真的想多了。

  而那種關於京A、京A8號牌的特殊想像,在執法過程中,也變得毫無意義。四年前有交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稱,“如果違章了,交警照樣可以從檔案庫中查到京A車主的真實身份”。此次單某某被查,車輛號牌主人浮出水面,本身也是這句話最好的註腳。

  勞斯萊斯女司機都被刑拘了,就不要再對京A8車牌有什麼特殊想像了。特殊號牌或許可以滿足虛榮心,但在法律那裡沒有豁免權。也奉勸那些擁有京A、京A8號牌的車主:別拿特殊號牌耀武揚威,勞斯萊斯女車主的“待遇”,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