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密碼之父:更遠的未來 就不需要加密了
2019年08月26日01:26

  原標題:現代密碼之父:更遠的未來,就不需要加密了

惠特菲爾德·迪菲 上遊新聞記者 鄒飛 攝
惠特菲爾德·迪菲 上遊新聞記者 鄒飛 攝

  人物檔案:

  惠特菲爾德·迪菲,2015年圖靈獎獲得者,現任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英國皇家學會外籍院士。

  主要學術成就:創建史上第一個密鑰交換機製——Diffie-Hellman,開創了密鑰加密算法和數字簽名機製的先河。

  被稱為現代密碼之父的惠特菲爾德·迪菲,在2019重慶全球科學家高峰會的主題論壇上語驚四座:“更遠的未來,不需要加密了。”

  父親是曆史學家,母親是學者和作家,惠特菲爾德·迪菲是怎麼走上“密碼”研究之路的呢?他對重慶晨報·上遊新聞記者講述了這一過程。

  小學老師

  開啟了他的密碼學研究之路

  惠特菲爾德·迪菲是怎樣開啟了他的密碼學研究之路呢?他說,這得歸功於他的一位老師,“我那時候十歲,正在上小學五年級。當時有個老師叫瑪麗·柯林斯,她花了一天半的時間給我們介紹了一些關於密碼的知識,我就覺得很感興趣。”老師播下的這粒種子,在父母的灌溉下,茁壯成長。

  “因為我父親有城市大學圖書館的借書證,他給我借了各種各樣的書,有的是兒童書籍,但我對講密碼的書最感興趣。後來我上了中學、去了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後來工作,也時不時接觸到一些關於密碼學的知識。”對於神秘的密碼學,在惠特菲爾德·迪菲看來,“只是聽起來很難,實際上密碼學就是一種轉換,是用數學的方式,把簡單的純文本信息轉換成無法理解的或者很難解密的信息,用密碼來保護信息。”

  就此開啟密碼學研究的惠特菲爾德·迪菲,在1976年和馬丁·赫爾曼出版了《密碼學新方向》,奠定了今天公共密碼交換系統的基礎,被廣泛應用於當前網絡通信。

  重大挑戰

  密碼學解決物聯網問題有難度

  由於共同創建了知名的迪菲-赫爾曼(Diffie-Hellman)密鑰交換協議/算法,惠特菲爾德·迪菲和馬丁·赫爾曼獲得了2015年的圖靈獎。

  圖靈獎可以稱之為計算機科學和技術領域的奧斯卡獎。

  拿到圖靈獎的惠特菲爾德·迪菲稱,現在的密碼學正面臨重大挑戰。

  “首先是物聯網和能量消耗,然後把互聯網拓展到數以十億計的設備;其次是加密背後的數學算法。我是一個密碼學家,我們必須要能夠提供必要的證據,但沒有人做成功,非常困難。可能這個加密學最大的缺點,特別是在信息安全領域,實施起來效果不均衡;另外,我們還面臨量子計算的威脅,如果我們有數以十億計的設備,很多都是微能耗的設備或者是使用納米技術,我們要進行加密可能就會更難。我們現在在使用的一些21世紀的技術去解決上世紀50年代的問題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解決物聯網面臨的問題還是有一些難度。”

  作出預言

  更遠的未來就不需要加密了

  對於未來,惠特菲爾德·迪菲稱,密碼學將有三大機會。

  “一是同態加密,也就是可以在雲端進行加密,而這個雲卻不知道數據已加密;二是區塊鏈,主要推動力就是比特幣,比特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它需要巨大的工作量;三是新的公共密鑰技術。”

  當然,對於更遠的未來,惠特菲爾德·迪菲認為,“不需要加密了,因為加密是人們需要一定程度的獨立性,如果人類自主性不斷下降的話,可能不到100年,人類就沒有足夠的充足性或者獨立性來支持加密。”

  “到重慶 就像是回到了家一樣”

  新聞面對面

  記者:人們越來越依賴手機,如何保證手機里隱私信息的安全?

  惠特菲爾德·迪菲:這的確很複雜,我不確定我今天的觀點是否正確。我認為如果你把信息完全保留在手機上,手機可能會壞掉或丟失,信息不一定那麼安全。然而如果你將信息保存在雲上,可能是更安全的。因為信息可以在雲端進行加密,而事實上雲端並不知道數據已經加密。在某種契約的框架下,這種機製可以向你提供信息,也可以隱藏信息。所以我認為正確的方法是,在雲中加密你的信息,同時讓幾個人共享加密密鑰。

  記者:您對重慶的印象如何?

  惠特菲爾德·迪菲:我覺得就像是回到家一樣,重慶和我從小長大的紐約市很像,兩個城市的夏天都很熱,房子都很高,都充滿活力。

  記者:重慶正在大力發展大數據智能產業,對此您有什麼建議?

  惠特菲爾德·迪菲:重慶發展大數據智能產業的情況非常好,我還不能提出什麼建議。但我認為,重慶目前在產業發展上進行人才教育、資源開發、招商引資,這些事情都是非常值得的,這些無疑都能為重慶帶來持久性的利益,也將造福這座城市的市民。

  重慶晨報·上遊新聞記者 羅薛梅 張瀚祥 王倩

  來源:重慶晨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