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輝註冊了45項“渣渣輝”商標
2019年08月26日08:02

原標題:張家輝註冊了45項“渣渣輝”商標

“大家好,我系渣渣輝”……香港演員張家輝的“塑料”普通話一度成為大家的快樂源泉,這句“渣渣輝”被網友製成了各種表情包廣為傳播,張家輝本人也表示“大家開心就好”。可最近大家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官網發現:張家輝在2019年5月30日申請了共計45項“渣渣輝”的商標。其中包括遊戲器具、體育用品、交通用具、教育、服裝、食品、美容服務等行業,大到核反應堆、空氣淨化,小到牙膏香皂果凍罐頭……幾乎覆蓋到了所有行業,目前這些商標狀態均為“等待實質審查”。“渣渣輝”以後不能隨便用嘍!網友笑噴的同時也表示:“很有版權意識了!”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豔

說起“渣渣輝”這句兩年前偶然走紅的網絡流行詞,最早是來自一款由張家輝代言的遊戲廣告,在廣告中張家輝的第一句台詞就是“大家好,我是張家輝”,而張家輝不太標準的這句自我介紹“我系渣渣輝”就隨著該遊戲的廣告投放被越來越多地看到,不料竟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持續傳播效果,網友們每看一次視頻就會被魔性洗腦一次,“渣渣輝”成了搞笑的流行梗。作為多次獲獎的實力派演員,張家輝對自己這次的意外“走紅”也始料未及,在接受魯豫採訪時他解釋說自己的一口“港普”加上拍廣告那天感冒特別累,所以意外就錄成了廣告里那句“渣渣輝”。不過那款遊戲的口碑也相對兩極,張家輝說網友也來跟他投訴他那個廣告被過度傳播,“我看見就煩了,所以現在我都終止跟這個廣告合作了。”但對於網友沒有惡意地叫他“渣渣輝”,他表示不介意,“如果大家覺得這樣很親切的話,我沒所謂”。

那現在為何一下子註冊了這麼多“渣渣輝”的商標呢?其實並非像網友玩笑說的張家輝“真乃商業奇才”,而是被侵權行為傷害之後的自我保護之舉。“渣渣輝”作為熱梗風靡網絡,就有商家開始私自使用謀利。去年8月9日張家輝通過微博發佈律師聲明,對Windows10商店上線的一款名為《我是渣渣輝》的遊戲侵犯張家輝的肖像權、姓名權、名譽權等事宜作出了表態,該遊戲未經張家輝本人允許借用其形象進行宣傳,開發商或運營方從未就該行為獲得張家輝本人或公司的同意或授權。而張家輝一句不標準的廣告語帶火了當初那個遊戲,遊戲的所有方自然也不會放過“渣渣輝”這個商機,據悉從去年1月開始,該公司便開始瘋狂註冊“渣渣輝”和“渣渣灰”的商標名稱,兩者僅有一字之差。據統計從2018年1月至5月,“渣渣輝”被申請註冊了40次,從2018年4月到2019年3月,“渣渣灰”被申請註冊了55次,目前多數被駁回或“不予受理”。

有律師表示,“渣渣輝”和“渣渣灰”是張家輝姓名的諧音而且是公眾皆知的,未經本人許可而註冊商標的行為容易對公眾產生誤導,造成不良影響,從而侵犯了張家輝姓名權的商品化權。所以此次張家輝本人低調申請了“渣渣輝”的45大類商標註冊,其中又包含了大到核反應堆、空氣淨化,小到牙膏香皂果凍罐頭等數個小類,涵蓋了遊戲器具、體育用品、交通用具、教育、服裝、食品、美容服務等所有日常我們能想到的諸多行業。對於他這一波操作,網友笑噴的同時也紛紛為他的維權意識點讚:“維權意識好強”!

化娛樂精神為維權動力

回想一下,對於珍視自身形象的資深演員張家輝來說,誰會想到普通話不準,被弄出一個笑柄,還有人爭相商業化。這就是當下網絡環境下,所謂熱搜產生的神奇商機。而對當事人來說,承受的心理壓力,不止是網絡暴力那麼簡單。當然,張家輝和侵權方搶這個有價值的網紅品牌,可謂化娛樂精神為維權動力。

不過說到賺錢,也別想太多。全品類共45項的商標註冊費總金額約為13.5萬元,但之前遊戲公司也前後提交了90多件申請。誰會笑到最後呢,張家輝要經曆三個月公示期,才能成功申請商標。就算商標註冊申請成功,也並非一勞永逸。註冊之後必須要使用,如果三年內沒有使用,任何單位或個人都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註冊商標。面對這些撤銷申請,還需要花成本來證明自己使用了這些商標。但不管怎麼說,張家輝的維權意識也給大家上了一課。 張楠

拒絕碰瓷而已

看過魯豫那個採訪,其實張家輝對於網友叫他“渣渣輝”還挺開心的,畢竟給大家帶去了那麼多歡樂。但他介意的是商家將他揮著大刀欲砍的畫面做成了“鬼畜”效果的廣告小窗,他看到網友的“投訴”覺得煩,於是終止了合作。然而“渣渣輝”梗的走紅帶動了該遊戲的流量,所以該遊戲儘管被不少網友吐槽,卻仍紅到發紫,而該公司卻進而要註冊系列“渣渣輝”商標……後又有遊戲直接用“我是渣渣輝”這樣直接蹭熱度挑戰版權的名字!所以我想,張家輝並非真的有啥商業藍圖要去經營這個品牌,也並不是為了轉手將商標賣個好價錢而去註冊,純粹是“圖個清靜”。就像阿里巴巴也申請了“阿里爸爸”“阿里媽媽”、小米還申請了“紅米”“藍米”一樣,你先動的手,我只拒絕碰瓷!

張豔

網絡時代界限感的模糊

張家輝悄無聲息把“渣渣輝”註冊成商標,是一種自衛,與其被人搶注之後而濫用,不如乾脆自己就直接持有算了,畢竟在記者前面採訪他的時候,他說自己並不是真的喜歡這個稱謂。

說普通話是他以及不少香港演員的短板,但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笑料。很多人小時候都被人取過綽號,很多綽號都帶有調侃和戲謔成分,沒有人喜歡被喊綽號,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講再多,很多人還是做不到,張家輝的無奈之舉也說明了網絡時代的界限感依然模糊。

孔小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