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生電子劉曙峰:科創板將提升資本市場風險識別能力
2019年08月25日13:39

原標題:恒生電子劉曙峰:科創板將提升資本市場風險識別能力

恒生電子在科創板設立的過程中參與了20多個系統的改造工作。在科創板開板“滿月”之際,新京報記者就科創板設立過程中的技術改造、金融科技前景等問題,專訪了恒生電子總裁劉曙峰。

7月22日,備受關注的科創板正式開板。而在開板之前,上交所密集組織過多輪仿真測試、全網測試和通關測試,恒生電子在科創板設立的過程中參與了20多個系統的改造工作。近日,在科創板開板“滿月”之際,新京報就科創板設立過程中的技術改造、金融科技前景等問題,專訪了恒生電子總裁劉曙峰。

劉曙峰表示,科創板試行的註冊製對於資本市場的長期發展有很大益處,將提高機構提升對企業風險的識別能力。同時,他認為,數字化是金融行業的一大利好,但是也給用戶數據和隱私安全帶來挑戰。而中台則是面向未來的架構體系,讓金融機構能夠更加快速地響應用戶的不同需求。

科創板試點的註冊製讓金融回歸本質,期待深圳更市場化改革方案

新京報:科創板的設立是今年資本市場的一件大事,恒生是怎樣參與其中的?

劉曙峰:科創板的確是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事實上,我們每年都會看到金融市場出現一些業務的創新和規則的改變,今年有科創板,還有滬倫通,去年有適當性管理和反洗錢的新規,此前還有滬港通、深港通等。不同的是,科創板是一個全局性的部署,對我們的業務系統的方方面面都提出了很多需求,涉及到投資、資管、經紀、櫃檯、財富管理、風控、合規等。這些系統都要進行調整以實現對科創板的支持。

新京報:科創板對於中國資本市場的影響是怎樣的?

劉曙峰:科創板對於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具有巨大的意義。在科創板中試點的註冊製,對於資本市場的長期發展有很大的益處,能夠讓包括投資銀行在內的金融業務回歸本質。金融服務是要承擔風險的,所以必須聚焦於企業本身,瞭解企業真正的“質地”,要長期跟蹤企業的經營情況。對企業的瞭解是金融服務最基礎的資產,在註冊製下,投資者需要去全面地收集公司的信息,研究它的曆史數據,識別企業的風險。

同時,我們能夠看到,監管也在變得更加嚴格。一些投行在科創板企業註冊上市過程中有失職的地方,已經受到了證監會的處罰。因此,投行更有必要對上市企業有更深入的理解。

此外,科創板在交易機製上也有很大的創新,包括放開、放寬漲跌幅限製等。這讓市場的交易機製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也讓業界對未來的交易機製改革有了更多的期待。

新京報:科創板對科技企業的創業和成長將起到什麼作用?

劉曙峰:科創板的設立,對於科技企業是一個重大的利好。科技企業的發展模式,跟傳統企業是有差別的,而科創板對企業盈利情況等方麵包容度有了很大的提高,為科技企業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對於PE、VC等一級市場投資者,科創板也為它們提供了更多退出的可能性。可以說,科創板是對當前科技企業發展的一個很好的契機。

最近黨和國家宣佈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在金融方面將完善創業板發行上市、再融資和併購重組製度,創造條件推動註冊製改革。我們也有理由期待一個更加市場化、更加深化的改革方案能夠面世。

數字化時代要做好用戶數據和隱私安全,金融創新也要擁抱監管

新京報:科技給金融行業帶來哪些變化?這個變化是否也意味著新的挑戰?

劉曙峰:科技的發展已經讓金融行業基本上實現了數字化。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人們大量的行為都轉移到了線上,那麼相應的服務也會逐步上線。就像零售業一樣,先是前端的零售行為在線化,接著後台包括生產製造在內的流程都會有一個上線的過程。這就是產業的數字化升級,金融行業也是這樣。

數字化之後,與客戶的交互將更加實時,你要服務的客戶規模將會更大,客戶本身的差異性也變得更大。金融機構要能夠跟得上這種變化,要能夠快速響應客戶的不同需求,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新京報:數字化是否也意味著巨大的機遇?在科技的推動下,金融業的趨勢是什麼?

劉曙峰:當然,數字技術的發展是金融創新的一大驅動力,讓金融服務變得場景化、差異化乃至普惠化。場景化的意思是,金融服務的落點在於服務,是服務就必須要切入到場景中去。數字技術的發展讓各種金融服務變成一個個組件,或者是一個個API接口,嵌入到場景之中,當客戶需要的時候,就可以隨時調用。差異化就是說,可以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手段,為客戶提供更精準的服務。舉例來說,在財富管理業務中,系統可以識別用戶的風險偏好,識別產品的風險水平,進而實現更加合理的投資配置。普惠化的表現在於,技術讓機構的分析和管理能力有了極大的提高,而業務成本和門檻則降低了很多,像私人銀行這樣原先很高端的業務,現在可以惠及更多人。

新京報: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應用涉及大量的數據,如何保障用戶數據和隱私安全?

劉曙峰:首先就是要明確數據的產權歸屬問題。在我們看來,數據是屬於客戶的,屬於投資者和金融機構的,在跟客戶簽訂合同的過程中,這些都是要予以明確強調的。其次是數據的安全問題。這就需要一整套技術保障,包括數據加密、防禦黑客、數據備份等技術的支持。在這方面我們有充分的技術積累,也有阿里雲的技術支持,他們在長期的雲服務過程中掌握了強大的安全能力,同時市場上也有很多可用的安全工具。

新京報:科技創新也會給金融業帶來新的風險,監管在其中應該發揮怎樣的作用?

劉曙峰:對於金融業這樣一個十分強調風險管控的行業,嚴格的監管的確是怎麼強調都不過分的。這也是為什麼金融業務要分業經營,要持牌經營——在全世界都是這樣的。當科技成果被嫁接和應用到金融領域的時候,當然也需要服從金融行業的管理規則。我們之前也看到,有許多打著金融創新名義的行為,其實是在做新型金融。對此當然應該加強監管,企業也應該擁抱監管,合規經營。

中台是面向未來的架構體系,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將趕上世界水準

新京報:金融科技公司如何幫助金融企業來適應當下這個數字化時代?

劉曙峰:前面我提到過,數字化時代,金融機構必須要能夠快速響應用戶的不同需求。就好像打仗,需要有強大的指揮中心,才能協調調動各部分的兵力資源,去適應瞬息萬變的戰場態勢。對於金融機構來說,這種能夠實現指揮中心作用的機製,就是中台。我們知道,中台這個概念最先是在互聯網公司中產生和應用的,包括技術中台、數據中台和業務中台三個體系。目前,金融行業數字轉型的最大矛盾,就是後台穩定的IT系統和希望快速響應的前台需求的矛盾。去年我們發佈了分佈式技術中台JRES 3.0,最近我們又推出了恒生數據中台Powered by Alibaba Cloud。作為恒生大中台戰略的組成部分,它們將讓金融機構具備與互聯網企業相似的靈活性。

新京報:第三方中台會不會面臨這樣一個尷尬:小機構用不上,大機構更願意自己開發?

劉曙峰:對於小型金融機構來說,沒有中台也可以做一些小而精的業務。但是如果要規模化發展,就必然需要一個先進的架構體系來部署它的業務和系統。許多非銀金融機構雖然員工數量不多,但是業務規模其實很大,對於中台的需求也很高。而大機構的IT部門與金融科技企業其實是一個共生關係,後者對技術變化和客戶需求的敏感性也更高。

新京報:恒生會不會擔心自己有一天跟不上技術和市場的變化?

劉曙峰:對於恒生來說,最大的挑戰在於,我們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去研究、去理解行業的變化,我們對行業下一步的走勢是要有一定的提前量的。這個提前量就是我們的生存空間,而現在業務和環境的變化是很快的,這對於恒生的技術能力、組織管理和企業文化等各個方面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新京報:中國的金融科技企業距離國際領先水平還有多遠?

劉曙峰:從2018年的全球金融科技企業的榜單看,恒生在其中的位次也只有52名,跟全球頂尖金融科技企業相比,差距還是比較大的。對於中國金融科技企業來說,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金融市場的深度和成熟度、金融產品的豐富度都在快速成長,我相信中國市場一定能培育出世界領先的金融科技公司。

新京報記者 許諾 陳維城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