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一些城市會選擇對5G說“NO”?
2019年08月25日06:01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8月25日訊,加州聖羅莎市議會成員傑克-蒂貝茨(Jack Tibbetts)知道自己遇到了難題。那是2018年初,他開始接到來自政治極端選民的電話。它們的共同點是:手機信號天線將安裝在房屋旁邊,這引發了人們對房產價值和健康狀況的擔憂。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說法,大量證據表明,如果射頻輻射對人類有任何影響,那麼它與咖啡和泡菜等其他“可能致癌”的物質差不多。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援引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數據,最近宣佈,對這些天線射頻能量的現有限製使它們更加安全。一位聯邦通信委員會的高級官員表示,5G網絡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會帶來額外的健康風險。

  所有這些都無法阻止社交媒體引發的陰謀漩渦,這種漩渦讓健康恐慌在互聯網上蔓延。整個北加州的城鎮都在發佈法令,以健康問題為由,將新的5G基站排除在居民區之外。包括新罕布殊爾在內的四個州的立法人員提出議案,要求對健康影響進行進一步研究,否則就敦促國會這樣做。國會議員托馬斯-索茲(民主黨)在寫給聯邦通信委員會的信中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

  對於蒂貝茨來說,這些新的“小盒子”天線(用於4G網絡,但可以升級到5G)在聖羅莎升空是否真的危險並不重要。其中一些安裝在距人們臥室窗戶僅20英呎的電線杆上,居民們抱怨Verizon沒有通知他們就安裝了電線杆。重要的是,他的選民不希望這些笨拙的公共基礎設施離他們太近。蒂貝茨說,“我不希望有人呆在家裡卻有那種不安全感,家裡本來應該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10年後這些發射塔沒有致人患癌的跡象,我不會感到驚訝,但我的工作不是保護Verizon,而是保護住在自己房子裡的人。”

  無論居民們反對新建手機信號塔的理由是什麼,蒂貝茨——以及全美無數的市長、州長和理事會成員——在現行規則下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權力按照選民的意願行事。他們也沒有以前那樣的迴旋餘地來為手機基站定價,而手機基站是公民倡議的一個有利可圖的資金來源。那些採取行動的城市正在製定法規,即使這將使它們面臨著被電信公司起訴的風險,就像本月在紐約州羅切斯特市發生的那樣。

  5G被認為是未來電信、全球競爭、創新乃至市政基礎設施發展的關鍵,但它卻成為了爭論的焦點。除了升級現有的基站,估計還需要在電線杆、燈柱和建築物上新建50萬座基站和小單元。專家們還預計,該產品的推出週期將很長,可能長達10年或更長時間。大多數城市都想要5G,但他們不想被告知如何、何時、以什麼代價實現5G。FCC已經通過了旨在加快5G推廣的規定,這很可能會引發激烈的爭論。

  運營商與地方政府的博弈

  “我這樣做的個人原因是,我認為人類受到了威脅,”活動組織EMF安全網絡(EMF Safety Network)的成員桑迪-毛雷爾(Sandi Maurer)表示。EMF安全網絡旨在遊說人們減少接觸電磁場。在一定程度上,由於這種行動主義,加州馬林縣的許多城鎮已經通過了限製居民區5G基站的法令或決議。像米爾穀這樣的城鎮指定了不允許高塔出現的區域,而且可能還要求它們之間保持一定的距離。

  2018年,Verizon撤回了在加州塞瓦斯托波爾安裝兩個小型電池的申請,而沒有起訴該市或將此事提交給FCC。但自那以後,FCC推出了5G快速計劃,要求各城市和州在60或90天內批準新的5G天線。它還限製了政府領導人向承運商收取的新基礎設施建設用地的費用——無論是電線杆、路燈,甚至是建築立面。運營商喜歡這個計劃。

  AT&T的一位發言人提到了一份讚揚FCC新規定的聲明,稱這些規定“將有助於確保所有美國人,無論他們住在哪裡,都能通過嚐試和真正的自由市場激勵,享受到這項新技術將促進的就業、投資和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

  Verizon的一名發言人說,“我們正在尋找合理的接入方式和合理的價格,以便我們能夠有效、迅速地將5G部署到社區以及在社區中生活和工作的人們。”

  FCC主席Ajit Pai和特朗普總統都表示,下一代5G無線網絡的廣泛部署美國來說至關重要。FCC的一位發言人提到了該機構此前的聲明:“為了使寬帶提供商能夠進入新的市場並部署高速網絡,接入必須是快速的、可預測的、安全的和負擔得起的。”

  城市領導人表示,他們劃分區域和監管基礎設施的權力正在被削減。超過90個市和縣聯合起來進行了一場訴訟,目前正在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進行審理,他們認為聯邦通信委員會越權了。決定最早可能在春季做出,但也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

  加州聖何塞市的首席創新官希琳-桑托瑟姆(Shireen Santosham)說,該市已經批準了596個基站,所有這些基站都可以升級到5G。當這一計劃開始實施時,聖何塞與電信公司簽署了協議,以每根電線杆750美元至2500美元的價格建設新的小基站。如果這些城市在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訴訟中敗訴,聖何塞市可能會被迫降低每根電線杆的最低收費。該市市長山姆-利卡爾多(Sam Liccardo)表示,該市非常希望推出5G網絡。

  但像其他城市一樣,聖何塞希望能夠收取更高的價格使用的基礎設施,不僅為員工加快許可新基站還提供100萬到200萬美元需要支持一個項目,向貧困家庭提供寬帶接入。利卡爾多說,儘管聯邦通信委員會規定,許可證在60天或90天后自動獲得批準,但在其他城市也可能發生類似的事情。他補充道:“即使聯邦政府要求地方政府採取行動,地方官僚機構也有很多辦法使之難以實施。”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FCC主席里德-亨特的前幕僚長布萊爾-萊文(Blair Levin)表示:“無線運營商所要求的,是各城市對待它們的方式,與其它任何一家申請建設許可的實體完全不同。我認為這將適得其反,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會得到一種敵對的關係,而不是一種合作關係。”

  最典型的例子是羅切斯特市,它在8月8日被威瑞森公司起訴。威瑞森聲稱,該市的法規違反了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規定,“對無線運營商徵收了部署和維護小型無線設施的非成本費用”。換句話說,威瑞森認為,該市將安裝5G天線的公用事業電線杆的租金太高。

  “聯邦框架要求以成本為基礎的非歧視性接入,這正是我們所尋求的,”威瑞森發言人表示。“這意味著聯邦法律禁止特殊待遇。”

  另闢蹊徑挑戰運營商

  關於健康的爭論很難上法庭,因為FCC擁有對電子設備的排放是否安全的唯一決定權,這一權利在任何當前的法庭案件或未決的聯邦立法中都是不容置疑的。

  另一種不同的——也是迄今為止更成功的策略——在5G基站的尺寸和形狀上挑戰運營商。

  位於俄克拉荷馬州的切羅基印第安人聯合基圖瓦族(United Keetoowah Band of Cherokee Indians)對聯邦通信委員會目前的規定發起了法律挑戰,華盛頓特區巡迴法院最近做出了不利於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裁決,其中一項指控是,5G基站並不像宣傳的那麼小。

  業內人士在簡報中說,這些新天線只有披薩盒那麼大,在其他方面可以與家用Wi-Fi路由器相媲美。但法院表示,尤其是當它們坐落在新安裝的高塔上時,它們實際上非常大,非常顯眼,需要對它們對環境的影響進行評估,而且它們還要遵守曆史保護規定。

  “即使只有20%的小型基站需要新建,正如一家無線公司和FCC在其簡報中所估計的那樣……這可能需要多達16萬座密集排列的50英呎高的發射塔,”法院寫道。

  通信研究公司MoffettNathanson的創始人兼高級分析師克雷格-莫菲特(Craig Moffett)表示,儘管存在所有這些衝突,但大多數城市仍然渴望電信公司將5G帶到他們的街道上。

  該行業承諾,一種真正未來技術將從無處不在的超高速無線網絡中源源不斷地湧現出來——在這個更智能的城市里,你的自動駕駛汽車、你的AR頭盔和你的自動排空垃圾桶永遠保持在線。莫菲特說,“回想起來,我們可能會嘲笑自己當初多麼愚蠢,不知道這些應用將被用於什麼用途。”(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