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聯儲首席經濟學家:美聯儲早該進行更大幅度降息
2019年08月25日06:48

  原標題:前美聯儲首席經濟學家:美聯儲早該進行更大幅度降息!

  來源:N十財經

  當地時間週五上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舉行的全球央行年會上發表演講。在演講中,鮑威爾重申了他之前的承諾,即美聯儲將保持經濟的擴張,但同時也承認了關稅和其他因素已導致了美國的經濟增長放緩。

  鮑威爾發表的講話雖然沒有具體說明未來的貨幣政策方向,但承諾美聯儲將“採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這也是鮑威爾在最近幾次的講話中提到過的措辭。雖然週五的美股全線暴跌,但鮑威爾講話發佈後,美股三大股指直線拉升,道指甚至一度轉漲,這也表明市場對鮑威爾的講話解讀頗為樂觀。

  前美聯儲理事會研究統計部首席經濟學家、現巴克萊美國高級經濟學家喬納森·米勒(Jonathan Millar)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專訪時表示,去年美聯儲不僅對降息的反應太慢,而且在去年加息時還太過激進,將利率上調至了他理解的中性利率的上方。他還對記者指出,他的猜測是政策利率可能還需再下調25個基點左右,但額外的降息也是合適的,這將進一步確認經濟前景免受下行風險的影響。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2004年~2018年,米勒曾在華盛頓美聯儲理事會的研究和統計部擔任首席經濟學家。在此期間,米勒的主要工作是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以下簡稱FOMC)會議前準備為委員們提供經濟預測的小組,並常向美聯儲主席和其他委員會成員介紹美國經濟的發展情況。在這個小組中米勒經常協調經濟預測的工作,也專門處理與住房和商業投資相關的問題。在美聯儲任職的最後幾年中,米勒致力於銀行業的穩定問題。

  NBD: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舉行的全球央行年會上發表的講話中承諾美聯儲將“採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這也是他在最近的講話中已經提到過的措辭。然而在講話後,美股三大指數短線拉升。為什麼市場的反應還是如此樂觀?

  喬納森·米勒:市場似乎認為,鮑威爾的此次講話肯定了FOMC已將7月底以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解讀為下行風險的警告。除了承諾採取適當行動外,最關鍵的措辭是,鮑威爾還表示:“從全球貿易糾紛升級開始,自7月FOMC會議以來的三週充滿了變數。我們已經看到全球經濟進一步放緩的跡象,尤其是在德國。地緣政治事件一直是新聞熱點,包括英國硬脫歐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以及意大利政府的解散。”儘管鮑威爾繼續指出,美國的經濟表現良好,但這一表態表明FOMC可能會作出判斷:相對於7月份的情況,經濟的下行風險有所上升。這加大了9月份降息的可能性,並提高了在9月份以後的FOMC議息會議上降息的可能性。

  另一項重要聲明是,鮑威爾表示:“隨著7月份降息,預期政策路徑的轉變已緩和了金融狀況,並有助於解釋為何通脹和就業前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有利。”這有助於幫助市場確認,鮑威爾已經清楚地認識到,通脹和失業率的前景仍然是有利的,部分原因是市場一直在發揮“減震器”的作用,以便考慮進一步放鬆政策。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美聯儲認識到,未能貫徹這一預期中的寬鬆政策,將有效地起到收緊貨幣政策的作用。

  最後,市場對鮑威爾的言論做出了積極的應對。在7月底降息後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鮑威爾曾表示此次降息是對利率的“週期中期調整”。市場對這一消息反應消極,因為(在一些人看來)美聯儲似乎將潛在的寬鬆政策規模就限製在了那次的降息25個基點上。在今天的講話中,鮑威爾並沒有提到“週期中期調整”,而是不斷重複過去曾承諾的“將採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在我們看來,這意味著如果下行風險加大,美聯儲隨時準備提供更多“保險型/防禦性”降息,甚至如果衰退的跡象隱現,更多的寬鬆政策也有可能。

  NBD:芝商所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在鮑威爾的講話過後,聯邦基金期貨市場認為美聯儲在9月18日的FOMC會議上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已經從一天前的95.58%上升到了99.6%。這是否意味著美聯儲下月的降息已經“板上釘釘”?您對此怎麼看?為什麼聯邦基金期貨市場在大幅押注美聯儲下月降息25個基點?

  喬納森·米勒:就像我上面提到的,市場已經相信,自7月以來,促使美聯儲降息的因素——海外市場經濟增長明顯放緩、風險管理與美國經濟前景隔離,以及通脹相對於2%的目標仍然疲軟——已經加強。到目前為止,25個基點的降息可能還不足以抵消這些影響,促使美聯儲FOMC大部分成員投票支持降息25個基點的邏輯,很可能會在9月18日的會議上重現。

  NBD:如果美聯儲真的在下個月的FOMC會議上繼續降息,這是否意味著一個漫長、漸進的降息週期將開始?這將會對美國和全球的通脹造成什麼影響?對全球範圍內的貨幣政策來說,又意味著什麼?

  喬納森·米勒:我們巴克萊預計不會出現長期和漸進的降息週期。我們預測,在美國經濟增長低於趨勢的背景下,今年將再次逐步降息75個基點,其中一部分降息將在2021年以加息抵消,屆時2020年的總統大選週期也將結束,預計經濟增長將回歸(正常)趨勢。我認為,美聯儲降息更像是一項支持擴張的保險政策,將通脹推上了較為堅實的軌道,逐漸逼近美聯儲2%的目標。這些降息還將有助於更廣泛地加強全球增長、支持總體需求、鞏固全球通脹,並為其他經濟體提供一些放鬆政策的空間。

  話雖如此,但如果美國經濟表現比預期更糟糕(很可能是在全球增長疲弱的情況下),就有可能最終出現更實質性的寬鬆週期。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預計海外經濟體將與自己的反通脹壓力作鬥爭,我們很可能會看到美聯儲的降息週期與更廣泛的寬鬆政策相呼應。

  NBD:我注意到,在7月31日美聯儲降息之前,今年全球其實已經有超過20多家央行降息了,其中不乏韓國、新西蘭和澳州這樣的發達經濟體。在您看來,美聯儲7月31日的降息是否是太遲了?美聯儲在去年加息四次是不是他們所犯的一個錯誤?

  喬納森·米勒:兩者皆而有之。事後來看,我們的觀點是,FOMC去年在加息方面過於激進。當時,FOMC的計劃是將政策利率調整到中性或略有限製性的政策立場——在美國經濟增長高於趨勢和通脹接近2%的目標的環境下,這是很有意義的。然而,當時FOMC內部並不清楚到底什麼樣的政策利率才是中性的,但現有的證據可能會將這一所謂的中性利率置於約2.5%~3.5%的範圍內。基本上當目標利率剛剛低於這個範圍時,美聯儲就會停止調整貨幣政策。回想起來,我們今年迄今為止看到的數據表明,FOMC去年加息的節奏可能超出了代表中性利率的水平:通脹已從2%回落,經濟對利率敏感的版塊(如住房和商業投資)步履維艱,美元走強……儘管財政刺激有一定作用,但自2018年初至今年年中以來,美國的就業和經濟活動一直在減速。我們最好的猜測是,政策利率可能需要再下調約25個基點左右,才能使利率與我們認為的中性利率保持一致,但額外的降息也是適當的,這將更好地實現FOMC的目標,即確保經濟前景免受下行風險的影響。

  與此同時,我們認為,作為防範下行風險的一種手段,如果FOMC在7月(甚至6月)就實施更大幅度的降息,情況將會更加理想。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這種寬鬆政策的好處(前置刺激措施和預先防範下行風險)將超過潛在的成本(額外的通脹或引發金融穩定風險)。但現實情況是,鑒於FOMC 10名有權投票的成員在政策觀點上存在分歧,這一點很難實現。雖然大部分成員都會讚同採取更積極性質的寬鬆措施,但仍有相當數目的成員認為沒有必要放寬政策。事實上,波士頓聯儲行長羅森格倫和堪薩斯城聯儲行長喬治對7月降息25個基點持不同意見。我們可能會在9月份再次看到類似情況的上演,一些成員主張積極地放鬆政策,其他成員則主張漸進式的降息,還有少數人主張採取觀望的態度,即維持利率不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