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德美軍演練反伏擊作戰 21國5000兵力參演
2019年08月25日00:09

原標題:駐德美軍演練反伏擊作戰 21國5000兵力參演

參考消息網8月25日報導 據美國《星條旗報》網站8月20日報導稱,德國巴伐利亞州的霍恩費爾茨“多國聯合戰備中心”內,一隊美軍憲兵在進入一座“歐洲小城”時,突然遭到多股“敵軍”火力伏擊,場面酷似實戰。實際上,這是代號“聯合決心-12”多國聯合軍演中的一幕訓練場景,來自21個國家的5000名官兵參加了此次為期4周的聯演,旨在訓練和提高參演部隊面對危機(巷戰伏擊)時的快速反應能力。

參演部隊所面對的“假想敵”不僅配備有最新式的武器裝備,而且會採用多種“可怕”的伏擊戰術。

其中一支“假想敵”部隊由30名美軍和波黑士兵扮演,其在等待美軍進入小城“伏擊圈”前,先劫持了一輛民用大巴,還將平民作為“人盾”吸引美軍注意力,之後將主力隱藏到路旁建築物中,靜候“獵物上鉤”再猛烈開火。

參演的美陸軍第1步兵師士兵在“歐洲小城”內演練反伏擊作戰。(美國陸軍官方網站)

參演雙方都使用“激光模擬交戰”系統,借助激光和空包彈來模擬實戰開火及判定是否目標命中。

一些“假想敵”在“同夥”開火吸引“上鉤”的美軍士兵注意力的同時,還秘密接近並爬到美軍悍馬軍車和裝甲車上,透過車窗向車內投擲“手榴彈”。

遭“伏擊”的美軍部隊嚐試逃離“伏擊圈”,並尋找隱蔽地點以重整態勢發起反擊,但他們發現周圍的街道都變成了“雷場”(“假想敵”提前布設了大量地雷)。

一名美軍士兵在“悍馬”車隊遭伏擊後,朝“敵軍”開火射擊。(美國陸軍官方網站)

一位名叫斯考蒂的美軍上尉在試圖救援“受傷”同伴時,被敵軍“火力”擊中倒地。他後來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我們最初收到的情報是敵軍正朝(我們所在的)這邊襲來,但並不清楚他們實際已經將整個小城占領,並變成一座要塞來等我們上鉤。”

“假想敵”利用多重火力把大多數美軍圍困在小城中心,並呼叫炮兵火力將之“一網打盡”。然後,其又將另一批接到呼救信號的美軍車隊引入同一“伏擊圈”後,繼續“圍點打援”。

負責充當“假想敵”戰術顧問的美軍上尉亞曆山大·赫伯特介紹說:“我們故意將訓練難度調至接近實戰的水平,儘可能地利用各種方式來考驗他們(參演部隊)的應變能力。特別是還增加了平民這一干擾因素,令參演部隊的訓練難度進一步提升。”

美軍高級心理戰教官、斯圖爾特·加蘭哈爾少校介紹說:“在實戰環境下,參戰部隊不僅要面對敵我兩軍的士兵,還要考慮如何處置遺留在戰場上的平民。”

此次參演的美軍部隊包括駐紮在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的美陸軍第1步兵師下轄的第1裝甲旅戰鬥隊以及第1戰鬥航空旅。(編譯/黃晉一)

【延伸閱讀】德軍入侵俄鄰國?實與格魯吉亞聯演抗俄

8月5日,德國陸軍第391機械化步兵營與格魯吉亞陸軍,在格魯吉亞境內的瓦茲亞尼訓練基地舉行聯合城市戰軍演,針對俄軍意味十分明顯。這也是德軍首次在格魯吉亞境內進行實兵演習。圖為德軍步兵使用MG3通用機槍火力壓製射擊。

德軍機步師在軍演中使用G36突擊步槍、MG3機槍及“黃鼠狼”步戰車開火動態圖。

此次參演的第391機械化步兵營隸屬於德國陸軍第10裝甲師下轄的第37機械化步兵旅,駐地位於德國圖林根州的的巴特薩爾聰根,配備有44輛“黃鼠狼”步兵戰車(未來將換裝“美洲獅”戰車)。圖為德軍機步師步兵與“美洲獅”步戰車合影。

參演的德軍步兵手持G36突擊步槍警戒,槍口可見空包彈助退器和激光模擬攻擊裝置。

進行據點防守演練的德軍步兵,正為G36步槍更換彈匣。

格魯吉亞陸軍步兵部隊在此次演習中扮演“進攻方”。從M4卡賓槍,再到全身裝具,格陸軍步兵裝備已全部美械化,但裝備質量並不高。圖為扮演“進攻方”突入大樓的格陸軍士兵。

格魯吉亞陸軍步兵突入大樓,並搭乘“黑鷹”直升機撤離動態圖。

手持M4卡賓槍警戒的格陸軍步兵。

從圖中M4卡賓槍配備的早期型內紅點瞄具看出,美國軍援並未提供太多高級貨,更像是在處理多餘庫存。

參演的德軍“黃鼠狼”步兵戰車使用20毫米萊茵金屬Mk20 Rh202機炮火力壓製。該炮最高射速每分1000發,最大有效射程2000米,配備曳光穿甲彈和高爆榴彈,發射曳光穿甲彈時,可在1000米距離上擊穿32毫米厚的鋼裝甲,可用於壓製輕裝甲目標。

“黃鼠狼”步兵戰車由德國著名軍火企業——萊茵金屬公司於20世紀60年代研發,1971年正式投入服役,曾是世界上最重的步兵戰車(“黃鼠狼”1A5型全重37.4噸)之一,後記錄被以色列“雌虎”重型步兵戰車(全重60噸)打破。“黃鼠狼”全車長6.79米,全寬3.24米,全高2.98米,乘員3人,最多可搭載7名步兵。圖為“黃鼠狼”戰車多視圖。

軍演中的“黃鼠狼”炮塔特寫,可見20毫米機關炮和用於反步兵用的MG3機槍。該型戰車的武器系統包括一門20毫米車載機關炮(備彈1250發),一挺用於反人員作戰的7.62毫米MG3通用機槍(備彈2500發),還能搭載一具“米蘭”反坦克導彈發射器用於反坦克作戰。

架設MG3機槍進行警戒的德軍步兵。

脫胎於二戰著名MG42機槍的MG3通用機槍(口徑改為7.62毫米)自1960年開始就已投入西德國防軍服役。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MG3仍在30多個國家的部隊中服役, 圖為2014年5月,奧地利陸軍士兵在演習中使用MG3機槍。

圖為參演的德軍MG3機槍手及步兵。

機槍手為MG3機槍加裝彈鼓。

圖為在“黃鼠狼”步戰車上警戒的MG3機槍手。

德軍步兵準備搭乘“黃鼠狼”步戰車撤離。

德軍步兵準備搭乘“黃鼠狼”步兵戰車推進動態圖。

正在待命中的格陸軍步兵部隊。

“黃鼠狼”步兵戰車在阿富汗作戰資料圖。

德軍機械化步兵搭乘“黃鼠狼”步戰車抵達作戰區。

(2018-08-13 08:50:00)

【延伸閱讀】對地掃射哪家強!德“颱風”對陣美A-10

近日,隸屬於德國空軍第31戰術聯隊的“颱風”戰鬥機、第33戰術聯隊的“狂風”攻擊機與美空軍A-10C部隊在美國內華達州參加了“綠旗”聯合實彈軍演。圖為德軍“狂風”與美軍A-10C攻擊機編隊飛行。

與著名的“紅旗”軍演不同,“綠旗”更著重演練對地打擊戰術,還有地面部隊參與,特別強調在敵強電子干擾環境下,進行“空地一體”協同作戰。圖為參演德軍“狂風”攻擊機密集編隊飛行,可見上方這架機腹掛有一枚“鋪路”激光製導炸彈。

德國空軍“颱風”戰機與“狂風”攻擊機合影資料圖。

圖為參演德軍的軍械官組裝“鋪路”激光製導炸彈。

參演德軍“颱風”戰機座艙的自拍視角,此時即將起飛。

“颱風”戰鬥機從美軍內利斯空軍基地起飛。

座艙視角拍攝的“颱風”衍射式平顯(HUD)特寫。

德軍“颱風”戰機在內華達州“星戰峽穀”演練低空高速突防視頻截圖。

圖為德軍“颱風”座艙內部拍攝的峽穀低空高速突防,可見HUD上提示“高度過低”的警告箭頭。

德軍“颱風”低空峽穀突防動態圖。

軍演期間,德軍“颱風”戰機與美軍A-10C罕見進行了航炮對地掃射“比武”。圖為“颱風”戰機俯衝特寫圖。

座艙視角,德軍“颱風”戰機進入俯衝航線,準備使用航炮對地掃射。

“颱風”使用27毫米BK-27航炮對地射擊瞬間,可見翼根處冒出的白煙。

德軍“颱風”使用27毫米BK-27轉膛航炮對地射擊動態圖。

“颱風”對地航炮射擊HUD畫面,下方的“L”圖標代表激光照射瞄準,能確保相當高的射擊精度。

“颱風”戰機在右側翼根佈置有一門27毫米毛瑟BK-27轉膛航炮,不用時炮口護蓋通常處於關閉狀態,在大部分照片中很少見到。圖為西班牙空軍的“颱風”戰機,可見翼根BK-27航炮的炮口護蓋處於開啟狀態(紅圈處)。

BK-27轉膛航炮沿用自“狂風”戰機,2002年3月完成地面測試。BK-27自備有兩段式可調射速(每分鍾1000發或1700發),分別用於對付地面及空中目標。圖為BK-27轉膛航炮側後部視圖,還可見供彈系統上的炮彈。目前配備有至少七種彈藥,包括空對空的兩種高爆燃燒彈、穿甲燃燒彈、空對地用的高爆穿甲彈等。

“颱風”的BK-27航炮炮口護蓋特寫(關閉狀態)。

“颱風”的BK-27航炮首次採用無彈鏈封閉式供彈系統,可避免拋出的廢彈殼和彈鏈撞擊機身的風險,也使系統佔用空間減少了近60%。圖為“颱風”的彩色剖面結構圖,紅框標出的BK-27航炮。

此次參演的美軍A-10C攻擊機,垂尾OT代碼表示該機駐地位於內利斯空軍基地(軍演東道主)。

A-10C脫離編隊特寫,可見只掛載一枚“小牛”反坦克導彈和一個瞄準吊艙。

A-10C使用30毫米GAU-8A加特林穿甲炮開火視頻截圖,右上為飛行員看到的HUD平顯畫面,紅框標出的輔助航炮射擊用的準星。

A-10C對地掃射動態圖。

參演美軍A-10C使用30毫米GAU-8A七管加特林穿甲炮掃射的視頻截圖。

德軍“颱風”雙機編隊飛行,左側這架還是雙座型。

雙座型“颱風”峽穀突防時的座艙視圖,可見后座軍官十分愜意,透過艙蓋欣賞兩側飛速閃過的懸崖峭壁。

座艙側面拍攝的“颱風”低空突防視頻截圖,可見主翼與懸崖峭壁近在咫尺。

“颱風”投放“鋪路”IV復合製導激光炸彈瞬間。

準確命中目標。

德國空軍“颱風”戰機滿掛“鋪路IV”製導炸彈進行試飛。

圖為航展上展出的“颱風”配備的毛瑟BK-27型航炮。

(2018-07-11 08:55: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