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外教“伺候”最後備戰 張偉麗不去上海怕泄密
2019年08月24日18:51

張偉麗
張偉麗

  8月31日,深圳大運中心體育館將舉辦“UFC格鬥之夜安德拉德VS張偉麗”之戰,這是中國選手歷史上第一次挑戰UFC的金腰帶,如果奪冠,她將創造歷史。

  距離比賽還有一週時間,張偉麗已經開始逐漸開始調整自己的訓練強度。她所屬的黑虎拳館,位於北京新國展中心附近一個叫做中糧-祥雲小鎮的商業地產8樓里。兩個裝修好的訓練室,總共大約300平米左右。張偉麗等職業選手就在其中較小的一間進行訓練。

  訓練館不大,但是有兩面落地窗,陽光充足。有個半包圍的八角籠可以練籠邊技術,籠子後面的牆上掛著一面巨大的中國國旗,旁邊是黑虎和格雷西柔術順義的LOGO。

  上午9點開始,進行了簡單的活動後,來自泰國的老靶師奧斯綁著肥大的腰靶和一個左腿的偏腿靶,幫助張偉麗進行泰拳訓練。

  戴著女生A手套的張偉麗和著靶師的動作,按照每5分鍾一回合的計時器,磨礪著自己的拳、腿、肘技術組合。加拿大高個綜合格鬥教練則懶散地躺在一邊,他和在一旁觀看的經紀人蔡學軍以及張偉麗的師兄吳昊天,都會在每回合訓練間歇,給張偉麗提供一些技術和戰術建議。

  在對話中,吳昊天建議張偉麗多出去走走,放鬆一下自己,或者去泡泡桑拿,消除訓練的疲勞,但是張偉麗對於這些放鬆手段不是很感冒。她正在比賽臨近的壓力下堅持著,對於前幼兒園老師和酒店前台張偉麗來說,這是她改變自己命運的一戰。

  看著張偉麗身穿的“UFC精英訓練中心上海”字樣的T恤有點奇怪——兩個月前,這一世界最大的UFC訓練館剛剛在上海落成,而且免費向張偉麗這樣的精英開放。在那邊的恢復手段是世界最先進而且令人垂涎的,而且在營養和吃上也都有專業保障,為什麼張偉麗沒有去上海備戰呢?

  張偉麗的經紀人蔡學軍告訴新浪體育說,我們怕泄密。他說:“女生A圈都是共通的,很多人都是朋友,我們不知道誰和誰走得近。上次在拉斯維加斯的UFC拳館訓練我們就吃了虧,張偉麗當時就是在拉斯維加斯的UFC精英中心進行的備戰,結果到了比賽,對手和我們打的時候,一直在跑,不和偉麗正面對抗,抓她抓得很辛苦。後來比賽完,對手說我們才知道,她對張偉麗的備戰方向和技術特點瞭解得非常透,完全知道我們要做什麼。這次本來我們已經訂了票,準備去上海訓練了,後來討論還是放棄了。”

  張偉麗每個回合訓練間歇停下來,都會拿著一個超大號的、能裝4升水的水杯喝個不停,這是女生A選手特殊的一種賽前減重方法。和職業拳擊選手很不同,女生A選手們都會在賽前大量喝水,讓自己的體液排泄通暢,而到了最後一天減少喝水量的時候,也能大量排泄脫水。此外,因為稱重的時間不同,女生A選手有更多的恢復時間,因此她們也可以在最後一天借助泡熱水或者桑拿等物理手段減重更多。

  張偉麗的哥哥張偉峰已經辭掉了自己的工作,現在也在黑虎拳館里幫忙,他告訴新浪體育說,張偉麗的賽事體重和她平時的標準體重相差不多,大概只有2-4公斤左右,“我們基本上是以自己平時的體重去打的,減重對於她來說不是什麼問題。”

  從和安德拉德的發佈會來看,UFC女子草量級選手普遍都不是什麼減重狂人,力量壓製在這個級別不是主流。

  進行完第一組泰拳靶後,張偉麗和奧斯換了拳擊手套,開始打節奏手靶。女生A作為綜合格鬥項目,需要對幾乎所有的格鬥模式進行涉獵,就是不精,也要知道怎麼防守。

  蔡學軍表示,“張偉麗一般是上午練站立,下午則是地面柔術,晚上還會有跑步,除了奧斯外,我們還有一個年輕的泰國靶師,他和吳昊天他們都會配著張偉麗打實戰。下午的柔術訓練是個巴西教練佩德羅來配合。”

  此前WBA世界拳王徐燦在北京備戰久保隼的時候,是3外教+2陪練的體製。而去了邁阿密之後,徐燦在阿里拳館,是和其他人共用3名靶師和2名教練。而黑虎拳館為張偉麗安排了4名外教,這就是職業格鬥體系的特點。

  徐燦能夠打世界拳王,和他的推廣公司實力以及投靠金童公司分不開。蔡學軍是中國女生A格鬥圈的老人,當年他曾經和張鐵泉合作搞拳天下。張偉麗進入UFC時間並不長,但是她卻成為了第一個挑戰UFC世界冠軍的中國人。他這位經紀人是怎麼和UFC交涉的,能擁有這樣的能量?

  很意外,蔡學軍說:“我們沒和UFC談,是UFC選了我們。UFC的體系是給你配對手,你能通過他的考驗,就會給你配更強的,你過關了,就是通過了他的考驗,他們就認為你能打了。所以張偉麗能打UFC的頭銜,不是我們去談的,是張偉麗在擂台上不斷贏了後,爭取到的。”

  和職業拳擊採用推廣公司製,為了金腰帶需要交涉實力進行博弈不同;UFC是單一辦賽公司,由自己賽事的配拳師來決定誰有資格打冠軍金腰帶。

  作為國內的賽事體系,張偉麗是出身於《崑崙決》, 並且在《崑崙決》的圓籠子裡成長起來的。蔡學軍表示很感謝崑崙決的賽事總監東尼-陳。和當年居馬別克被銳武耽誤了一年不同,張偉麗還留有半年合同的時候,東尼就放了張偉麗去UFC。

  在今年的3月,張偉麗於UFC賽場上取得了三連勝,也為自己爭取到了深圳格鬥之夜的頭條主賽資格。

  “她會成為冠軍的。”蔡學軍看著訓練完,坐在訓練場地面上接受新華社外籍記者採訪的張偉麗說:“我們在JW訓練(傑克遜溫克拳館),在UFC精英訓練營,每個訓練過他的老外都這麼說。”

  和男子相比,因為中國社會的女子地位高,也沒有社會偏見,加上散打體系對運動員的培養時間早,也成系統,所以中國女選手和世界水平要接近得多。12歲開始上武校的張偉麗在這方面,有著非常好的基礎。

  “我們出去了,老外都怕我們,說這些中國女孩都超猛的。”

  很多人都認為張偉麗應該是站立強於地面,畢竟她是散打體系出身,這次她要挑戰的對手安德拉德是巴西人,是不是要學習霍爾姆對付柔道出身的隆達-羅西那樣,努力將比賽控製在站立的距離,而儘量不進入地面?

  但是蔡學軍卻告訴新浪體育說:“這個認識是錯的,其實張偉麗的地面更強,她非常有勁,在北京站的時候,她直接按住對手(傑西卡-阿圭拉),對手都爬不起來。2010年的時候,張偉麗就開始跟著安迪練柔術了。我們當時在JW練,有霍爾姆她們5個女選手一起練地面,誰輸了誰下去,張偉麗能堅持兩輪……”

  張偉麗現在和自己哥哥一起住在拳館附近租住的公寓里,幾乎沒有什麼業餘愛好,她不太喜歡出去逛街,通常就是在家看UFC的各種比賽錄像,研究對手的視頻。

  張偉峰說妹妹很喜歡動漫,不過她至今還沒去看過《哪吒》。好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魔童上映下檔時間推遲到了9月26日,也許下次進電影院的時候,她已經是創造中國格鬥歷史的人了。

  8月26日下週一,張偉麗和自己的經紀人將從北京啟程,前往深圳,做最後的調整。(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